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渡渡鳥 (Dodo) 圖片來源:Wikipedia

    英研究:如無人類活動影響 雀鳥更常演化成無飛行能力

    人類活動已導致大量生物滅絕,並根本上改變全球生態系統、扭曲了生物模式,亦令研究物種演化的工作更具挑戰。因為現時見到的生物多樣性可能無法代表演化如何發揮作用。最新刊於《科學進展》的研究指,雀鳥演化出無飛行能力的機率實際上是僅觀察現存物種的 4 倍,顯示如無人類影響下,鳥類失去飛行能力比過去研究所指的更為普遍出現。

    團隊分析了鳥類為何演化成無飛行能力,所分析數據包括過去 12.6 萬年間已滅絕的 85 個不同科 581 種鳥類。根據形態學描述,團隊確定當中 166 種鳥類無飛行能力,相當於已滅絕鳥類的 29% 。

    團隊指鳥類可在無大型肉食性動物的隔離島嶼上,演化出無法飛行的特徵,這種特徵過去在各雀鳥中獨立演化出來至少 150 次,更曾出現過無法飛行的貓頭鷹、啄木鳥等雀鳥品種,但這些雀鳥都已消失。

    這些鳥類特別容易受到人類到達其島嶼,以及人類帶入老鼠等哺乳類動物的影響;除了飛行能力之外,這些鳥類也失去對人類這種獵食者的恐懼,例如只出現於毛里裘斯的渡渡鳥 (Dodo) 在 1505 年被人類發現後,短短 200 年即因人類捕殺、砍伐樹林等活動的影響被滅絕。

    領導研究的倫敦大學學院生態學家 Ferran Sayol 指,全球現存只有 60 種無飛行能力鳥類。如果加上該 166 種已經滅絕的無飛行能力鳥類,實際上地球有 226 種無法飛行的雀鳥。換言之,演化出無飛行能力的機會率是僅觀察現存物種的 4 倍。

    Sayol 在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時指出,在某些情況下無飛行能力鳥類滅絕可能導致重要的生態功能消失,其功能亦無法被剩餘物種取代;曾經屬更大群族的無飛行能力鳥類可能對授粉、傳播種子等對生態系統的重要生態功能,具重要生態意義。

    他強調,發現提醒學界我們今天在自然界中看到的東西,可能與未受人類影響之前所存在的完全不同。人為影響也可以掩蓋生命形式中主要演化頻率,扭曲了對演化模式研究的結果。

    有參與研究的哥德堡大學研究員 Søren Faurby 亦在大學聲明表示,研究人為造成的物種滅絕可影響學者對演化的理解,亦幫助知道物種滅絕並非偶然造成。

    來源:
    Eurkalert, Flightless bird species at risk of extinction, 3 December 2020

    報告:
    Sayol, F., Steinbauer, M.J., Blackburn, T.M. & et al. (2020). Anthropogenic extinctions conceal widespread evolution of flightlessness in birds. Science Advances 02 Dec 2020: Vol. 6, no. 49, eabb6095. DOI: 10.1126/sciadv.abb6095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