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University of Hasanuddin、Leang Panninge research project

團隊成功於印尼 7,500 年前骸骨抽出古 DNA 揭含未知人類基因、東南亞人類遷徙史

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指,在印尼發現、有 7,200 年歷史的年青婦女骸骨成功抽取出古老 DNA ,並挑戰先前已知的東南亞早期人類遷徙情況。

這亦是首次在華萊士區(Wallacea)中發現古人類 DNA ;華萊士是亞洲大陸和澳洲之間海洋的巨大島嶼和環礁區。

該個稱為 Bessé 的年青婦女骸骨於 2015 年在印尼蘇拉威西島的 Leang Panninge 洞穴中發現,相信年齡為 17–18 歲; Bessé 骸骨旁邊亦發現了史前石器和赭石,墓穴內則有被獵殺的野生動物骸骨。此前的研究顯示,她來自相當隔離與小的採集狩獵群族 Toalean 文化,而該文化為 1,500–8,000 年前生活在南蘇拉威西島的狩獵採集者,相信未曾在該島以外生活。

Leang Panninge 洞 Credit: Leang Panninge research project

團隊從 Bessé 頭側、包含內耳的顳骨(temporal bone)成功抽取出 DNA 進行分析。

有份領導研究的格里菲斯大學考古學教授 Adam Brumm 指,潮濕熱帶地區對保存古代人類骨骼和牙齒中的 DNA 非常不利,因此抽取出完整的 DNA 是罕見發現;在整個東南亞,現時學界只從一、兩個新石器時代前的骸骨找到古代 DNA 。

Bessé 頭骨 Credit: University of Hasanuddin

他補充,歐洲北緯和美洲等全球其他地區中,古代 DNA 分析正徹底改變學者對早期人類故事的理解,包括古人類的基因多樣性、人口流動與歷史。

團隊形容 Bessé  是「基因化石」,基因測序顯示她有獨特的祖先歷史, Bessé 部份基因在現代蘇拉威西島島民、全球其他人口,甚至已知其他古人類也沒有承傳;而 Bessé 大約一半的基因構成與現今澳洲原住民和來自新畿內亞和西太平洋島嶼的人相似。

Brumm 表示,她的祖先可能是早期人類從亞洲大陸穿過華萊士區群島,向現今所說莎湖區 (Sahul) 遷移最初浪潮的一部分,該地區是的冰河時期澳洲和新畿內亞結合在一起的陸地。

Leang Panninge 洞的地理位置 Credit: Carlhoff, S. & et al. (2021).

令人驚訝的是, Bessé 的 DNA 亦顯示出與東亞有古老關係,挑戰先前已知的華萊士區遷徙時序。 Brumm 解釋,學界普遍認為以亞洲血統為主的人類第一次進入華萊士區是在大約 3,000–4,000 年前,當時第一批史前新石器時代農民從台灣進入該地區。

如果在這些來自台灣的新石器時代人抵達前,而在印尼生活了數千年的狩獵採集者身上發現了這些亞洲血統,表明曾有一些亞洲人口更早已遷移到該地區。

另外, Bessé 似乎也擁有大量神秘已滅絕近親丹尼索瓦人 (Denisovan) 的基因。這提供了強力證據再證明亞洲的早期現代人類和丹尼索瓦人之間有雜交,而雜交可能發生在於抵達華萊士區,或在太平洋某個地方出現。

蘇拉威西島附近的其他島嶼並無明顯含丹尼索瓦人基因的古代狩獵採集者,亦表明蘇拉威西島或其他華萊士島嶼可能是古人和現代智人類雜交的關鍵地方。團隊補充,巴布亞新畿內亞的祖先似乎無 Bessé 一樣有高比例的丹尼索瓦人基因,顯示隨人類遠離亞洲,丹尼索瓦人基因被稀釋。

來源:
The Guardian, ‘Genetic fossil’: intact DNA from woman who lived 7,200 years ago discovered in Indonesia, 25 August 2021
Science Alert, 7,200-Year-Old Human DNA With Unique Denisovan Ancestry Has Been Found in Indonesia, 26 August 2021

報告:
Carlhoff, S., Duli, A., Nägele, K. & et al. (2021). Genome of a middle Holocene hunter-gatherer from Wallacea. Nature 596, 543–547. doi: 10.1038/s41586-021-03823-6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