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毒勿過火 小心霧化消毒劑危害健康!

2020/7/31 — 17:37

就算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有多嚴重也好,請勿亂買消毒劑放入加濕器用。

最近再有報道重提 2011 年揭發的南韓「加濕器殺菌劑殺人事件」,據報,事件由 1994–2011 年間發生,同期估計造成了 1.4 萬人死亡,比政府公佈的多 10 倍。當年的殺菌劑成份有聚六亞甲基胍鹽酸鹽 (Polyhexamethyleneguanidine hydrochloride, PHMG) ,這種成份是相對新的化合物,人類無太深入的了解,暫時已知 PHMG 是破壞細胞膜從而殺死細菌與真菌,達到消毒作用。不過,由於會被吸入肺內,因此也會破壞肺泡,引致閉塞性細支氣管炎 (obliterative bronchiolitis) ,亦「加濕器殺菌劑殺人事件」中有案例顯示加重皮膚、大腦、心血管疾病症狀。

當然,現在的生產商很小心,不會亂使用 PHMG 。不過,仍然見到香港有人出售加濕器殺菌劑,聲稱有效潔淨室內空間,減少病菌、病毒傳播,又會強調產品可抑制病毒、細菌,有的甚至說有除臭和抑制花粉引起的鼻敏感。

廣告

這麼厲害的產品,成份到底是甚麼?答案是次氯酸 (hypochlorous acid) 或次氯酸鈉 (sodium hypochlorite) 。用外行人說法這些都是漂・白・水。

在 Carousell 找到的類似「超聲波消毒噴霧機」消毒劑

在 Carousell 找到的類似「超聲波消毒噴霧機」消毒劑

廣告

漂白水大家都明可以消毒,這是因為其氧化與水解作用,而通常家用的漂白水,以重量計均含 3–8% 次氯酸鈉或 5% 次氯酸。至於那些加濕器殺菌劑的次氯酸或次氯酸鈉,因為要令產品無太多的刺激性,估計會比正常的漂白水低,低多少則要視乎各品牌產品,但這由於不受當局的藥物規例所限,所以通常推銷那位姐姐都講不到你知,「自己試下咪知有幾好用囉」!

重點來了,點解次氯酸會有刺激性,因為當與水產生化學作用後會出氯氣(極度簡化的說法),而氯氣本身具有強烈刺激性、窒息氣味,可以刺激人體呼吸道黏膜,輕則引起胸部灼熱、疼痛和咳嗽,嚴重者可導致死亡,也是一戰、二戰中有使用的化學武器。

好吧,退一步來說既然無太多刺激性,應不影響健康吧?不過,已有多個研究顯示,就算是長期吸入低劑量的次氯酸鈉,都可能會引發哮喘、喉嚨痛、增加呼吸道黏液分泌與發炎,眼睛直接接觸霧化次氯酸也會被刺激造成眼紅或淚水分泌。

有人會問這與用 1:99 漂白水洗地時嗅到的氯氣有甚麼分別。重點是,使用加濕器殺菌劑會更長期地吸入低劑量次氯酸,結果更易造成以上症狀。前者你較能控制份量,後者卻因為濃度低到無味,而不自己吸入更多次氯酸。想健康卻變成用錢砸自己的腳,不是很可笑嗎?

此前,鏗鏘集已踢爆某「高科技」消毒水品牌的有效成份並非天然而且殺菌功能只是輕微。相信疫情持續下,有更多奇怪消毒產品出現,這些產品往往都是那幾種常用消毒成份,哪有天然不天然的說法?天然就不會需要高科技喇,對不對?想保障全家健康,還是乖乖勤力清潔家居物品與雙手,戴返好個口罩,不要這麼多聚餐了。

參考:

  1. De Genaro, I.S., De Silva, S.C., Nanni, G.D. & et al. (2020). Low dose of sodium hypochlorite impair lung function, inflamma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of naïve mice.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Sep 2019, 54 (suppl 63) PA4073. DOI: 10.1183/13993003.congress-2019.PA4073
  2. CDC 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 Disease Registry. (21 October 2014). Medical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Calcium Hypochlorite. Retrieved from https://bit.ly/3gmzv40
  3. Hoyle, G.W. & Svendsen, E.R. (2016). Persistent effects of chlorine inhalation on respiratory health. Ann N Y Acad Sci. 2016 Aug; 1378(1): 33–40. doi: 10.1111/nyas.13139
  4. Kim, S.H., Park, D.E., Lee, H.S. & et al. (2020). Chronic Low Dose Chlorine Exposure Aggravates Allergic Inflammation and Airway Hyperresponsiveness and Activates Inflammasome Pathway. PLOS ONE 9(9): e106861. doi: 10.1371/journal.pone.0106861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