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布拉格城堡中世紀骸骨 曾為納粹、蘇聯政治武器 學者:要分清國藉與身份關係

2019/8/14 — 12:54

布拉格城堡庭院發現的一副中世紀戰士骸骨,在二戰與冷戰期間都成為政權的宣傳工具。到底這副骸骨有甚麼重要性?上周刊於 Antiquity 的研究則嘗試解開當中謎團。

領導是次研究的布里斯托大學考古學家 Nicholas Saunders 指:「骸骨是 20 世紀多次戰爭旋渦中,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意識形態改變的受害者;而死者經常都可以成為政治武器,就如這副骸骨一樣。」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廣告

烏克蘭人 Ivan Borkovský 在 1928 年 7 月於當時仍是捷克斯洛伐克 (Czechoslovakia) 的布拉格城堡庭院 0.3 米下地底發現一個木棺,當中有一個神秘骸骨,附近亦有一系列刀刃武器與鐵製工具,相信是一個中世紀戰士。

廣告

1928 年將木棺抬出的情況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1928 年將木棺抬出的情況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骸骨與陪葬品之描繪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骸骨與陪葬品之描繪
Credit: Saunders, N.J. & et al. (2019).

Borkovský 在 20 世紀初是個僱傭兵,曾為沙俄與奧匈帝國戰鬥,後來在 1920 年來到捷克斯洛伐克。然而,他一直無發表任何此發現的報告,團隊就猜測這可能與他在捷克的居留權有問題有關。

到 1939 年,納粹德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進佔布拉格城堡並發現該骸骨,當時納粹德軍斷定骸骨屬於日耳曼戰士或北歐維京海盜而非斯拉夫人,以證明自己入侵當地合情合理;納粹黨也藉這副骸骨的新身份宣稱這個全球最大古堡是由雅利安日耳曼人 (Aryan Germanic people) ,即當時納粹分子認為最高尚純種的人種建造,並非由較低等的斯拉夫人所建。

因此,後來當 Borkovský 寫了一本關於歐洲中部最古老陶器由斯拉夫人製造的書,納粹黨非常不滿意,因為該書會威脅到他們所創作的歷史真實性。最終該書仍可出版,但 Borkovský 曾威脅監禁於集中營,而該書內容亦被納粹黨嚴重扭曲解讀。

1945 年納粹黨戰敗後,捷克斯洛伐克在蘇聯的影響下淪陷,同樣身陷險境的也是 Borkovský 。他在當時已是反共分子,而蘇聯威嚇他如果不將骸骨描繪成符合蘇聯的歷史觀念,就會將他囚禁於古拉格 (Gulag) ,即蘇聯的勞改營。最終該副骸骨被定性為「一個普熱米斯爾王朝 (Přemyslid dynasty) 早期的重要人物」化身為斯拉夫人。

Saunders 解釋,納粹的意識形態集合偽科學的神秘學,以及北歐至上主義出發的考古學,以此宣揚歐洲中部是日耳曼人、北歐維京人的土地,這當中也安插了雅利安種族主義思想;蘇聯的說法則相反,聲稱斯拉夫人才是中歐土地的主宰,以突顯俄羅斯或蘇聯較為優越。

現時,考古學家對骸骨有較多認知,亦可以肯定確此人個戰士,透過鑑定陪葬的劍年份,相信此男性大約生於公元前 800-1000 年之間,而該劍的鑄製風格特殊,不似在城堡發現的其他 1,500 個中世紀初古墓中的任何一把劍,再加上骸骨他被一系列不同陪葬品包圍,部份更不屬於本地製造,因此團隊估計骸骨並非一般人,但真正身份,究竟是否歐洲其中一個領袖,又或是普熱米斯爾王朝公爵,現時仍不得而知。

報告又指,骸骨是日耳曼人還是斯拉夫人僅為 20 世紀意識形態轉變的問題,實際上中世紀歐洲人根本不靠這些意識形態而活,故事提醒我們不應將所有現代想法與情緒套諸在歷史文物上。 Borkovský 、納粹黨與蘇聯都過份著眼於國藉,忽略了身份的重要性。這個戰士很可能在生前認為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維京人,但他可能只是來自布拉格鄰近地區、古挪威語和斯拉夫語都非常流利的斯拉夫人,在歐洲中部不斷遊走、冒險與戰鬥,最終長眠於布拉格城堡地底。

來源:
IFLScience, The Identity Of This Medieval Skeleton Haunted The Nazis And The Soviets, 12 August 2019

報告:
Saunders, N.J., Frolík, J. & Heyd, V. (2019). Zeitgeist archaeology: conflict, identity and ideology at Prague Castle, 1918–2018. Antiquity Vol93(370). pp 1009-1025. DOI: 10.15184/aqy.2019.107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