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疫情加快科學資訊交流 《科學》形容:「資訊革命」

2020/2/27 — 18:48

科學期刊是科學家溝通、交流資訊,發表新發現的主要平台。每一篇報告或是文章都要經過同儕審核 (Peer-review) ,以確保內容質素。此方法已沿用上百年,也是科研發展的重要基石。然而,在面對急速多變的疫情下,原來的審批流程可能未必追得上疫情發展。不過今次疫情,或者推動了科研系統「資訊革命」。

預印期刊、即時通訊、網上討論區加快研究速度

《立場》利用 Google Scholar 搜尋有關武漢肺炎研究,發現自去年 12 月疫情爆發起已刊登超過 600 篇論文,當中至少一半為未經同儕審核的預印期刊文章 (preprint articles) ,這些期刊容許科學家在短時間內將發現在網上發表。除了預印期刊外,科學家也在短時間內利用即時通訊平台如 Slack 與其他科學家溝通,以及在一些科研網站,包括 VirologicalGSAID 等資訊庫發表資訊。

一些傳統科學期刊,例如《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也最快在 48 小時內審核和發表疫情相關文章。資訊交流速度之快,令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家 Marc Lipsitch 接受《科學》訪問時坦言:「這次疫情爆發與之前幾次的經驗完全不同。」

廣告

不過更新、更快的資訊未必全然是好事,路透社較早前刊出的分析就發現部份新刊出報告的因質素欠佳,有些更因而被撤回。部份研究可能為疫情提供有用可靠資訊,但仍有少數是毫無用處的錯誤資訊。其中,1 月初有印度研究隊伍在預印期刊 bioxRiv.org 發表報告,指冠狀病毒存有 HIV 蛋白一文 ('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 ,雖然被指研究質素欠佳,理由不充份,但仍被短時間被大眾媒體報道,即使該文章已被作者撤回,直至今次仍然可在社交媒體 Twitter 及「內容農場」上見到有關該報告的討論,不少人仍完全相信該報告內容。

廣告

中國學者難題:地方阻撓

中國學者面對的,則是內地資訊不夠流通挑戰。

《財新網》指去年 12 月底前,武漢的醫院開始收集了至少 9 個不明肺炎病例樣本,當時認為該病毒是一種「類沙士病毒」。其中一名 65 歲於華南海鮮市場工作的送貨員,在 12 月 18 日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本院求診,到 22 日已轉至深切治療部。醫生在兩日後從他肺部抽取氣管液體樣本,將之送到一家私人基因檢測公司評估。12 月 27 日,該公司理應會向醫院提交書面報告,但他們最後只是打電話通知醫院病人感染的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未有交代詳情。 

在另一個案中,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發現 12 月 27 日入院病人可能感染了 SARS 冠狀病毒 。此報告隨即引起了當地醫生注意,其中一個就是醫生李文亮,但他和其餘兩個在社交網站透露消息的醫生,很快就遭當地警方因其「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提出警示和訓誡。

有基因公司消息人士向《財新》透露,指他曾在 1 月 1 日接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電話,要求若再發現類似病毒樣本的話,不可再檢測,而之前的病例樣本也必須全數銷毀,不可對外發佈。他被再三叮囑,假如他朝再有新檢測個案,需向當局報告。甚至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也曾被要求中止病毒檢測及銷毀樣本。

直至 1 月 11 日,張永振研究團隊才可將病毒病因數據上載至病毒學組織 Virological.org  和基因銀行 (GenBank) ,是全球首個病毒序列公開樣本。然而,此類成果其實早在 1 月 9 日完成。《財新》形容,由 12 月底至 1 月初期間,本應是決定不少人的關鐽時刻,但當時公眾當時仍然對此毫不知情。

現時科學家面對的資訊革命,是怎樣從「速度」與「可靠性」之間找出平衡。而在「專制官僚」體制下工作的科學家,又怎樣可以盡快將資訊傳遞,減低人命傷害?較早前《經濟學人》分析文章就指,觀乎過往疫情,民主體制國家在抗疫效果上會比專制國家表現得更好,造成傷害也較小。 

參考資料:
Science, ‘A completely new culture of doing research.’ Coronavirus outbreak changes how scientists communicate, 26 February 2020
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網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