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人類早已有獵鯨習慣 或致全球生態多樣性劇變

2018/7/11 — 17:45

毛利人 (Māori) 是紐西蘭的原住民,相傳當年他們的祖先乘著鯨魚到達這太平洋西南部的島嶼;現時流傳的毛利藝術品與故事也有鯨魚的踪迹。然而,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則指,即使鯨魚對毛利人「恩重如山」,但毛利人抵達紐西蘭後曾有系統地獵殺鯨魚與其他生物,致令當地生態受大規模破壞。

紐西蘭多個遺址均有出土鯨魚骸骨化石,但最近才有新的 DNA 條碼技術可辨別該些骸骨的品種。未有參與該研究的法國生態學家 Ana Rodrigues 指, DNA 條碼提供了新的機會,讓我們更了解古生態面貌。 DNA 條碼類似超市產品上的條碼,學者把每種生物獨特的 DNA 序列,以商品條碼的概念製成資料庫,透過對比新發現的 DNA 與資料庫的條碼即可了解多種生物的關係。

學界一直以為古人類技術上不足以大幅影響野生動物數量,但現時越來越多證據推翻這個說法。澳洲科廷大學 DNA 研究員 Michael Bunce 的團隊就分析了 38 個紐西蘭遺址、橫跨 2 萬年歷史的 5,000 個骨頭碎片,以了解公元前 750 年毛利人抵達當地後的生態轉變。

廣告

過去學者都認為毛利人只殺死擱淺於沙灘的領航鯨,不過團隊發現 110 個樣本近乎完全與已知品種 DNA 吻合,其中更辨悉出殺人鯨、海豚、柯氏喙鯨 (Ziphius cavirostris)長鬚鯨 (Balaenoptera physalus)南露脊鯨 (Eubalaena australis) 多種鯨魚。

有份參與研究的 Frederik Seersholm 指,這顯示毛利人曾有意識地捕捉較小型、速度較慢的鯨魚。團隊推測當時的毛利人先用船隻驅趕魚到近岸淺水區,才用魚叉擊殺鯨魚。

廣告

團隊又指,毛利人除了鯨魚也曾大量獵殺海豹、海獅以及其他陸上生物如現時極危的夜行性鸚鵡鴞鸚鵡 (Strigops habroptila) 。而團隊在分析鴞鸚鵡的 DNA 時更發現其基因多樣性,在毛利人祖先到達紐西蘭時迅速下降,顯示古人類對生態已有非常大的影響。

在地球的另一邊廂, Rodrigues 同樣以 DNA 條碼技術以及膠原指紋 (collagen fingerprinting) 分析地中海直布羅陀 11 個原先估計為鯨魚的骨頭碎片,膠原指紋是另一種可分析物種結締組織中的胺基酸並將之對比資料庫其他生物。

根據現有文獻,學界肯定古羅馬人於公元前 400 年至公元後 425 年,曾在該地捕獵吞拿魚。然而,根據塞浦路斯的文獻,古羅馬人捕捉稱為「海怪」的大型海洋生物,加上這些骸骨大小亦令人推測古羅馬人曾捕獵露脊鯨與灰鯨 (Eschrichtius robustus) ,但現時這些鯨魚已不再出現於該水域之中。

經分析後, Rodrigues 的團隊發現 11 個骨頭樣本有十個均來自鯨魚,當中包括脊鯨、灰鯨、領航鯨等鯨魚,相信是找到 2,000 多年已遺忘的古羅馬捕鯨歷史;而這個習慣亦比歐洲巴斯克人商業捕鯨活動早一千年以上,此前學界相信巴斯克人是首個有系統地商業捕鯨的民族。

團隊在研究報告中指出,如古羅馬人真的有捕獵露脊鯨與灰鯨,他們對該些物種於北大西洋消失扮演重要角色。而研究所用的最後一個樣本則發現是來自大象。 Rodrigues 表示,這展示出 DNA 條碼技術好的一面,可正確辨悉化石的品種,不受外表影響判斷。

不過, DNA 條碼技術仍有其限制,例如沒有基因排序記錄的話就無法作出對比,亦無法分析古代生物的數量,只能確定相關物種曾出現於世上。現時學界正加快擴大資料庫中的基因排序,以幫助了解古生態面貌。 Rodrigues 的研究現已刊於《英國皇家學會報告 B》

來源:
Science, Ancient seafarers may have hunted whales around the world, 10 July 2018

報告:
Seersholm, F.V., Cole, T.L., Grealy, A. & et al. (2018). Subsistence practices, past biodiversity, and anthropogenic impacts revealed by New Zealand-wide ancient DNA survey. PNAS July 9, 2018. 201803573. doi: 10.1073/pnas.1803573115
Rodrigues, A.S.L., Charpentier, A., Bernal-Casasola, D. & et al. (2018). Forgotten Mediterranean calving grounds of grey and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s: evidence from Roman archaeological records. Proc. R. Soc. B 2018 285 20180961. DOI: 10.1098/rspb.2018.096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