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縱觀建築系列】渣甸行、怡和大廈

2021/2/1 — 18:28

渣甸洋行的故事,大家都應該耳熟能詳。渣甸在十九世紀五十年代已在畢打街德輔道中交界興建一幢三層高大樓,到 1907年拆卸。

第二代渣甸行建築師:Palmer and Turner

第二代的渣甸行在原址重建。渣甸當時的勢力如日中天,不少中環地皮已是其囊中之物,而這些建築物到今天雖然已經歷數代,但已成為渣甸(置地)的最核心資產。

廣告

廣告

第二代渣甸行建於 1908年,比第一代精美,最突出當然是充滿維多利亞年代風格的角樓。角樓在西方建築的根源,在於其防禦和監察外敵性質。到中世紀時,則變作報時,或居高臨下呼喚召集群眾功能。十九世紀中後期,角樓原功能漸退,但建築物角樓的設計卻變得非常細緻,加上大量細節,例如小窗,假欄杆,旗杆及精美的表面裝飾等。角樓體型亦分別有方形及圓錐形。到維多利亞年代更發展出「平頂金字塔體」。這設計把四個斜面組成屋頂,設計上稱為 「Mansard Roof」。其實這風格源於十七世紀法國,一直流傳至歐洲美洲各地,在英國十分盛行。維多利亞女皇在位的中後期,是英國國力最鼎盛年代,這些「最in」的設計潮流,當然在各殖民地中爭相跟隨。

第二代渣甸行的位置極佳,面對郵政總局,再向維港堤岸方向便是卜公碼頭。當年卜公碼頭是權貴政要登岸專用,上岸後面向畢打街,便馬上見到渣甸行的角樓,加上告羅士打行的鐘樓, 兩行成夾角之勢。中環的「大佬」是誰,不言而諭!

角樓在西方建築傳統之中有極重要地位,建築師會特別強調角上的設計,作為街上或建築物焦點。在歐洲複雜的古城脈絡中,角樓更是辨認及指示方向的最好方法!

怡和大廈建築師:Palmer and Turner

第二代渣甸行在 1955年拆卸,第三代於 1957年完成,並正名為怡和大廈 (Jardine House),置地當年總投資$13,500,000,(當中已包括用六百萬從母公司購入地皮)。而重建的原因只有一個, 為資產增值!

怡和大廈設計上已刪除了上代的維多利亞風格特色,唯一保留的是在畢打街和輔道中交界的斜角處理。平面上可看到電梯、樓梯、機房、洗手間等等設施緊湊放到大廈的西南角,也是價值最低的位置,其餘空間讓出作為辦公室,地面層則是商舖。整個佈局可見到建築物的設計已完全商品化。渣甸也把自己的寫字樓設在一至五樓,以上各層出租。凡此種種, 可見發展商如何利用建築物爭取最大利潤回報。亦見證了中環核心地帶,在五十年代中後期已具尺金力土的價值。

順便一提,座落在夾角的建築物,其實可選擇大堂入口在任何一面,怡和大廈保留畢打街20號這號碼,大堂入口也面向畢打街。但門牌號碼往往也是一種象徵。貝公設計的中銀大廈,主入口面對金鐘道,但實際上門牌是花園道一號!「一號」當然威過金鐘道乜號啦!

第四代怡和大廈建築師:Palmer and Turner 木下一

五十年代興建的怡和大廈 (可說是第三代渣甸行) 於八十年代初賣盤,改建成今天的會德豐大廈。但其實早在1970年,置地已計劃一幢全新的建築物,便是原稱為康樂大廈 (Connaught House) 的第四代怡和大廈。

今天的怡和大廈絕對是香港七十年代地標,總高586呎 (178米,其實不算很高),共52層,平均單層面積18,000 呎,總出租面積 700,000呎。置地當年以二億五千八百萬購入地皮,而單是金門的建築費則是六千一百萬。

怡和大廈鞏固了中環作為商業核心的基礎,最重要的當然是把甲級商廈標準提升。而因為大廈的位置原因,也催生了中環行人天橋系統的出現。事實上,今天從畢打街口起首的那段行人天僑和怡和大廈同時期落成, 只是在八十年代再延伸至交易廣場及上環一帶。

現代化的摩天寫字樓 (high rise office building) 源於芝加哥,在紐約發揚光大。在戰後如雨後春筍般在美國的大城市出現。事實上,掌握這些高樓設計技術的建築師事務所或結構工程師也變得非常專業化。而不少摩天寫字樓的設計創新,也只在六十年代中期才發展出來。怡和大廈設計於1970年, 其造型,電梯分區方式,核心筒佈局,結構及機電系統等等,均和外國的做法看整。可見香港建築師及工程師的能力,已一點也不下於世界水平。

怡和大廈是香港第一幢真正的摩天大廈。追「高」一向是「青春發育期城市」的象徵。好像愈高就愈代表文明先進一樣。其實這些盲目追求意義不大。一般人工作生活在 52、92、122樓的分別何在?多多少少也只是地產商個人虛榮心,或租金價值而已。

最後。多年前曾向怡和大廈建築師木下一請教,為何是圓形的窗 (why circle)?他回覆,其實是夫人偶然一問:「為何建築物的窗一定是方形呢?」

一層38個圓窗的歷史便是這樣創造出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