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學者發表死亡診斷指引 籲考慮文化、法律等因素

2020/8/18 — 16:14

photo from @matmacq via unsplash

photo from @matmacq via unsplash

人終須一死,但看似簡單的「死亡」,對科學家和醫護人員而言,卻一直是極為神秘、未被解開的疑難。為解答死亡之謎,南加州大學醫學醫學總監 Gene Sung 的團隊認為他們的「世界腦死亡計劃」可以解此問題提供一點新線索。團隊提出多個基本臨床準則,幫助醫生判斷病人是否死亡。除生理因素外,這套準則亦考慮了文化、法律、宗教因素的影響。

停止呼吸、脈搏不再跳動,或者腦神經活動停止,可能已代表死亡。不過問題未必如此簡單,即使醫生觀察到腦神經停頓,依然有一些症狀或藥物可能會令病人出現類似腦死亡的現象,或者隱藏了腦死亡的情況,仍未有判斷真正死亡的共識。更重要是隨著醫學更為昌明,以往認為無法救治的情況,到現時可能已經得「有得救」。

然而,現時判斷腦死亡都標準仍然是基於 1960 年代法國神經醫學家擴闊了對於昏迷的定義,而首個診斷缺乏神經相關功能,或者被稱為哈佛腦死亡標準的官方標準更是在 1968 年發佈。另外,不同地方醫生在判斷病人是否腦死亡時,也可能偏好不同因素,例如非自主活動、血液流動、腦電波活動,或者剩餘腦電波活動等。

廣告

團隊在《美國醫學會雜誌 (JAMA) 》刊登的報告根據現有醫學證據,提出多個基本臨床準則,利用流程圖幫助醫生判斷成年及兒童病人是否死亡。 Sung 在聲明中形容:「這份報告以及其 17 份補充資料——基本上如同教科書——可提供一定基礎,希望由此可減低診斷錯誤,增加(各方)信任。」流程的檢查方法包括最基本的瞳孔放大檢查、呼吸、作嘔反射 (gag reflex) 和血壓改變等,也同時提出可能會令人誤判死亡的病徵等。報告也特別提醒,在宣告兒童死亡前,應作多一次神經系統測試,因為他們的腦部對於某一些情況的復元反應會與成人不同。

除一些較客觀的生理因素外,不同地方醫生判斷死亡的方法,或多或少會受不同文化、法律,甚至是宗教因素所影響;有時也可能要考慮到器官捐贈之類因素,在未有一套寫得清楚的指引下,醫護人員之間將較難取得共識。因此該報告就考慮了這些因素,從而設計出幫助醫生判斷死亡的指引和建議,減少錯判風險。

廣告

 

來源:
ScienceAlert, When Is Someone Really, Truly Dead? The World Brain Death Project Seeks a New Answer, 14 August 2020

報告:
Greer, D.M., Shemie, S.D., Lewis, A., Torrance, S., Varleas, P., Goldenberg, F.D., ... & Sung, G. (2020). Determination of Brain Death/Death by Neurologic CriteriaThe World Brain Death Project. JAMA, Published online August 3, 2020. DOI: 10.1001/jama.2020.11586

文/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