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章:回到半年前 6.9 和 6.12

2019/12/23 — 15:15

圖1:位於金鐘的

圖1:位於金鐘的

【文:船頭尺 畫:八神太一】

6月9日反送中示威後,部分市民留守於金鐘及灣仔附近。 留守人數雖不算少,但風聲鶴唳,很多時大家會因為一些流言而拔足狂奔,警方亦在金鐘及灣仔搜捕四周的示威者。示威者開始在灣仔告士打道,駱克道,謝斐道,柯布連道一帶堵路。由於堵路多在逃跑過程中發生,所以路障一般都是街邊的垃圾,或非固定物品,例如垃圾桶,回收桶等等,掉出馬路不久便要離開。當日的示威者主要是不斷游擊,路障亦無結構可言。

6月12日市民發起大罷工,佔據金鐘一帶,才是今次運動中,首次有佔領據點的衝突。當日市民會到金鐘,相信總會聯想到四年前佔領運動的畫面。而612作為運動的初段,市民在社運前線中,或多或少仍然以佔領運動作為參考,以下比較兩者異同,作數點歸納——

廣告

相同之處:

1. 以附近可移動之物件作為路障材料,包括鐵馬,可移動式水馬,雜物等。較有結構的路障為三角鐵馬陣,特點是鐵馬要四腳朝天,方便推移。

廣告

2. 部分路障位置與2014佔領運動大致相同,但數量較少。

3. 範圍與2014年10月相近,以夏愨道為核心(主戰場),向四方延展,主要向南連結金鐘道及向西連接中環。東向灣仔則較少人,這應與警察總部位於東向必經之路有關。

圖2:6月仍能在街上見到,非固定欄杆尺寸

圖2:6月仍能在街上見到,非固定欄杆尺寸

相異之處:

1. 若以癱瘓港島東西行車路線為佔領目標,2014年的龍和道是必爭之地。因為港島北部東西行的命脈,在於金鐘道,夏愨道,龍和道三條道路。而自2019年初中環灣仔繞道開通,上述三條道路的戰略意義已經減低。

2. 自當日起,所有堵路事件皆屬於短期佔領,開展「Be water」的階模。因此,「佔領區」只是一個在「戰爭狀態」下的短期範圍。大部份臨時構築物都是路障,而且結構簡單(甚至無結構可言)。沒有2014年不斷完善,加強結構的閒情和時間。

3. 路障位置因為衝突而不斷建立和消失,不會長期固定。

4. 2014年金鐘佔領區扮演非常重要角色,連接各行車線的樓梯,在2019年不可能建立。示威者只能用跳躍,或由其他示威者攙扶進出各行車線。

5. 自修室及各種裝飾性/ 生活用品也自然沒有出現。

另一種與本頁無關,但頗重要的觀察是,6.12時示威者身上的「Gear」,與佔領運動時非常相似,包括黃色工程頭盔,保鮮紙,手術口罩等。後來屬於基本裝備的冰袖,防毒面具等,仍未大規模出現。

圖3:非固定欄杆的三角結構

圖3:非固定欄杆的三角結構

圖4:非固定欄杆的三角結構

圖4:非固定欄杆的三角結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