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年滄桑 — 鯉魚門軍營

2020/2/8 — 17:25

鯉魚門軍營(圖片來源:Watershed Hong Kong,2019 年)

鯉魚門軍營(圖片來源:Watershed Hong Kong,2019 年)

經歷戰爭,見證駐港英軍的輝煌與衰退,一度幾乎淪為廢墟,機緣巧合下又成為別樹一格的渡假村。鯉魚門軍營也許在香港人心目中無足輕重,只是學校秋季旅行的回憶片段,卻與香港實實在在共渡百年患難。

位處維港東面的咽喉,鯉魚門軍事地位顯赫,根據 1845 年皇家工程兵團(Royal Engineers)哥連臣中尉(Lieutanent Thomas Bernard Collinson)繪製的地圖,開埠初年鯉魚門軍營的位置已有多間小型房屋,而標示為軍營的建築較接近今天的柴灣,現已無跡可尋。

鯉魚門軍營,英軍正在操場踢足球,攝於 1920 年。正中三層建築及左邊二層建築,分別是 Block 18 和 Block 21,建於 1890-1895 年,均為士兵宿舍;左邊單層建築是 Block 20,是浴室兼廚房。(圖片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鯉魚門軍營,英軍正在操場踢足球,攝於 1920 年。正中三層建築及左邊二層建築,分別是 Block 18 和 Block 21,建於 1890-1895 年,均為士兵宿舍;左邊單層建築是 Block 20,是浴室兼廚房。(圖片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廣告

1887 年,鯉魚門堡壘(Lyemun Fort)即現時的香港海防博物館及多個砲台相繼落成,英軍為砲兵提供住宿,興建了鯉魚門軍營多棟兵房。建於 1890 至 1895 年的法定古蹟第七座(Block 7)前砲兵軍官宿舍,和第二十五座(Block 25)軍官餐廳,皆為維多利亞時代第一代香港殖民地建築。古典主義設計美觀又實用,位處山上,面向鯉魚門海峽,盛夏時仍然比較清涼。

廣告

1930 年代曾在鯉魚門軍營服役的皇家砲兵團(Royal Artillery)西蒙上士(Sergeant Andrew Salmon),回憶道: 「……軍營頗為廣闊,鯉魚門是皇家砲兵團的基地,共有兩個砲台(白沙灣和西灣)。而且規劃得很好,位處山丘上……所有兵房都有風扇,那裡其實挺清涼。」

1942 年《蒙特利爾畫報》刊出〈Heroes of Hong Kong〉專題,刊登了兩營赴港加軍的合照,左下為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第一營 C 連。(圖片來源:Watershed Hong Kong,2019 年)

1942 年《蒙特利爾畫報》刊出〈Heroes of Hong Kong〉專題,刊登了兩營赴港加軍的合照,左下為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第一營 C 連。(圖片來源:Watershed Hong Kong,2019 年)

好景不常,1941 年香港保衛戰期間,日軍 229 步兵聯隊第二大隊於 12 月 18 日晚上登陸筲箕灣,攻佔鯉魚門軍營。當時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第一營 C 連(C Company, 1st Battalion of 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駐守軍營附近,加拿大兵多為新兵,寡不敵眾又不熟悉地形,戰至凌晨,奉命撤退。12 月 19 日,C 連約 120 人,僅剩下 4 名軍官和 64 名士兵報到,損失慘重。

幸好,軍營未遭受嚴重破壞,戰後 1948 年一度用作為第五軍事法庭(No.5 War Crime Court),曾經審判戰時日軍上海憲兵隊司令三浦三郎中將(Lieutenant General Kinoshita Kiichi),並將他判處終身監禁。

香港軍事服務團於 1972 年以其鯉魚門軍營總部(Block 30)為背景拍大合照。(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香港軍事服務團於 1972 年以其鯉魚門軍營總部(Block 30)為背景拍大合照。(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戰後,英軍繼續使用鯉魚門軍營,駐軍包括華人訓練隊(The Chinese Training Unit),亦即香港軍事服務團(The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前身。該部隊由本地華人組成,屬全職軍人,主要負責設施守衛、運輸、還有巡邏香港邊境的軍犬隊,協助駐港英軍防務。部隊於 1997 年 3 月解散,著名成員包括曾獲大英帝國勳章(MBE)的林秉惠上尉(Captain Albert Lam)。

1980 年代,英軍逐步從香港撤軍,第七愛丁堡公爵直屬啹喀來福槍團第二營(2nd Battalion of the 7th Duke of Edinburgh’s Own Gurkha Rifles)告別鯉魚門軍營後,軍營交還香港政府。

東區走廊 1984 年通車後,鯉魚門堡壘與軍營一分為二,堡壘改建成香港海防博物館,籌劃者包括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Royal Hong Kong Regiment (The Volunteers))榮譽上校,兼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考古、本地史及軍事史顧問白德醫生(Dr. Solomon Matthew Bard)。軍營則成為了鯉魚門渡假村,1988 年啟用,備有籃球場、攀登場、公眾騎術學校等康樂設施。第五座(Block 5)前駐軍禮堂是二級歷史建築,可借出予公眾作婚禮場地。

鯉魚門軍營 2020 年 2 月 4 日情況(圖片來源:「Chung-Tai Cheng 鄭松泰」Facebook 專頁 https://bit.ly/38cPyxc )

鯉魚門軍營 2020 年 2 月 4 日情況(圖片來源:「Chung-Tai Cheng 鄭松泰」Facebook 專頁 https://bit.ly/38cPyxc

2020 年 1 月 23 日,渡假村被特區政府用作檢疫中心,昔日平整的操場(Parade Ground)被挖掘至體無完膚,蓋上貨櫃屋。希望疫情告一段落後,政府可以妥善復修,還百年軍營一個清靜。

 

資料來源:
鄺智文:《老兵不死:香港華籍英兵(1857-1997)(增訂版)》,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8 年
Garneau, Grant S. 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 in Hong Kong, 1941-1945. Carp, Ont.: Published by Baird OKeefe Pub. on Behalf of the Hong Kong Veterans Commemorative Association, 2001.
Kwong, Chi Man, and Yiu Lun Tsoi. Eastern Fortress: a Military History of Hong Kong, 1840-1970.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4.
Antiquities and Monuments Office “Heritage Impact Assessment in respect of the Block 3 at Old Lei Yue Mun Barracks”, 2016.
“Lam, Albert 林秉惠 - British Chinese Heritage Centre: British Chinese Heritage Centre.” Lam, Albert 林秉惠 - British Chinese Heritage Centre | British Chinese Heritage Centre.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Linton, Suzannah, and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ibraries. “Hong Kong's War Crimes Trials Collection.” Omeka RSS.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Salmon, Andrew (Oral History).” Imperial War Museums.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Tymon. “Hong Kong Historic Maps - Reference 1845 - ‘Collinson Map.’” HK Maps.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香港原來有四代殖民地建築!〉- etvonline.hk .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歷史〉香港海防博物館 - 關於我們 - 歷史.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鯉魚門公園〉 度假營 - 鯉魚門公園. Accessed February 7, 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