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科學家倡主動感染病毒測試新疫苗 或引倫理爭議

2020/4/8 — 15:45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網上圖片

全球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依然嚴峻,疫苗研發就更加重要。部份科學家認為可透過主動讓志願參加者感染該病毒,由此加快研究速度,但方法引來質疑。

現時各國大多採取嚴格社交距離政策,減低疾病傳播機會。不過長遠要在減低經濟影響下繼續控制疫情,相信仍需盡快研發疫苗,使社區建立出「群體免疫 (herd immunity) 」。

疫苗研發一般需要經過嚴格的多重測試,而且受制於極嚴謹的倫理標準,以確保測試參加者的權益和安全。臨床測試一開始更只可以測試數名參加者,並觀察疫苗會否引起副作用及免疫反應。之後測試規模及測試人數才可慢慢增加,以測量疫苗效用。專家估計即使一切順利,疫苗仍需最少 18 個月才可推出。

廣告

非常時期,或要用上非常手段。帶領德國麻疹 (Rubella) 疫苗研究的賓夕凡尼亞州大學免疫學家 Stanley Plotkin 就提出可以小心設計的「人體挑戰測試 (human challenge trial) 」加快疫苗研發速度。 Plotkin 所指的測試是讓接種試驗疫苗人士直接感染病毒,由此觀察疫苗防護效用。 Plotkin 認為此方法將大幅縮短研究時間,而他與同事已將評論文章投稿至學術期刊,討論此方法潛在的道德問題。另一刊於 The Jounr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研究也認為人體挑戰測試可加快疫苗研發,若以年輕健康參加者為主,並嚴格監察,相信將可減低相關風險

人體挑戰測試並非新理念,最早一次是始於 1796 年,生物學家 Edward Jenner 為 8 歲兒童接種牛痘,再注射天花病毒以測試其防護性。效果理想的牛痘成為現代醫生史上首種廣為大眾使用的疫苗,天花亦因而絕跡。在過去兩個世紀以至現在,學界都曾使用人體挑戰測試幫助研發流感、登革熱,以及霍亂疫苗等。 Plotkin 指類似研究方法理應可在新疫苗研發中使用,並透過多種方法減低風險,包括邀請年輕成年人參與、選擇輕病徵患者病毒株,在實驗室減弱病毒毒性,或者複製病毒關鍵但無害的基因作測試等。

廣告

不過,並非所有科學家都認同以人體挑戰測試研發新疫苗。有份研究 COVID-19 疫苗的美國國家致敏及傳染病研究所免疫學家 Matthew Memoli 反對人體挑戰測試。他指科學家對新病毒理解有限,也不了解應該對人體使用多少病毒劑量作測試。更重要是,科學家首先需要確保病毒會在無污染環境下培育。馬里蘭州大學醫學院疫苗研究專家 Myron Levine  亦指,現時傳統臨床研究未必比人體挑戰測試慢。雖然兩人現階段不支持人體挑戰測試 ,但他們均表示若日後有有效藥物治療相關疾病,或會更易接受這類測試。生物倫理學家 Seema Shah 就認為,情況緊急,疫苗研究人員更需盡快解決測試時的「魔鬼細節」,一旦這類測試獲批時,可盡量減少錯誤出現。

來源:
Science, Speed coronavirus vaccine testing by deliberately infecting volunteers? Not so fast, some scientists warn, 31 March 2020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