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人類「家鄉」或為非洲南部 專家質疑新研究未必準確

2019/10/29 — 14:23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

最新刊於《自然》的基因研究稱,所有現存人類都來自 20 萬年前非洲南部單一位置。不過,有專家質疑研究只分析在世人士的 DNA ,做法未必能全面找出現代智人直系祖先從何而來。

據現有化石與 DNA 證據,現代智人在至少在 25-30 萬年前於非洲出現,但人類學家一直無法確定非洲哪一點是現代智人的「家鄉」,因為最早的現代智人化石遍佈全非洲,而來自非洲古人類化石的 DNA 非常缺乏且不夠古老。

在是次研究中,團隊搜集了 200 個在世現代人的 DNA 。他們都是來自一些基因組仍未被學者相當了解的群族,例如會以吮吸音 (click consonant) 為主的科依桑語系 (Khoisan languages) 溝通、來自納米比亞和南非的覓食者和狩獵採集部落。團隊分析了這些人僅從母親遺傳的線粒體 DNA (mtDNA),並將其與數據庫另外 1,000 多個、主要來自非洲南部的非洲人的 mtDNA 進行了比較。然後團隊會整理所有樣本之間的家譜關係。

廣告

團隊發現,操科依桑語系的非洲人其中一個 mtDNA 譜系 L0 ,是在世人士中已知最古老的,與之前其他研究結論吻合。團隊將 L0 出現的年代縮窄至約 20 萬年前,誤差範圍為 16.5–24 萬年前,之前的研究誤差範圍則為 15–25 萬年前。

領導研究的悉尼大學基因學家 Vanessa Hayes 推斷,由於只在非洲南部的人中發現 L0 ,因此過去當地攜帶著 L0 的人是所有現存人類的祖先。

廣告

團隊又估計,這些人類祖先的「家鄉」大概在現今博茨瓦納北部的喀拉哈里地區 (Kalahari) ,雖然當地現時主要是平原沙漠與鹽沼,但根據研究的氣候數據與模型, 20–13 萬年前當地是一片茂密濕地,且擁有非洲最大的湖泊。

團隊提出假設,擁有 L0 mtDNA 的人曾多年留在喀拉哈里地區,直至 13–11 萬年前氣候變化多開通往東北與西南的綠色走廊,部份人離開喀拉哈里地區並演化出團隊辨識到的 mtDNA 譜系。

未有參與研究的劍橋大學人口基因學家 Aylwyn Scally 指,同意非洲南部是人類演化一個重要地區,但活人 DNA 研究無法精準地知道代智人直系祖先的起源地,而如果所有人的祖先真的同時在一個小區誕生是會令人非常驚訝。賓夕法尼亞大學演化遺傳學家 Sarah Tishkoff 亦有類似說法,並指 mtDNA 只能追踪到母系遺傳至後代的一種遺傳譜系,並非一個有效工具追踪非洲古代人口歷史。 Scally 補充,如果追踪到來自父親的 Y 染色體或父母雙方遺傳的任何細胞核基因演化過程,團隊可能會得到許多不同的答案。

Hayes 在《科學》回應時指,團隊選擇研究 mtDNA ,是因為它在胎兒早期發育中不如其他類型的 DNA 一樣被洗牌,因此可用來直接追踪在世人類的演化過程至生活在非洲南部的少數女性祖先。另外,非洲男性會與其他群族通婚,操科伊桑語系的人的 Y 染色體的大多數都已消失。

Tishkoff 又指擁有 L0 譜統的女性祖先,實際上可能由非洲其他地區遷至非洲南部,甚至有機會是來自其他南部非洲以外後代已滅絕的人口。

倫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人口遺傳學家 Pontus Skoglund 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千百年來人口遷移和融合已如此之多,從活人 DNA  重建 7–20 萬年前人口變化作用非常有限;要更準確找到人類祖先必須要有古老 DNA ,或年代久遠的化石。

來源:
Science, Experts question study claiming to pinpoint birthplace of all humans, 28 October 2019

報告:
Chan, E.K.F., Timmermann, A., Baldi, B.F. & et al. (2019). Human origins in a southern African palaeo-wetland and first migrations. Nature published 28 October 2019. doi: 10.1038/s41586-019-1714-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