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保育行動製圖

重建變天 永別黃埔街

回憶,永遠是最優美。

今天的紅磡,剩下地盤,吊機和推土機為伍。

昔日的紅磡,唐樓林立,不是美輪美奐,而是多元和好玩,不同的工匠在此留下手藝,不少的師傅在這處製造美味。

往日小寧波尚在,上海湯圓的工場,傳來陣陣的芝麻香味,每天早上充滿着小巷的每個角落。福建人開設的紙紮店,寄賣一包包的廈門米線;半世紀茶餐廳,通花的鐵欄,懷舊的風味,售賣新穎阿華田西多士;還有新青年理髮廳,不是那隊地下樂隊,而是一班上了年紀的上海老師傅,當年的新青年為客人理髮。一切只剩回憶,黃埔街兩旁的舊樓,變成一個個紅色的支架,過去舊樓老店,都被貼上一塊塊的木板,人來人往的人群,對於留在牆上的舊招牌,視而不見,唐樓中華麗的板間房,一切都變成垃圾。

猶記起當天,跟朋友一齊漫步唐樓,吃着傳統上海式手造的金團,黃豆的餡料,米漿造成的餅皮,比日本草餅更好吃,更煙韌;行走在唐樓,每次都有驚喜,飛雁洞的神壇,一群長者集心扶乩,了解前途吉凶,信仰成了他們的心靈稻草。

當年在舊屋中找到一些相片,聯絡屋主到唐樓回到舊居,找回童年記憶。

當年的美好,今天剩下什麼呢?

重建,被迫搬遷的上海理髮店,昔日大街的老店不復存在,只能瑟縮後巷一角,紅白藍的迴旋燈,孤獨的旋轉,等候着離去的街坊前來理髮,剪不斷理還亂。

轉角的手雕麻雀店,仍然艱苦經營;旁邊的車仔麵,十多年仍然堅持用豬骨、雞肉熬製湯底,街坊拿着器具過來買車仔麵的湯底,作為中秋節加餸。景觀不在,阿姨唯一堅持,是他的手藝。建築不在,味道尚存,老街坊依然尋味而來。

黃埔街,不再是黃埔街。眼前的廢墟,過去的繁華只在腦海,黃埔街死亡了,但人讓繼續相處,搬走了的小寧波,繼續售賣他們獨特的湯圓;車仔麵,一如以往製作豬骨湯底;手雕麻雀,繼續延續手藝。只要有人在,只要有手藝,社區仍然存續下來。

 

原刊於全民保育行動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