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研 KPI

2019/3/19 — 17:5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Louis Reed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Louis Reed @unsplash

公司有 KPI 。

KPI 就係 Key Performance Index,係商業社會裡,你做得好定做得唔好,好多時都係用 KPI 嚟量度。 KPI 係可以幫公司 track 住個 progress ,令公司大啲機會可以做到預期嘅業績。好似係,除非唔係。

以上係我做咗幾年嘢,學會了嘅皮毛。

廣告

咁科研呢?

科研嘅 KPI ,係筆者仲做緊研究時,係出到幾多 paper ,啲 paper 夠唔夠勁,同攞到幾多錢 grant 。雖然不知現在有否改變,但至少在我的那個年代,這是筆者十年研究以來,所理解到的事。

廣告

我喜歡科研,是因為研究的結果能做福社會;尤其在我開始了癌症研究,看到不少病人的情況後,就更希望自己能盡一分力,去解構這種病,並幻想我的研究成果有一天能治好某些癌症病人。

我不再喜歡科研,是因為出 paper 同攞 grant ,都不是我喜歡做的事,卻都竟然是科研路上的 KPI 。雖然,離開科研界時,我已出了多過 20 份紙,還抱括 4 份在影響因子 10 分以上的醫學期刊,及拿到了 Cancer Research U.K. 的一個幾百萬 grant。可是,心態上反而不及我在 Final Year Project 時,做到了一個基因排序時的興奮。這是因為,我漸漸把科研變成了一個商業遊戲,把科研 KPI ,及如何向上爬,看得比研究樂趣及實用性更重要。

事實上,我相信不少科學家為了生存,亦已漸漸忘記了他當初為了甚麼走上科研這條路。而為了達到這兩個主要的 KPI ,他們亦難以再做「多餘」的事,例如去面對公眾做科普。而這正正是為甚麼「偽」科學可以那麼猖狂的其中一個原因。近日,筆者無意間看了 Florida Blue Endowed Professor of Health Administration Professor Arch Mainous 的一篇文章「Disseminating Scientific Findings in an Era of Fake News and Science Denial」——如何在這個拒絕科學及假新聞的世界去做科普工作。

文章的引言:

In a world of misinformation, ⋯⋯scientists who only disseminate their findings to each other and write only for other scientists miss a key constituency—the general public

這句清楚指出,現在的科學家大多集中於如何把自己的研究「寫成科學文獻」給其他科學家看,而沒有好好想過如何把研究成果與公眾分享。

他的結論是「Getting the message out to the public⋯⋯have implications that they don’t like as “fake news” or “junk science.”」如果科學家能多做科普,提升公眾的科學認知及閱讀科學的能力,將會是最佳方法去打擊偽科學。

為甚麼,科學家都不太喜歡做科普?

因為,跟公眾談科學不容易,而這亦不是一個科學家能否在事業上更進一步的 KPI。

這陣子,我認識了不少用心做科普的人,真的是喜出望外。而更令筆者驚喜的是,還有一些在做科研的人,不讓自己被這兩個主要的「科研 KPI 」給蠶食,站了出來做「科普」工程,讓大眾除了在教科書中,還能在現實世界及生活中多接觸科學概念,#這些科學家實在應該得到多點的支持。

筆者真心希望,透過自己及這些科學家的初心,能讓大眾有興趣多花一點時間去增強科學閱讀及理解的能力,那麼,「偽科學」就不會那麼容易生存及傳播了。

#伸利
#我已不再是科學家了
#我亦很少參與科普工程
#所以不用珍惜我
#請珍惜那些用心做科普的科學家
#最後想講埋
#圍爐取暖是不能做到科普的

參考:

Mainous III, A.G. (2019). Perspectives in Primary Care: Disseminating Scientific Findings in an Era of Fake News and Science Denial. Annals of Family Medicine, 16. DOI: 10.1370/afm.2311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