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衰一鑊

2020/5/9 — 15:17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今天談的是一篇奇文,是有關盤古初開生物演化的理論。

長時間以來,人類都覺得自己與別不同,居住的地方是世界中心,是上天特別眷顧,是萬物之靈,有其他動物不能企及的思想。

但這一切都錯了。

廣告

幾百年前,哥白尼揭露了我們並不是世界中心。伽利略看到環繞木星的衛星,醒覺我們的月亮不是唯我獨尊。隨後,我們更知道太陽也只不過是太陽系的中心,整個銀河也只不過是宇宙數之不盡的星系其中之一。此外,地質學家 Charles Lyell(1979-1875)告訴我們,地球的年紀遠遠超過經書上說的幾千年。我們現在知道,地球原來有 45 億年歷史。然後,達爾文揭示人類與其他動物基本上沒有不同,絕非天之驕子(我們敵得過不斷出現的新病毒嗎?)。我們也知道我們的遠祖是猿類,非自覺是什麼高等生物。

於是,我們自視甚高的底線不斷降低。

廣告

還好,我們不竟也是生物,總比其他物質、死物高一點吧?我們不竟也能夠欣賞生命的美好,也懂得生物多樣性帶來的饒富吧?

但是,麻省理工助理物理教授 Jeremy England(1982-)不以為然。他近年提出,等量能源情況下,生物擁有最有效利用能源的能力。舉一個例,無論是我們製造的機械人,或模擬生物移動或負重運輸等動作的機器,能源效益始終不及原型(人、雀鳥、昆蟲、細菌)。換句話說,將能源轉化為食物或有用工作,生物始終能力最高,遠超過機器或機械人。「生物」越「高等」,能源效益越低。依照他的計算,毋須在實驗室製造生命,單是將分子(molecules)放於暖燈下,假以時日(那怕以億年計,地球的年齡約 45 億年),它們會自行新陳代謝、移動、及複製 — 即是有了生命。

如果理論得以證實,那麼生物便要「降一級」,與其他能夠移動和複製的物體無異。〔這些物體,可以是流水裡受重力驅動的旋渦,或者是沙漠上受風力塑造的沙丘,等等。〕

這不僅模糊了生物與死物之間的分界線,更進一步質疑人類處於萬物叢中究竟有何獨特之處。

低處未算低。我們的底線似乎要再次下降。

我們只能自誇在消耗能源方面出色。特別是過去百年,日以繼夜盡燒化石能源,以消耗能源速度束衡量發展,並引以為榮,卻招來全球暖化……

 

參考:
K. Gray, “The ‘specialness’ of humanity”, in Know This, ed. J Brockman, HarperCollins, 2017.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