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末次冰盛期曾令東亞北部人口大規模更替 同期歐洲有同類情況

    在東亞定居的一些最早現代人類,早在 4 萬多年前分佈於廣闊的中國高原上數千年,他們以獵殺紅鹿為食,並可能曾經遇上尼安德特人和其他古人類。不過,他們在最後一個冰期結束前的某個時間突然消失。最新刊於《細胞》的古代基因組研究顯示,1.9 萬年前,現今中國北部曾被另一批現代人類佔據,這些狩獵採集部落更是當今東亞人的直接祖先,團隊認為是這批狩獵採集部落取代了原有東亞北部的早期人類。

    類似的人口變代,也在歐洲同一時期發生。最早的現代人類在約 4.5 萬年前抵達歐洲,但在末次冰盛期 (Last Glacial Maximum) ,即約 1.9–1.4 萬年前,被其他狩獵採集部落取代。

    無參與研究的哈佛醫學院人口遺傳學家 David Reich 評論時指,看到有足夠基因組證明歐洲和亞洲都有相似人口替代實在令人興奮。

    研究始於一個古老謎團。位於北京附近的田園洞一個男性下顎骨的 DNA 證明,現代人類大約在 4 萬年前到達東亞;而據蒙古東北薩爾基特河谷 (Salkhit Valley)發現的一頭女性頭顱骨 DNA 顯示,這些早期人類於約 3.4 萬年前在東亞北部生活。不過,此後他們的足跡消逝,從 3.4 萬到 9,000年前期間,中國高原、蒙古延伸到俄羅斯東部都無再發現這批人類的化石。

    另一方面,在 1.2 萬年前,此地區出現了一系列新式石器和陶器,但考古學家對製造這些物品的人類,不論是新移民還是早期移民後代的身份,仍無定論。有參與研究的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付巧妹指,肯定在 4 萬年前已有現代人類居於東亞,但無人知發生了甚麼事導致他們消失。

    她的團隊從在中國高原東部邊緣的俄羅斯阿穆爾 (Amur, 中國地區稱為黑龍江) 地區一個地盤中發現的 25 個人類骸骨碎片,提取了古代 DNA 。經放射性碳測年顯示,這些碎片來自生活在 3.4萬至 3,400 年前的人。DNA 分析則顯示,年代最古老、生活於 3.4–3.2 萬年前的女性,與 4 萬年前的田園洞男性化石關係最為密切。

    中國北部、蒙古至俄東古人類互有關係

    付巧妹表示,該女性和田園洞男性均有 75% DNA 與蒙古的薩爾基特河谷女性一樣,這表明 3 人都屬於互有關係的現代人類群族,而這些人類在東亞地區至少遷徙了 7,000 年。

    然而,到大約 1.9 萬年前末次冰盛期結束時,這些較早期的人類群族已再無留下基因或化石踪跡。研究中一個有 1.9 萬年歷史的男性 DNA 表明,在阿穆爾地區出現了一個新的人類群族;而與東亞較早期的現代人類化石相比,他與現今東亞人的基因關係更為密切。

    該男人的基因組以及研究中所測試的另兩個生活於約 14,000年前男人的基因組,都與西伯利亞男性的基因組密切相關,而該西伯利亞男人的基因組可能是早期美洲原住民人口的祖先之一。因此,早期的阿穆爾人很可能是古今西伯利亞人的祖先,還可能是美洲原住民的遠親。

    DNA 分析又顯示,此 3 個男人很可能是現今東亞北部居民的祖先,而不是東亞南部的祖先。這表明這兩個人口至少已在 1.9 萬年前分途演化,比過去想像的早 9,000 年。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考古學家 Nicolas Zwyns 指,這些 DNA 證據描繪了東北亞人口的複雜變化情況,當中有許多部落族群流徙更替,也有長期定居於一地。

    付巧妹則認為,末次冰盛期可能觸發了這些人口替代,但目前尚不清楚其他地區人口更替由何種原因驅使。

    來源:
    Science, Last ice age wiped out people in East Asia as well as Europe, 27 May 2021

    報告:
    Mao, X.W., Zhang, H.C., Qiao, S.Y. & et al. (2021). The deep population history of northern East Asia from the Late Pleistocene to the Holocene. Cell published May 27, 2021. doi: 10.1016/j.cell.2021.04.040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