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理科之爭,很無聊

2018/1/8 — 8:57

近日有網上言論表示:

科學不擅於處理人性、感情,人文科學才可以令人對人生反思和體會,較不容易被權力欺騙,兩者不分高低,同樣要讀 […]

先不談何謂「人文科學」;作為準科學家和公民,Everest 認為將文、理科的優劣作二元對比,是不準確亦不必要的。我們更應探討如何揉合兩者,以面對現代社會林林種種的挑戰。

廣告

如要避免被權力欺騙,科學精神不可缺少。對「真相」的執著、對未知的好奇心,均是拆解一言堂的良方。科學探索講求數學邏輯和實驗論證,來自個人和社會身份的權威在求真過程中變得毫無價值。即使是傑出如愛恩斯坦,也有犯錯、與時代脫節的時候——更何況是你我等普通人呢?縱覽科學知識發展歷程,認知體系多次大幅改動、甚至被推翻——例如相對時間的提出、量子力學挑戰因果論等等。習慣了這種景況後,「科學人」自然也不會輕信權威,無論是新聞、意識型態口號抑或是家中長輩。

(當然,權威可以限制資訊流通,令真相朦朧,更可以聲稱「根本沒有真相」。這是犬儒的開端,不贅。)

廣告

批判思維不能建於空中樓閣;「硬知識」的根底越深,對事物的判斷才會越深刻,而不會流於空泛地「各打五十大板」。Everest 認為,有見現代社會面對的問題越趨複雜,靈活運用現有知識才是皇道;硬生生地區分所謂的文理科,反而是個負累。

舉個例子:人工智能的發展蒸蒸日上,在將來十年會協助甚至取代不少工種,包括初級律師和醫生;我們應該怎樣調整社會循序、改革教育體系等,以應付失業潮呢?人工智能又要遵從和尊重甚麼法例和權利呢?

要探究這些問題,不單要先理解「人工智能」的現況和發展潛力,還要深入認識具體社區的教研資源、人才流動和產業結構等。前者屬於數理範疇,而後者是人文社科的領域。雖然一個人很難精通多門學科,但這正正彰顯了多人、多院校甚至是多國跨學科合作的重要。美國歐盟聯合國除推動人工智能研究和應用外,均於近年積極考慮相關的倫理及法律問題;以上提出的跨學科議題已經進入了國家議程。與其爭論文理科的優劣,倒不如多些探討類似議題吧。

有人依然會覺得,科學跟感性事物扯不上關係,對人生沒有啟示。但其實所言甚矣!正如文友提到,「心理學、神經科學等,可以同哲學相輔相成,去將人性、感性問題慢慢揭開」。無論是探究消費心態、天氣對人心情的影響、社交媒體上的「圍爐」現象等等,都涉及到量化取樣、分析甚至是控制組等科學方法。以上研究雖然關乎人性,但也調用了科學方法確保其結果可信,兩者是雙輔雙成的。

總言之,學你所想學的,別管它是文是理!Trust me,這樣看世界會精彩得多。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