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衛星夜觀天下 — 燈光串起來的絲綢之路

2020/3/9 — 21:33

圖 1ㅤ絲綢之路中國至中亞段:晚間人造衛星圖像(2020.3.4)
(底圖鳴謝 zoom.earth)

圖 1ㅤ絲綢之路中國至中亞段:晚間人造衛星圖像(2020.3.4)
(底圖鳴謝 zoom.earth)

絲綢之路大家用耳聽得多,但是你用眼看過嗎?也許你到過路上的個別城市,但是你見過絲綢之路的「路線」嗎?也許你見過地圖上的路線,但是你有想過太空俯瞰會見到甚麼?

前幾晚我帶着好奇,藉着互聯網的神奇力量,從太空觀看了絲綢之路的燈光版本(圖 1)。首先說明:明顯的光點是城鎮的燈光,大點是大城市的密集燈光,小點是較小的居民點,至於灰色影像,主要來自紅外光,愈近白色愈代表低溫,大部份是雲(雲在高空所以較冷),部份則是高山尤其是雪山。

人造衛星圖像可見有三條路線,路線 1 位置最北,光點由新疆烏魯木齊(A)向西偏南伸延連接到烏茲別克薩馬爾罕 Samarkand(F),路線 2 的光點由新疆庫爾勒(B)向西偏南連接到帕米爾高原(D),西向費爾干納盆地 Fergana Valley 的燈光群 E,然後再向西連到 F,路線 3 由新疆若羌(C)很弱的光點開始,疏落的光點成圓弧形隱晦地連接到 D,其後跟路線 2 相同。

廣告

路線 1 和 2 兩者之間是天山山脈(圖 1 可見雪山輪廓),路線 2 和 3 之間則是塔克拉瑪干沙漠(圖 1 橢圓形黑色一片),三條路線在薩馬爾罕會合,向南經 Termez 走向印度,向西經 Bukhara 走向波斯(今伊朗),再往前是地中海及歐洲。薩馬爾罕是絲綢之路歷史名城,地處中國、印度和波斯三大文明樞紐位置,曾經因貿易富甲一方,中亞最偉大的回教建築遺蹟就在這裏。

圖 2ㅤ絲綢之路沿線城市的現代名字
(底圖鳴謝 zoom.earth)

圖 2ㅤ絲綢之路沿線城市的現代名字
(底圖鳴謝 zoom.earth)

廣告

路線 1

線路 1 位於天山山脈以北,是宋元之間道教全真教掌教丘處機前往中亞會見成吉思汗採用的路線,圖 2 由烏魯木齊至阿拉木圖 Almaty 都是近代城市,丘處機去到托克馬克 Tokmak(圖 2 “T”,或作 Tokmok)附近見到「大石林牙」,即是西遼立國君主耶律大石建立的都城,比丘處機早六百年路過的唐僧玄奘,從路線 2 的阿克蘇來到這裏,稱此地為素葉水城,亦作碎葉,有說是李白的出生地點。

他們兩人都經過 Bishkek 和 Taraz,前者是近代城市,後者玄奘稱為呾邏私城,751 年唐軍與回教大軍在這裏進行了當時的世界大戰,唐軍幾乎覆滅,丘處機經過時只餘「駐軍古跡」。Shymkent(或作 Chimkent)東側有城鎮名 Sayram,玄奘稱為白水城,丘處機則記錄為塞藍城,顯然古名保留至今。塔什干 Tashkent(今烏茲別克首都),成為主要城市只是近代的事,玄奘經過時稱為笯赤建國,丘處機有記錄經過但不提名字。從塔什干往薩馬爾罕可以直接西南橫渡沙漠,丘處機採取了這個走法,不過是黑夜行進,日間在小型綠洲(圖 2 的小光點)停泊休息。玄奘沒有這樣做,下面談路線 2 時再講。

路線 2

庫爾勒是近代城市,原絲路上的古城焉耆位於庫爾勒東北附近,玄奘從這條路西行,庫車漢唐稱龜茲,玄奘稱為屈支國,只是同名不同音譯,阿克蘇漢稱姑墨,玄奘稱跋祿迦國,他在這裏偏離了路線 2 西行的正常走法,轉向西北跨越天山山脈去到托克馬克,路線 2 從姑墨繼續西行經過喀什,漢唐稱疏勒(地名現在保留在喀什以南縣城),越過帕米爾高原,進入費爾干納盆地 Fergana Valley,即漢時的大宛,「宛」通「碗」,是盆地的寫照,這裏河流水量充沛,農業發達,衛星圖像的城市燈光群(四個城市 Osh、Andijan、Fergana、Kokand)反映富庶連綿至今,漢時發兵到這裏也許不只是為了汗血天馬。

玄奘從路線 1 到塔什干後,沒有直接去薩馬爾罕,有違常理地轉向東偏南進入古大宛地區,他稱該地為㤄捍國,名字與 Fergana 對音,相信他這樣走是為了多點搜集有關富庶地區的情報,他離開盆地的走法跟一般路線 2 旅者一樣,經盆地西口 Khujand(中譯苦盞)進入沙漠南邊,然後西行至薩馬爾罕。

路線 3

相對來說此路線上的城鎮燈光暗淡,與這一帶的惡劣自然環境有關,由於位處沙漠南緣,又欠缺大河,只有疏落的小型綠洲,行進艱難和危險,註定不能成為絲綢之路的主線,而且二千年來沙漠逐步擴大,吞噬南方邊緣的綠洲,歷史上居民點被逼多次向南轉移,因此古城都陷在沙漠裏。東面的若羌位於古時鄯善國範圍,民豐位於著名尼雅古城遺蹟以南,和田相當於漢唐于闐,莎車則二千年來保留了名字不變,從莎車西北走便接上喀什和路線 2。雖然說路線 3 不是主線,但是玄奘從印度回國時卻選了這條路,猜想他來回走不同路線是為了多採集地理資料。

玄奘穿越帕米爾高原來到喀什,他稱為佉沙國(同音異譯),東南行經過和田,玄奘稱瞿薩旦那國,東行至尼壤城,古城現在已成沙漠中的尼雅遺址,再往東經過的覩貨邏故國、沮末和納縛波故國都人去城空,沙漠化已經摧毀了文明,沮末對應今且末,納縛波則相當於今若羌一帶,再往東就回到唐代邊城敦煌。

夜觀天下

絲綢之路存在很多人的幻想中,不過往往只是模糊的印象,難以捉摸,但是從太空俯瞰,把城鎮的燈光串連起來,甚麼天山南路北路會自己呈現出來,一目瞭然。

絲綢之路的重要性不在商品的傳遞,而在促進東西文化交流,夜裏的燈光是文明的最具體表現,由太空夜觀天下,是認識絲綢之路的最佳途徑。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