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需要「健康街道」— 你想過公共衛生和城市規劃的關連嗎?

2021/5/11 — 12:5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Jobie Yip】

「當小朋友在成長時期培養出走動的習慣,長大後通常能成為較健康的人;相反,當小朋友沒有運動的習慣,長大後會出現癡肥、心臟病、高血壓等健康問題。」公共衛生研究社成員 Dorothy 關注兒童健康發展,香港的公共空間不足,無法為小朋友提供運動的機會。

公共衛生與街道規劃均為城市長遠發展的項目,能夠好好規劃方能夠建造出健康城市,而且兩者之間有莫大關連。在 50 年代,公共衛生界別比較關注「街道安全」的問題,其中一個有效實現的例子便是「佩戴安全帶」,基本減低意外後的傷亡機率。直至千禧年代,人們開始追求效率、人車分隔等規劃。來到現在,我們開始探討「效率」和「社區共融」之間的平衡,希望生活在一個更宜居更健康的社區。

廣告

建設足夠的空間,能讓兒童有更多運動的機會,長遠而言對他們的健康有重要的影響。然而,香港的休憩、居住空間有限,加上很多家長會因為擔心街道空間中的安全憂患,認為小朋友走動時需要大人陪同,奈何成人的工時長,導致小朋友少有東奔西跑的機會。有本港研究指出,幼兒在平衡力、上下肢肌肉發展較弱,部分小朋友甚至連最簡單的伸展動作都做不到。可見香港兒童在運動空間的需求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

Dorothy 同時關心基層家庭的小朋友:「深水埗有些小朋友可能一直都未離開過深水埗區。」香港很少出現因為貧窮而無法出行得到醫療服務的情況,可是有些基層家庭會將「出行」看待為奢侈的需求,「慳得一蚊得一蚊」的情況下,小朋友只能在自己社區中活動。

廣告

醫護行者創始人范寧醫生亦很關心深水埗的基層小朋友,訪問期間范醫生數算深水埗一帶的公園「荔枝角公園?石硤尾公園?又一村?…」它們都不是建設在深水埗區集中地帶,有些更不是歡迎基層的空間。基層家庭多數居住在一些相對複雜的社區,裡面可能龍蛇混雜、可能規劃不足導致很多街道安全問題、可能衛生情況不甚理想… 小朋友在劏房裡無法活動,不宜居的街道亦無法容納他們,范醫生指:「如果他們在街上得不到 sense of security(安全感),就更加難參與社區。」如果希望香港的兒童發展更健康,我們便需要及早為他們預備更好更安全的街道設計。

另外一群弱勢社群是老人家,范醫生分享他的經驗時道來老人家的生活習慣:「除非他是一個很活躍的老人家,不然普遍的長者活動範圍只是距離居住地的一公里。」街道安全、交通便捷度和輪椅通路的因素,都會成為老人家在社區活動的難題。香港的行人路較窄,無法做到「輪椅友善」,而影響他在城市裡活動的可能性。

范醫生提出的長者生活習慣,其實與近年國際間提出的「15 分鐘生活圈」相似。一般人的步行速度,15 分鐘大概可以行一公里,近年歐洲很多城市積極提出「15 分鐘生活圈」,期望社區可以規劃成一個宜居的社區,在 15 分鐘的距離為同區居民提供全面的醫療、教育、食物、就業和休閒的配套。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社區,供應社區常住人口約 5 萬至 10 萬人。長者是一群需要社交連繫的群體,建設宜居的城市,能正面影響他們的健康,預防老人病患。

「醫管局以至全球,差不多 95% 的醫療服務落於 5% 的人口裡,而這 5% 的人就是社會裡最弱勢的社群,他們從生活空間中無論身心靈都無法自行維持健康。」范醫生認為政府下放醫療資源時,是否能夠做一些政策運用在改善他們的生活空間,提升他們的健康?

「人口老化」是香港正在面對的問題,弱勢社群健康越差,更會增加醫療壓力等,這是不是我們樂見的香港呢?有所不知,其實衞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 2007 年已推出一份名為「Building Healthy Cities」的指引,Dorothy 和范醫生亦知悉此文件,但皆認同這份指引沒有得到適切的運用。Dorothy 認為衞生防護中心應為設計街道的持份者(如:規劃師、區議員等)訂立更加明確的指引,能讓持份者在規劃健康街道時有更明確的方向。反觀其他國際城市,一早已為街道想多一步。英國倫敦運輸局早在 2014 年提出了「Healthy Streets」(健康街道)的概念,其後更推出一系列官方文件訂立設計健康街道的標準和長遠目標,將街道發展的重點放在促進行人步行及使用公共空間,同時訂立改善街道空氣污染和街道安全的問題。透過設計改善街道質素,鼓勵更多人步行及踩單車。例如牛津街(Oxford Street)、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已跟隨這個指引設計行人優先街道及完善單車設施。

「健康街道」這個概念,絕對不是奢侈品,而是與公共衞生環環相扣。面對疫症大流行,我們應知道公共衛生對整體城市的運作有多重要。香港絕對有條件在健康街道上做得更好,為不同階層的人提升健康質素。你又對「健康街道」有什麼睇法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