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31
    圖片素材來源:heidifin @ Unsplash

    【武漢肺炎】英國新病毒支系或存更強傳播力 唯需進一步確認

    2020 年踏入尾聲,全球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英國發現有新的武漢肺炎病毒支系開始廣泛傳播,首相約翰遜因此加緊防疫政策,倫敦也再次陷封鎖狀態。全球多國亦對英國封關,以防病毒傳播。但這種病毒支系是甚麼,對人體會帶來甚麼影響,而對控疫又會帶來甚麼新挑戰?

    關於新病毒支系,你要知道的是:

    • 不是新病毒,而是新變異的武漢肺炎病毒支系 B.1.1.7、最早在 9 月於英國發現;
    • 新病毒株有機會從長期 COVID-19 病人身上演化而成;
    • 流行病學數據初步顯示傳播力較強,唯實際能力仍需實驗判斷;
    • 致命性未見明顯增加,仍需進一步確認;
    • 疫苗、康復者抗體仍有保護作用、現有公共衛生措施、個人衛生習慣仍可減低病毒傳播風險 

    並非新病毒 最早或於 9 月發現

    今次英國發現的不是「新病毒」,而是 COVID-19 病毒 SARS-CoV-2 的「變異病毒支系 (lineage) 」。病毒與其他生物一樣,會隨著環境變化、基因突變等不同因素演化而成—— SARS-CoV-2 也如是。病毒基因變異是正常過程,大多變異對病毒無影響,甚至有些是對病毒本身有害,只有少數是真正可以倖存,並累積成為新的病毒支系。而在疫情爆發以來,科學家也發現了多種新病毒支系,包括暫時最廣泛傳播、帶有 D614G 變異的病毒支系。

    最新引起學者及衛生部門注意的病毒支系 B.1.1.7 ,最早相信是在 9 月從英國病人樣本中發現,在 11 月期間當地感染 B.1.1.7 的人數仍然偏低,但在 12 月初,研究人員開始從越來越多的英格蘭南部病人病毒樣本中,發現這種變異病毒支系。

    利用流行病學數據,英國流行病學家 Neil Ferguson 估計,B.1.1.7 傳播率比起一般病毒支系多約 50–70% ,倫敦帝國學院病毒學家 Wendy Barclay 認為 B.1.1.7 令兒童感染機會增加至與成年人相若,或多或少也是令傳播率增加的原因。然而,病毒支系樣本出現次數較多,未必可直接反映到其傳播力一定較強。

    事實上,「運氣」可能有一定影響。簡單舉例,假設有病毒演化出傳播力極強的病毒支系,但每每它傳播到的都是快將病死的病人,其傳播風險、影響到病人數量則大幅減少;相反,傳播力較弱的病毒支系若剛好在傳播能力較強的人群中出現,其出現頻率也會大增。因此,單從出現頻率觀察,科學家無法判斷到新病毒支系傳播力是否真的較強。

    要準確評估病毒支系傳播力強弱,就先要了解病毒的基因變異,會導致病毒出現甚麼結構及行為改變,以此排除 B.1.1.7 出現次數是源自「運氣」的因素。

    出現多個基因變異 或影響其傳染力

    B.1.1.7 最特別之處是其變異數量。以往記錄到的病毒累積異變,每月也不到 1–2 個。然而, B.1.1.7 的基因變異數量相對卻出奇地多,至今發現約 23 個;對比去年武漢最初發現的版本, B.1.1.7 也有 14 個胺基酸變異、 3 個刺突蛋白基因位置被刪除

    B.1.1.7 (圖右上)變異數量明顯比其他病毒株多/Rambaut et al

    有科學家推測, B.1.1.7 的出現可能是源自一些免疫力較弱的病人。病人在長期感染下,病毒有更多時間在病人體內複製,大幅增加基因變異的機會,加快病毒演化,並經此傳播到其他人身上。

