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球第三位愛滋病人被「治癒」 停療程後 66 周無重新感染跡象

2020/7/9 — 16:48

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此前證實感染 HIV 的一名 36 歲巴西男子,可能是全球首個不用骨髓移植就被「治癒」的愛滋病病人。

該名男人代號「聖保羅病人」以保護身份,他在 2012 年確診感染,並在最新的研究中接受抗逆轉錄病毒 (antiretroviral) 藥與煙酰胺 (nicotinamide) 的特別混合治療,在 2019 年 3 月停止所有 HIV 治療後,多次的病毒測試都呈陰性。

學者強調不等於已完全治癒

廣告

未有參與研究的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愛滋病臨床醫生 Steven Deeks 向《科學》表示,病人的故事「非常值得注意」,但他與包括研究團隊的學者都警告,「聖保羅病人」血液未能檢測到病毒的時間還不夠長,現時仍不能稱他被完全治癒。

大多數通過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抑制 HIV 的病人,在停止治療後病毒在幾周內迅速恢復到高水平;聖保羅病人病毒量在停藥後不但沒有反彈,其 HIV 抗體也下降到極低水平,顯示他的淋巴結和腸道中受感染細胞可能已被清除。

廣告

負責是次研究的聖保羅聯邦大學醫生 Ricardo Diaz 指,他不知道病人是否已經治癒。他又表示,病人體內的抗原 (antigen) 很少;抗原是任何可誘發免疫反應的物質,而 Diaz 指的是可觸發抗體產生和其他免疫反應的 HIV 蛋白。不過 Diaz 也指出,自「聖保羅病人」停止治療後,團隊未對他的淋巴結或腸道進行抽檢。

全球過去僅有兩病人被治癒

現時全球已知只有兩個人的愛滋病被治癒,分別是代號為「柏林病人」的 Timothy Ray Brown 和「倫敦病人」 Adam Castillejo ;他們分別在 2011 與 2016 年接受了骨髓移植作為癌症治療的一部分,當中衍生的白血球阻止 HIV 病毒感染,並賦予病人新的免疫系統抵抗病毒感染。不過,骨髓移植昂貴、複雜,並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因此不能廣泛應用於 3,800 萬名愛滋病病人。

過去亦有僅以抗逆轉錄病毒藥治療曾「短暫治愈」的病例,例如美國密西西比州一名嬰兒在出生後不久接受抗逆轉錄病毒藥至 18 個月大,當時體內並無檢測到 HIV ,但 2 年後病毒卻在該嬰孩體內重新出現。至今接受骨髓移植的成年愛滋病病人則仍未被重新發現體內有病毒。

消滅體內的 HIV 非常困難,因為該病毒將其 DNA 編進人類染色體上,令自己可以處於休眠狀態,從而逃脫常規免疫系統的監察;受感染的細胞可能會無限期地持續存在,因為它們具有幹細胞樣特性並可以複製自己。學界提出了多種策略來清除藏有潛在 HIV 感染的細胞,但無一種方法被證明有效。

新治療方法內容

為了比較不同的清除體內受感染細胞的方法, Diaz 團隊在 2015 年招募了「聖保羅病人」和其他通過抗逆轉錄病毒藥控制病情的感染者。「聖保羅病人」和其中 4 個人使用最激進的治療方法:在他們已服用三種抗逆轉錄病毒藥的基礎上,增加兩種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希望藉此消滅任何可能避開標準治療方法的 HIV 。另外,這 5 個接受新治療的病人同時接受煙酰胺。從理論上而言,煙酰胺可使受感染細胞「喚醒」潛伏中的病毒。當這些細胞製造新的 HIV 時,它們會自我破壞或容易受免疫系統攻擊。

在使用強化治療 48 周後,該 5 名參與者恢復常規三藥治療長達 3 年,之後才停止所有治療。其中 4 人體內的病毒量迅速回復,但「聖保羅病人」至今 66 周,無再重新感染的跡象。對病毒遺傳物質非常敏感的病毒檢測亦未能在他的血液中發現 HIV 。另一個更敏感的測試將其血液與容易感染 HIV 的細胞混合在​​一起時,也無產生新感染的細胞。

有趣的是,在強化療程期間,「聖保羅病人」是唯一一個測試者在兩次標準血液測試中都檢測到 HIV 。 Diaz 認為,這表明潛在感染的細胞被喚醒,導致病毒量有爆發性增長。他補充,療程未必對每個人都有幫助,因為其成功率只有五分之一。 Diaz 計劃再檢查「聖保羅病人」是否含抗逆轉錄病毒藥,來證明他停止用藥後仍無復發。

感染後盡快進行抗病毒治療或為關鍵

現時療程的未知數是,到底「聖保羅病人」在感染 HIV 後多久開始服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研究表明,一小部分被感染後不久就開始抗病毒治療的人,有較大機會能在較長時間內仍控制到病毒,這可能是因為病毒在短時間內未建立大型的受感染細胞庫。

「聖保羅病人」於 2012 年 10 月被確診感染愛滋病,兩個月後開始抗病毒治療。他與大多數感染者一樣,無法確定何時被傳染,但他懷疑感染是在 2012 年 6 月。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在 2010 年的病毒檢測呈陰性。

學界不清楚煙酰胺如何喚醒潛伏中的病毒。當 HIV DNA 纏繞著染色體的組織蛋白時仍然屬休眠狀態;病毒要複製時則必須將 DNA 脫離組織蛋白, Diaz 指有證據表明煙酰胺可以不同方式觸發 HIV DNA 的脫離。

Diaz 的研究結果僅在本周舉行的年度國際愛滋病會議上公佈,詳細數據則仍未發表於期刊中。

來源:
Science, An intriguing—but far from proven—HIV cure in the ‘São Paulo Patient’, 7 July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