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賀建奎基編愛滋病免疫嬰兒 或增 21% 早死機會

2019/6/4 — 16:28

賀建奎

賀建奎

去年十一月,前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宣稱以基因編輯技術成功培育出一對愛滋病免疫嬰兒露露與娜娜,舉世震驚並引發巨大爭議。除了道德倫理問題,最新刊於《自然醫學》的研究更發現,賀建奎基編的 CCR5 基因,可能會導致雙胞胎早死機率增加 21% ,並且更易受西尼羅河病毒與感冒等傳染病感染。

不少學者已公開聯署要求各國現階段停止在人類嬰兒,進行涉及 CRISPR 的基因實驗,以免製造「設計嬰兒」並永久改變人類基因。亦有中國學者批評,中央政府在處理生物醫學研究手法有問題,國內的醫療人員也未有足夠知識處理生命倫理問題。

我們體內每個基因,都是製造有助於進行細胞工作的蛋白質。由 CCR5 基因產生的蛋白質則在免疫系統中起重要作用,而當基因發生突變時, CCR5 基因產生的蛋白質就會被破壞, CCR5-∆32 的副作用就是無法受 HIV 病毒感染。

廣告

正常人原本攜會帶 2 個版本的 CCR5 基因,而過去已知如將 2 個版本均改為 CCR5-∆32 ,會對 HIV 病毒有更高免疫力,這亦是賀建奎去年所做的實驗重點。不過,參與是次研究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整合生物部教授 Rasmus Nielsen 向 CNN 表示:「我們應非常小心考慮,一個(基因)突變帶來的所有可能影響;一個突變並不等於只有一個效果。」

Nielsen 的團隊分析了英國生物銀行逾 40 萬人的基因和死亡數據。他們發現,攜帶兩個 CCR5-∆32 基因的人,與擁有一個或沒有突變版本基因的相比,活到全球平均壽命 76 歲的機會低 21% ;團隊翻查過去研究,亦發現 CCR5-∆32 會增加感染西尼羅河病毒的機會,以及因流感等傳染病而死亡的風險。

廣告

學界暫時未有足夠數據確定 CCR5-∆32 導致死亡率增加的機制,但相信流感是其中一個影響因素。未來將需要更多研究,以確定不同人口是否有同樣結果。

Nielsen 強調現時學界正研發以人工製造的突變基因治療 HIV 患者,是次研究不應被視為是一個阻止任何類似 HIV 實驗或治療的呼籲。

未有參與研究的華盛頓大學醫學及病理學教授 Hans-Peter Kiem 批評賀建奎的行為,指任何嬰兒基因編輯都能將基因傳到後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不應在太多未知風險下進行。他又指從研究可看到死亡風險增加,僅限於攜帶兩個 CCR5-∆32 的人身上,這意味著攜帶一個正常 CCR5 與一個突變版本的人,是演化下最適合生存於有 HIV 病毒環境的人,他們既比其他人有較高愛滋病免疫力,死亡率風險也未有增加。

加拿大艾伯塔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客席助理教授 Lori P. Knowles 回應時也表示,雖然研究無在雙重突變與死亡率增加之間得出任何明確結論,但警醒到學界使用 CRISPR 這類強大的基因編輯工具,製造出的結果可能未必如想像一樣健康。她又提醒,單基因造成的疾病罕見,而許多折磨人類的疾病,都是基因與環境互動造成,因此認為基因編輯並非大部份疾病的終極解決方法,亦要小心處理技術,不應忽視技術可能帶來的意外與其醫療資源成本。

來源:
CNN, CRISPR gene-edited babies may be at increased risk of early death, study finds, 3 June 2019
UC Berkeley News, CRISPR baby mutation significantly increases mortality, 3 June 2019

報告:
Wei, X.Z. & Nielsen, R. (2019). CCR5-∆32 is deleterious in the homozygous state in humans. Nature Medicine. DOI: 10.1038/s41591-019-0459-6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