    分子演化生物學家 Andrew Rambaut 指病毒支系 B.1.1.7 出現的多個基因變異中,至少有 8 個與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相關。其中兩種變異,即 N501Y 及 69-70 刪除 (69-70del)  ,就最有機會增加其傳播力。前者會增加帶毒蛋白依附人體受體 ACE2 的強度,而後者可令病毒避開到免疫力較差病人的免疫反應。

    病毒變異與抗疫

    截至香港時間今日下午 3 時為止,現時全球累計已有逾 7,772 萬人確診 COVID-19 、170 萬人病死。眾多國家疫情依然嚴峻,只有台灣、新西蘭及澳洲等少數國家成功控制疫情爆發。在現有疫情未止下,病毒株變異又會否令疫苗研發「前功盡廢」?

    答案是應該不會,但仍需觀察。

    現時暫時未有證據顯示人體免疫力會對 B.1.1.7 無效,而現有疫苗相信亦相信可有效保護接種者。英國傳染病學專家 Müge Çevik 也在社交網站上強調,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個人衛生習慣,以及保持空氣流通等方法,依然有助減低病毒傳播風險。

    傳染病學家專家 Kristian Andersen 提醒,不應因為未有足夠證據而掉以輕心,並強調新病毒支系的大幅變異並不尋常。倫敦帝國學院傳染病學家 Wendy Barclay 也在周一簡佈會上指,新病毒支系變異有機會改變病毒表面刺突蛋白結構,令其效用可能相對減弱,但她同時強調,免疫系統仍有其他機制可認出病毒,而疫苗也可觸發免疫系統生產出各式各樣、針對 SARS-CoV-2 的抗體,而這些抗體不一定單一地針對特別病毒刺突蛋白,而是可從病毒其他的結構,辨識及攻擊病毒。

    Barclay 解釋,即使日後病毒再演化出新方法避開免疫系統,疫苗保護作用或會因此減低,但不會完全無效,而屆時也將會有新疫苗處理。 Andersen 指,現時英國正進行多項調查康復者或疫苗接種者抗體能否對抗病毒的研究,將有助解答此問題。

    致命性暫未見明顯增加 專家:要更多時間評估

    初期曾有數據顯示 B.1.1.7 比其他病毒支系更致命,所幸之後發現只是因數據偏差的結果, B.1.1.7 未必更具致命性。不過,南非同時出現的另一種新病毒株中,研究人員也發現當中有著與 B.1.1.7 相同變異,該初步研究發現感染南非變異病毒株病人上呼吸道的病毒濃度較高;在其他非 COVID-19 病毒的疾病中,病毒濃度越高,同時連帶著更嚴重的病徵。英國國民保健署流行病學家 Susan Hopkins 指病毒實際影響通常會有一定延滯,要討論病毒支系 B.1.1.7 的致命性仍言之尚早:「我認為我們需要十分小心謹慎,直至我們有足夠時間作出準確評核為止。」當地研究人員正在了解感染 B.1.1.7 病毒支系病人的住院數字、時間,以及死亡數字等。

    全球疫情大爆發是一場持久戰,現時科學家對英國冒起的 B.1.1.7 病毒支系了解尚淺,難以判斷對疫情未來帶來的影響;各國衛生部門現階段只能利用封關、封鎖或其他限制措施,減低 B.1.1.7 擴散風險,其餘恐怕還是「未知之數」,仍需逐一揭開。 

    來源:
    CNN, What we know -- and what we don't -- about the UK coronavirus variant, 21 December 2020
    New York Times, The U.K. Coronavirus Variant: What We Know, 21 December 2020
    Science, Mutant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Kingdom sets off alarms, but its importance remains unclear, 20 December 2020
    STATNews, The looming questions scientists need to answer about the new variant of the coronavirus, 21 December 2020
    Upherd, How dangerous is the Covid mutation?, 21 December 2020

    文/Edward Ho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