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編嬰兒】四倫理學家投書《自然》 促中國政府盡快檢討生物研究制度

2019/5/10 — 11:59

賀建奎,圖片來源:AP片段截圖

賀建奎,圖片來源:AP片段截圖

四位知名中國生物倫理學家周四 (9.5) 於《自然》發表報告,特別針對賀建奎基因編輯事件,仔細批評中國政府在處理生物醫學研究的手法。

前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去年在兩名女嬰身上進行基因編輯,令她們天生對愛滋病免疫。事件有違多年來生物科學界對於基因研究的倫理共識,引來各界爭議。華中科技大學雷瑞鵬、北京協和醫學院翟曉梅、上海復旦大學郭薇和中國社會科學院邱仁宗今發表報告,促請中國政府盡快檢討現有規管、監察、註冊制度。另外,也需改善倫理教育,以及減少對殘疾人士的歧視。

學者於評論文章中指出,現時中國,以至亞洲地區的研究氛圍都是引致具爭議科學研究的原因,而國家現行政策和環境更鼓吹此類研究。現時不論是在亞洲區還是世界各地,只要科學家有突破性發現,就自然會得到不合乎比例的回報。

廣告

他們舉例, 2016 年中國河北科技大學分子生物學家韓春雨有份參與一項酵素研究,指可與 CRISPR 技術一樣有效編輯基因譜。自文章發表後,韓即獲升職為河北科技學會副會長,而其大學更打算注資 2.24 億人民幣予韓春雨研究隊伍為核心的研究中心。然而,韓春雨的研究報告在 2017 年已被撤回

生命倫理學家在評論文章直指,中國研究人員作生物科學研究的原因,越來越受名氣和財富等誘因鼓勵,並非單純地作科學探索。他們更指出,當地部份研究根本在未有足夠科學證據下,就直接將不同研究儀器或方法應用至臨床實驗。醫療人員未有足夠知識處理生命倫理問題,而現時醫學教育也欠缺醫學倫理課程供學生學習。

廣告

除此以外,小部份中國學者亦持有強烈優生思想,至少有 2010–2015 年出版的九本教科書指殘疾人士較「低等」,並不可繁殖下一代。類似事件也突顯中國國內欠缺足夠醫學倫理教育的問題。未來需要繼續改善反歧視法案,保護弱勢人士。

評論認為,中國政府應集中管理科學研究,不是如現在般由不同部門分開處理。對於賀建奎事件,評論文章作者邱仁宗接受《科學》訪問時表示,現時中國似乎未有進一步調查賀建奎事件。他坦言賀建奎不可能是唯一一位需為事件負責的人,他的研究曾在國立電視台播放,相信也可能與部份官員有關,因此政府應開展更深入的調查,相關調查報告亦應公開予科學家及公眾參閱。此外,他們也認為應為基因研究建立中央註冊名冊讓公眾了解,同時可公開違反研究守則的研究。

當邱仁宗被問到,若調查發現有關當局有參與賀建奎的研究,調查會否公佈相關細節時,他表示自己難以回答此問題,因為截至現時均未有人知道甚麼人有份參與調查、根據甚麼程序調查,以及有甚麼結果。他個人相信政府應有安排妥當人手進行調查,但未能肯定會否公開更多調查結果。他強調,世界均值得得到一個交代,在未清楚事件經過前,難保未來會否會同樣事件再次發生。他指出,中國怎樣處理調查,對於國家聲譽和發展,以及其科學和生命倫理社群也相當重要。 

來源:
Science, Chinese bioethicists call for ‘reboot’ of biomedical regulation after country’s gene-edited baby scandal, 8 May 2019

評論文章:
L., R., Lei, R., Zhai, X., Zhu., W & Qiu, R. (2019). Reboot ethics governance in ChinaNature 569, 184-186 (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1408-y

文/Edward Ho 、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