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墨西哥山區發現 3,400 年前球場 或對建立政治、社會階級有重要關係

2020/3/16 — 18:25

殖民時代對籃足球的描繪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hristoph Weiditz, Germanisches Nationalmuseum Nürnberg

殖民時代對籃足球的描繪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hristoph Weiditz, Germanisches Nationalmuseum Nürnberg

2015 年,考古學家 Jeffrey Blomster 和 Víctor Salazar Chávez 開始在墨西哥瓦哈卡州山區的 Etlatongo 遺址進行挖掘工作。他們在該個約有 3,400 年歷史的遺址中間發現到一個似乎非常重要的公共空間,但在這空間他們找不到任何宮殿或廟宇的痕跡,只找到一塊至少 46 米長的石地板,長度約為現代足球場的一半,兩側有黏土和石製的低矮台階,並有約 1 米高的土墩將這個空間分隔起來。

經過幾年的挖掘與繪製遺址地圖,團隊在《科學進展》發表報告指,這個場地極有可能是一個球場,用以舉辦中美洲盛行的球賽,而其歷史之遠顯示球賽對中美洲社會等級制度和政治複雜性起重要作用。

放射性碳鑑年後顯示,該球場可能建於公元前 1443–1305 年間,可能曾使用長達約 175 年,並在此期間進行一次改建。唯一已知的較老中美洲球場是在墨西哥 Paso de la Amada 遺址,相信建於公元前 1650 年。

廣告

雖然現時未清楚當時中美洲球賽模式,但文獻顯示當地流行的球賽運動,類似籃球與足球的混合球,但球員使用臀部反彈橡膠製的球,並將之彈進球場土墩上的球框,不過團隊暫未在 Etlatongo 找到球框;在這類籃足球的演化早期,可能更像「臀排球」。

團隊指, Etlatongo 球場的年代處於中美洲轉型時期,當時該地區的第一批政治和宗教領袖應運而生,各地區之間的貿易也有所增加。 Chivaz 指,現代學者認為這就是中美洲文化開始的時期。球賽通過將不同團隊聚集在一起,以加強社區之間的結盟和貿易,還可以為堀起的新世代領導者提供機會,舉辦盛宴炫耀他們的力量和財富。 Blomster 認為,球賽同時產生新的不公平現象——誰有較好的土墩位置觀看比賽,可能本身就有較高地位。

廣告

Credit: Blomster, J.P. & Chávez, V.E.S. (2020).

Credit: Blomster, J.P. & Chávez, V.E.S. (2020).

團隊在球場上的土層,也發現一些小雕像。該些雕像穿戴著厚墊腰帶這種當時籃足球的必要裝備。類似雕像在中美洲第一個城市 San Lorenzo 也有發現,並在公元前 1400–1000 年間相當普遍。 San Lorenzo 是奧爾梅克文明 (Olmec) 的首都,該文明是中美洲第一個建造大型宮殿和廟宇的文化,並在中美洲散播其宗教和社會結構,是該地區的「母親文化 (mother culture) 」。

然而 Etlatongo 距 San Lorenzo 這個沿海城市 300 公里,甚至比 Paso de la Amada 更遠,而且她不似其他城市,是在崎嶇的山區之內。美國瑞德福大學考古學家 David Anderson 指, Etlatongo 球場位在處令人驚訝的位置,表明籃足球是種極古老、在中美洲極為廣泛的傳統運動,起源並不屬單一部族。

不過,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考古學家 Annick Daneels 指, Etlatongo 發現的球員小雕像以及許多陶器,都有奧爾梅克風格,表明 Etlatongo 球場可能受到與奧爾梅克文明的接觸啟發而建造。她又補充, San Lorenzo 未有太多考古計劃,可能當地地底有個更古老球場等著被發現。

來源:
Science, 3400-year-old ballgame court unearthed in mountains of Mexico, 13 March 2020

報告:
Blomster, J.P. & Chávez, V.E.S. (2020). Origins of the Mesoamerican ballgame: Earliest ballcourt from the highlands found at Etlatongo, Oaxaca, Mexico. Science Advances 13 Mar 2020: Vol. 6, no. 11, eaay6964. DOI: 10.1126/sciadv.aay6964

文/Alan Chiu 、審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