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島事故十週年:闢謠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2021/3/11 — 16:28

(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讓許多人「期待已久的」311東日本大震災十週年來臨了,一些熱衷於販賣精美又帶有文藝氣息的周邊商品的團體,早在上週就開始公布一系列誘導式的民調,以及扭曲過的情報來補充一些聖光值。不過身為一個放射科學家,這個十週年實在是沒有什麼驚喜可言,畢竟早在 2013 年,聯合國原子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 (UNSCEAR) 就已經表明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造成的輻射劑量幾乎不可能造成健康效應的事實,今年也只是再次重申與追認當時的調查報告罷了,不過這陣子大概有兩件比較受到矚目的話題,今天就特別提出來跟大家聊聊。

1. 福島縣胃癌暴增?

前陣子一位朋友私訊我說他看到有人在轉傳「『福島安全論』失真 災後連續 6 年胃癌顯著增加」這樣的文章,希望我可以解惑一下。坦白說,我第一個感到困惑的點在於「胃癌」,因爲以我理解對輻射生物學的理解,對輻射敏感的器官中,前三名分別是:性腺、紅骨髓、肺臟、甲狀腺(不要問我為何前三名有四個),如果真的是發現福島地區輻射過高導致癌症病患增加,這幾個器官鐵定首當其衝,但是在那篇「報導」中只有各種的「強烈懷疑」,以及看似專業的「統計數據」,在整個推論的邏輯性都有嚴重問題。

廣告

那麼那篇報導的作者是怎麼理解這個事件的呢?他從日本厚生勞動省所提供的全國癌症統計資料取出後發現一件「驚人的事實」,就是福島縣從大震災以來,胃癌的比例逐年增高,甚至高過全國平均,所以作者強烈懷疑是輻射搞的鬼。我常開玩笑說:「如果你不知道怎麼解釋的話,全部都推給輻射就好了。」結果他們還真的這麼幹了。

如果你今天要探究福島縣胃癌跟其他縣市比起來有明顯成長的趨勢,那麼你就要拿出全國的資料來比較,單單看一個縣市的一種癌症成長,並不能告訴我們任何事情,我想這是任何小學生在自然科學課都上過的,任何一個科學研究都要有實驗組與對造組作為對比,我還以為這是常識。

廣告

這時候就會有人抱怨道:「不管怎麼說,福島就是高啊!一定是輻射造成吧!」從數據看來,雖然福島縣發生胃癌的人數比例是 13.4ppm ,比全日本的 10.2ppm 略高一點,如果這是輻射造成的,那請問要怎麼解釋秋田 (17.4ppm) 、山形 (15.7ppm) 、新潟 (17.4ppm) 、富山(14.5ppm)、島根 (15.0ppm) 這些「慘絕人寰」的爆高數據?這邊我一定要特別說明一下,胃癌的成因主要是幽門螺旋桿菌、不正常的飲食習慣、長期嗜煙癮酒等,如果真的是放射線所影響,也需要在長時間一定程度的高劑量才有可能發生。

2. 福島海域撈到輻射魚?

2021 年 2 月 22 日忽然傳出一件「爆炸性」的新聞,該報導指出,福島縣相關單位在核電廠周邊海域進行實驗性捕撈時,他們在新地町(福島第一核電廠北方的一個小鎮)外海 8.8 公里處、水深 24 公尺的漁場捕獲一尾許氏平鮋魚,並且發現它體內的放射性銫137含量達到每公斤 500 貝克的量,是當下標準的每公斤 100 貝克的五倍,因此福島縣漁會決定停止這種魚的出貨。這消息一出,果然很多人又高潮了,畢竟他們等了那麼多年就在等這件事發生。

首先我們要了解一件事情,日本政府在 2012 年 4 月,也就是福島事故發生的一年後,為了因應一般民眾對輻射的理解程度,將水產的放射性物質殘留標準值由原本的每公斤 500 貝克調整為每公斤 100 貝克,主要是為了和其他的食品標準達成一致;而福島當地漁會為了讓消費者安心,甚至自律性的把標準值再降到每公斤50貝克的程度。換句話說,如果以舊的基準來檢驗,這尾魚可能還在所謂的「安全範圍內」。

這時候我們就要思考一個問題,安不安全到底是基於「標準」還是基於「科學事實」?有沒有一種可能性是,只要我把標準放鬆了,輻射就不危險了?或是只要我把標準變嚴了,輻射就變得更危險了?我想任何有受過國民義務教育的人都不會這麼想。

依據目前日本的食品相關規定,即便我們每天不吃別的,只吃這種每公斤 500 貝克放射性核種的魚,一整年也只能增加 10 毫西弗的輻射劑量(如果你是大胃王可能再高一點點),可能比做一次大範圍的電腦斷層掃描還低,大約只有伊朗拉姆薩爾背景輻射的 4%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就能理解過去標準訂定 500 這個數字是非常合理的了。

最後我想分享一下這十年來在這議題上打滾的感想。撇開那些貼紙商人不談,我總覺得社會上部分民眾對福島事故有誤解、乃至於對核能的誤解,主要來自於媒體擅長販賣的無知恐懼,關於這一點,坦白說我是感到無能為力的。很多人到今天還在談「有八成五除汙進度落後」,他們沒說的是「這樣的區域大概佔全福島縣面積不到 2% ;到今天還有人在講「若人體瞬間接收的輻射量超過 250 毫西弗,身體就有可能造成不可見的傷害」,卻沒有人反駁說「依據輻射工作人員管理辦法,任何人的年劑量都不得超過 20 毫西弗,平常人的劑量限值更是要低於 1 毫西弗,怎麼可能讓一個人瞬間曝露超過那個數字?」

現在在福島核電廠的復興事業,只要是輻射劑量風險高的,基本上都讓機器人去做了,做這樣移花接木的陳述,除了販賣恐懼刺激流量以外,你們真的在意過真相嗎?你們沒有,你們只在意你們自己。不過慶幸的是,這十年來許多事情開始改變了,在社群媒體發達的環境下,像我們這種沒有權勢的人還有機會能講些真話給想知道真相的人聽。

福島事故十週年對我來說真正的意義在於科學的穩固性並未因為反智者的自我催眠而有所動搖,當時間拉到十年的長度,那些繪聲繪影的謠言終須回歸到數據,再多的貼紙也無法說服那些已經理解事實的民眾,至於到今天還在家中掛著那面「有名大旗」的人們,就讓他們繼續睡下去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