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人一樣?】大猩猩袋獾等遇新興傳染病 同樣保持社交距離、減互動

2020/8/13 — 17:58

圖片來源:narubono, Unsplash

圖片來源:narubono, Unsplash

美國咸美頓學院生物學副教授 Andrea Townsend 原本正研究美洲烏鴉的社交行為,但因西尼羅河病毒(West Nile Virus)而變得複雜,該病毒會對烏鴉種群造成毀滅性影響。這讓她開始想知道到底人類以外的其他社會性動物究竟如何應對新興傳染病,牠們會否如人類一樣出現社交距離。

因此,她與團隊嘗試分析包括龍蝦、狼、蜜蜂與蛙類等 7 類動物,以及人類對新興傳染病的反應,報告現已刊於《英國皇家學會報告 B 生物科學》。團隊發現,當新興傳染病出現,部份社會性動物的社交行為減少,但亦有一些動物的社交行為並無改變,關鍵在於這些社交行為對群族的重要性,以及疾病傳播途徑。

如武漢肺炎 (COVID-19) ,很多新興傳染病都對社會性物種帶來特殊挑戰,因為其具體症狀可能對個體而言非常陌生。不過,團隊發現許多動物在感染新興疾病後都有一些典型的病徵,例如嗜睡或有異常外表,令群族其他成員可迅速作反應應對。

廣告

這種反應卻會導致警覺過度,而這種感染帶來的壓力,也會增加各群族之間的差異,在人類身上則會造成仇外或厭惡非我族類的情況。

團隊又發現,在所有調查物種中減少社交都有代價。例如,人與人保持社交距離可能會降低 COVID-19 傳播風險,但過去已發現人變得孤獨與出現非傳染性疾病病徵風險增加相關;孤立的大猩猩感染伊波拉病毒可能性較小,但被獵殺和殺嬰的風險也較高。另一種團隊分析的動物袋獾減少社交可能較難感染到癌症,但亦可能錯過交配機會。

廣告

因此,改變社交互動可能並不是所有物種應對傳染病的可持續長期反應。

至於科技能否處理社交距離問題,團隊則發現證據好壞參半。團隊舉例社交媒體雖可令人與其他人有虛擬接觸,但亦會增加部份人的孤獨感,加劇其社會隔離感。相比之下,同步虛擬通訊平台可維持甚至增強人類社交的特定好處,在一定程度上緩衝了與外界隔離所帶來的負面健康影響。

來源:
Phys.org,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and challenges of social distancing in human and non-human animals, 12 August 2020

報告:
Townsend, A.K., Hawley, D.M., Stephenson, J.F. & Williams, K.E.G. (2020).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and the challenges of social distancing in human and non-human animal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DOI: 10.1098/rspb.2020.1039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