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47 種現有藥物或可助研新療法 幫助抗疫

2020/5/4 — 13:42

Photo: Unsplash

Photo: Unsplash

武漢肺炎 (COVID-19) 肆虐,但至今仍未有可靠藥物治療病症。各地科學家正日以繼夜地嘗試研發新藥物,以應對全球疫情。上月底刊於《自然》的研究指,可透過病毒蛋白及人體蛋白關係,找出可用的舊藥治療 COVID-19 患者。

該個由加州大學生物學家 Nevan Krogan 領導的團隊將所有病毒蛋白和有機會受影響的人體蛋白組,譜畫成一幅「地圖」。病毒感染人類時,其蛋白會與不同人體蛋白相互產生作用,即是地圖上相交之處。 Krogan 解釋這些相交之處都有機會是藥物可針對的目標,可用於醫治病症。

醫治新疾病未必一定要用到新藥物,團隊審視了現有約 2,000 種與此些蛋白相關,且已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批准使用藥物的治療效用。團隊發現 69 種現有藥物可能對 COVID-19 有潛在藥效,並開始在法國及美國測試其中 47 種。

廣告

Krogan 指,現時未知應該用哪一種人體細胞測試藥物效用,所以他們轉而使用非洲綠猴 (Green Monkey) 細胞作測試。綠猴腎臟細胞常用於測試抗病毒藥物,其反應也與人體細胞相近。美、法兩地合作的團隊先感染猴子細胞,再按 Krogan 指引,將藥物分成實驗及對照組用於細胞上。之後兩地研究人員再量度細胞樣本的病毒水平,若實驗組藥物有效,那病毒水平則會較對照組少,而存活下來的細胞也會較多。同時,研究人員也會留意藥物會否對細胞呈毒性。

一如「地圖」預測,不少測試藥物能有效抑制引致 COVID-19 的冠狀病毒 SARS-CoV-2 。不過研究人員也與此同時發現有部份藥物可造成反效果,令細胞更易受感染。除發現部份藥物或可用於治療 COVID-19 外,研究人員亦辨識到其中兩種藥物可影響病毒感染的機制。

廣告

阻止病毒翻譯複製

Krogan 解釋,其中一種潛在有效對付 COVID-19 的藥物治療機制,是透過抑壓病毒在細胞內的轉譯機制 (translation) ,令病毒難以複製。今次研究發現兩種成份原用於治療多發性骨髓瘤 (multiple myeloma) 的藥物成份 ternatin-4 及 zotatifin ,可用於抑制 SARS-CoV-2 的轉譯機制。現時一種名為 Plitidepsin 的藥物結構與 ternatin-4 相似,已在臨床測試其藥效。

精神科藥物細胞實驗初見成效

另一種治療機制則是針對細胞受體 (cell receptor) 。細胞表面及內層都佈滿受體,分子接觸受體時,會影響細胞新陳代謝及活動,而病毒可透過細胞受體感染細胞。Krogan 研究隊伍圖譜預測兩組人體內的麻疹病毒受體 (MV Cell Receptors) SigmaR1 和 SigmaR2 都可能是藥物目標治療 COVID-19 。他們發現其中 7 種藥物及分子會對這兩種受體產生作用,包括治療精神分裂症的 haloperiodol 及 melperone 、抗組織胺 (anti-histamines) 藥物 clemastine 及 clopersatine ,以及分子 PB28 和雌性荷爾蒙黃體酮 (progesterone) 。另一種具爭議性藥物羥氯喹 (hydroxychloroquine) 雖然一樣可與 SigmaR1 及 SigmaR2 產生相互作用,唯其效率欠佳,以往研究也指這種藥物有機會損害心臟,認為非可靠藥物。

Krogan 再三強調,發現只屬初步、藥物暫時只在猴子細胞上測試,絕不代表已可用於治療 COVID-19 患者。

另一方面,研究人員也發現一種止咳藥右美沙芬 (dextromethorphan) 會增加病毒水平,增加病毒複製。Krogan 指,此發現並不代表藥物對人體有害,而是需要更多研究確認藥物對病毒複製的影響。

今次研究讓科學家初步了解到病毒感染機制,以及哪一種藥物有潛在效用。下一步將會是在人體測試這些藥物,由此找出針對 COVID-19 的所需劑量、相關毒性,以及潛在利弊等因素。 

來源:
The Conversation, We found and tested 47 old drugs that might treat the coronavirus: Results show promising leads and a whole new way to fight COVID-19, 1 May 2020

報告:
Gordan, D.E., Jang, G.M., Bouhaddou, M. & et al. (2020). A SARS-CoV-2 protein interaction map reveals targets for drug repurposing. Nature. doi: 10.1038/s41586-020-2286-9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