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點解學者會走漏 SARS CoV 2 ?

2020/4/6 — 19:04

圖片來源:Fusion Medical Animation, unsplash

圖片來源:Fusion Medical Animation, unsplash

2009 年,美國國際開發署 (USAID) 因為 2005 年的 H5N1 禽流感,而展開名為 PREDICT 的研究計劃。該個價值 2.07 億美元的計劃,旨在尋找能遊走於動物與人類身上的未知病毒,以預防類似武漢肺炎 (COVID-19) 的疫症出現。最終有超過 60 個國家參與研究,中國也是其中之一。除了尋找新病毒外,計劃亦幫助訓練亞洲與非洲較貧窮國家的研究人員,以及提升這些地區醫學研究實驗室的水平。

為期十年的計劃在去年九月因特朗普政府縮減開支而結束,在超過 14.5 萬個樣本中已找到至少 931 種新病毒 [1] ,包括新的伊波拉病毒病毒株,但偏偏漏了 SARS CoV 2 這種冠狀病毒。

為何 SARS CoV 2 會被「走漏眼」?

廣告

事實上這個全球性研究/監測計劃,就如漁網一樣,沒錯可以「撈」到一些未知病毒,但因為缺乏資金(美國單在對付伊波拉病毒上已花費 50 億美元! [2] )與人手,無法發揮其真正效用,令很多如 SARS CoV 2 的潛在極危險病毒成為漏網之魚。同一時間,也由於集中於計劃中的樣本分析,形成盲點無法識別出計劃以外的潛在威脅。

據估計,全球有至少 60 萬種未知病毒具有能力從動物跨越物種傳播到人類。為了找出這些病毒,學界集中研究一些野生生物與人類活動增多的熱點,例如被夷為平地作發展的熱帶雨林,而採樣往往集中於病毒載量高的物種例如蝙蝠、鼠類和猴子。科學家會進行測試,確定新發現的病毒是否可感染人類細胞,並試圖了解這些帶病毒的野生動物與人類的各種生態和社會因素,從而判斷其風險水平。

廣告

其實,學界一直有留意,冠狀病毒有機會再次成為威脅。 2002 年造成沙士疫情的 SARS CoV 首次在中國出現,並在第二年爆發爆並擴散到近 30 個國家。 2007 年,袁國勇的團隊發表研究 [3] 指,各蝙蝠群族中還存在許多類似 SARS CoV 的冠狀病毒,形容這些病毒為「計時炸彈 (time bomb) 」。當時團隊又指,在中國南方食野味的文化,令人更易接觸到病毒,同時增加機會讓病毒演化出跨越物種傳染力。此後包括來自武漢團隊亦發表多篇研究有同樣論調,但由冠狀病毒造成的疫情在近代史上已是第三次。

現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經已被清洗, SARS CoV 2 的實際起源與零號病人至今仍未有確切定論,就算穿山甲是否中間宿主,學界亦未能 100% 肯定說法。

有參與 PREDICT 的紐約研究團體 EcoHealth Alliance 疾病生態學家 Kevin Olival 向《科學人》表示 [4] ,掌握動物與人之間的交流是預測類似 COVID-19 出現的關鍵,但問題是要對例如 SARS CoV 2 這些病毒的生態有詳細了解、物種分佈、人類與動物的互動,以及有對「動物貿易的文化和經濟驅動力」認識,而這些關係都非常複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資金才可做到,全球只有少數幾個設施可以做到。

COVID-19 大爆發顯示出全球在預防新興傳染病的投資並不足夠,甚至可以說是失敗——在疫情出現後,各界也十分慷慨,治療 COVID-19 這種傳染病,只是對未出現的潛在風險無人有興趣投資,例如美國國會就撥出 2 萬億緊急救濟金,是 PREDICT 的 1 萬倍!

USAID 去年曾指會有另一個類似 PREDICT 的計劃將會出現,不過至今仍無公佈其規模與預算,就算今年一月下旬有參議員聯署發信詢問要求 USAID 回覆未來有否這些計劃,該署至今同樣未作出回應。

到底未來何去何從?最重點當然是密切監察一些新興傳染病出現的熱點,另一方面 COVID-19 的出現樂觀而言,可以讓人類對疫症再臨作出更好的準備,不論是研發新的療法、分析病人數據等等。然而,種種一切都需要資金,到底政府與富豪們又有無這種覺悟或遠見呢?

參考:

  1. Carlson, C.J. (2020). From PREDICT to prevention, one pandemic later. The Lancet Microbe. doi: 10.1016/S2666-5247(20)30002-1
  2. McNeil Jr., D.G. (25 October 2019). Scientists Were Hunting for the Next Ebola. Now the U.S. Has Cut Off Their Funding.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19/10/25/health/predict-usaid-viruses.html
  3. Cheng, V.C.C., Lai, S.K.P., Woo, P.C.Y. & Yuen, K.Y. (2007).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as an Agent of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n. Clin Microbiol Rev. 2007 Oct; 20(4): 660–694. doi: 10.1128/CMR.00023-07
  4. Schmidt, C. (3 April 2020). Why the Coronavirus Slipped Past Disease Detectives. Scietific American. Retrieved from 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hy-the-coronavirus-slipped-past-disease-detectives/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