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猩猩王》的郵政總局 — 保育是阻住發展的怪獸?

2018/6/21 — 12:21

背景圖片來源:《猩猩王》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猩猩王》片段截圖

建於1976年的中環郵政總局,拆卸重建的命運似乎已成定局。土地大辯論全港總動員覓地起屋,單單因為文化價值去爭取保留歷史建築,感覺有點逆水行舟。過往已經多次寫過中環郵政總局的建築歷史價值。故此今次不談保育,只談發展。

事實上,我認為中環郵政總局的歷史價值,並非單單在於所謂的集體回憶。一幢建築的歷史和文化價值,並非只有集體回憶一項,而是關乎到一個地方的價值觀,亦關乎到香港在地區上,以至國際上的地位問題。土地資源緊絀,這個是事實。相比樓價高企、基層市民生活環境惡劣的問題,集體回憶絕對是次要。但是保育歷史建築,尤其是中環郵政總局,亦絕對並非單純的集體回憶問題,今天香港的城市發展,仍然只停留在「發展=推倒重來」的原始模式,香港的競爭力節節倒退,這絕對是一個主要因素。

廣告

1976 年郵政總局開幕,派發了由怡和工程公司編輯的紀念冊,詳細介紹了郵政總局的運作以及設施,以及自動化的郵件分類系統。

1976 年郵政總局開幕,派發了由怡和工程公司編輯的紀念冊,詳細介紹了郵政總局的運作以及設施,以及自動化的郵件分類系統。

廣告

保育和發展可以並存。在建築技術非常進步的香港,在溶洞之上建橋也不成問題。將歷史建築物保留,和商場一起發展,絕對並非天方夜譚的大工程。香港的鄰近地區,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發展方式。以新加坡為例, 對於年份並不久遠的摩登建築,縱使是帶有殖民地背景的英殖時期建築,保育功夫亦毫不忌諱。在學術上,對於帶有殖民地背景的摩登歷史建築(Colonial Modernism),亦漸漸成為引人注目的研究重點。新加坡在這個方面,早已經遠遠拋離香港。北望神州,即使在廣州、上海等地,亦不會因建築的殖民背景而將之唾棄,反而珍而重之,彰顯城市的歷史底蘊。在大灣區的東莞、深圳、蛇口,甚至興起將一些80-90年代的廠房保育和改建成文化旅遊項目。將舊建築物保育發展,其實有實質的經濟效益。深圳市規劃國土委近日公布的歷史建築名單中,有不少就是80年代的建築,包括國貿大廈、上海賓館、甚至羅湖口岸。今天要衡量建築歷史的價值,並非只是在於年份,更非建築師或學者的個別美學觀點,而是該建築對於當地發展史的連結和關係。在保育政策上,香港除了落後於鄰近國家,甚至亦有點跟不上國家政策。

新加坡中峇鲁 (Tiong Bahru)住宅,建於殖民時期的摩登建築。在保育上卻沒有因為殖民歷史和國家獨立的對立,而折扣其歷史價值。

新加坡中峇鲁 (Tiong Bahru)住宅,建於殖民時期的摩登建築。在保育上卻沒有因為殖民歷史和國家獨立的對立,而折扣其歷史價值。

深圳國貿大廈

深圳國貿大廈

城市宜居指數的評分標準,往往都有文化氣息的一項。在今時今日,保育歷史建築並非只是附庸風雅,而是一個城市的文化底氣,是保持競爭力的重要因素之一。中環郵政總局40多年歷史,雖然並非久遠,但就見證了香港經濟起飛的現代發展史,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一個年代。香港的郵政網絡,連結着世界各地和中國大陸,支撐着整個中國和香港的現代發展史,作為當中核心的郵政總局,它的歷史背景和建築設計,並非只有和本土歴史文化的關係,亦見證了香港在中國發展史上的重要歷史地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