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島花園道聖若瑟堂:突破聖堂設計

建築設計雖說是要求一點創意的行業,但在現今香港,能創新的環境可說是零。反而在戰後的五、六十年代,新思潮正盛,外國的建築師能藉著一些物料的改進,或技術的突破,才跳出幾千年來的限制,把二、三十年代開拓的「現代主義」帶到更成熟及百花齊放的階段。而確實,新進的意念很多時候是受到外力推動才會出現。

九龍信義會真理堂以一種新穎手法重新演釋基督教堂設計。港島花園道的聖若瑟堂可說同出一轍。這棟聖堂於1968年完成。建成前剛好是天主教的「梵二大公會議」之際。而這次會議的決議包括了不少天主教禮儀的現代化問題。雖然天主教堂從來沒有單一範式,但「梵二」的確影響了隨後不少聖堂的設計風格,和使用方式。

在聖若瑟堂,可見到同樣的「有機」手法,尖拱,鐘樓比真理堂表達得更跨張大膽。尺度比例更大,視覺效果更重,以「船」作為救贖的象徵意義更明顯。在聖堂內,尖拱造型變得立體化,持續了傳統聖堂凹龕這個特徵,加上浮雕和彩色玻璃,凡此種種,可說是突破了聖堂設計,同時也引用傳統特色,回應了「梵二」天主教需面向現代化的呼籲。

聖若瑟堂建築師是伍秉堅,其父伍華創立生泰建築,是1920年代最具規模的承建商。而伍華的名字也紀念在兩家天主教學校中。

延伸閱讀:伍華及生泰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