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樂園到屋苑

2020/6/24 — 18:47

街坊帶路提供圖片

街坊帶路提供圖片

在推土機和挖掘機的隆隆聲中,原本山林起伏、港灣環繞的新界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縮海為地、排天作樓,一座座新市鎮在田園中一下子長了出來 — 沙田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展成今天的面貌。

區內的一磚一瓦也和這裡的街坊一起成長、變化,所以新與舊、城市發展與歷史保育等無疑成了街坊最想對人講述的故事。「沙田華麗大變身,大圍往昔此中尋」的主題導賞團就這樣起行了!

當我們駐足在一幢新世界發展集團的樓盤前,導賞員 Emily 問:「大家知唔知,我哋眼前嘅新樓盤以前係咩嚟嘅呢?大家有冇聽過青龍水上樂園,或者去過青龍水上樂園燒烤?」

廣告

參加者中只有較年長的幾位舉起手,不少人經 Emily 講解後才知道這裡是樂園的舊址。八十代尾開幕的青龍水上樂園,除了巨型的水上滑梯之外,還擁有香港最大的燒烤場及釣蝦池,曾與香港海洋公園及荔園並稱為三大遊樂場。時間過去三十餘年,只剩下海洋公園仍在維持經營。擺在今時今日,不禁讓人聯想起今年金像獎預告片中開篇處那幾句:This used to be our playground. This was our playground. This is our playground……

曾經充滿着笑聲和喧囂的樂園,轉眼間將變為寧靜的私人屋苑。如果說開闊的樂園是把快樂匯集到同一空間,那新建樓盤倒像把人們的生活局限於一家一戶的四面牆內,原本能跑出街的快樂也像是不再流動,人與人連結的社區空間再縮小……

廣告

這一定程度解釋了我們一次次與街坊走到街上,舉行一個個社區導賞團的原因。若街坊們都把原本藏在自家屋簷下的故事帶到街上,帶領大家重回故事發生的舊地,一同感受和反思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社區,我們與社區的距離也像是在兩個鐘的導賞團中近了一些,每個參加者之間的距離也像是近了一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