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槍如何「非致命」?最緊要警察用得啱…

2020/1/15 — 16:44

(首先要戴個頭盔,本人非武器專家,本文旨在提供現時已知的科學證據與案例供大家參考。)

今日有消息指,香港警方正在研究引入電槍,並建議將電槍提供予警察作日常執行職務之用。外界即時提出大量疑問究竟電槍的殺傷力有多大,到底能否如當局所想可即時「止暴制亂」呢?

1960 年代末美國太空總署研究員 Jack Cover 已開始研發電槍,到 1970 年代中期已被部份國家警方採用,以避免警員在制服嫌疑人時而有身體接觸或使用其他槍械。

廣告

故名思義,電槍會利用電流作攻擊動能,在發射後會有兩支針頭連導線直接擊進對方體內,繼而利用電流刺激嫌疑人的肌肉收縮令其失去活動能力。

根據現時最大型電槍製造商 Axon ,其電槍產品會持續放出 5 秒的電流,而每一秒會有 19 個短的脈衝,平均電流為 2 毫安 (milliamp, mA) 。 Axon 的電槍會對稱為 α 運動神經元的神經細胞發出電流脈衝,脈衝會傳至肌肉並引起短而持續的肌肉收縮。Axon 電槍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是脈衝模式,使控制肌肉的神經信號變得不協調,令肌肉隨機收縮;第二種模式是直接令中槍者眩暈將之制服。

廣告

安培 (ampere, amp) 是用於測量電流的單位,如果對心臟直接施加 200 微安 (microamp, µA) 會引起心室纖顫(ventricular fibrillation) ,而電槍發出的 2mA 就已經等於 2,000µA 令人擔心電槍會否影響心臟健康。根據明尼蘇達大學神經學助理教授 Sima Patel 的說法,當電槍射中手臂時,到達心臟時的電流只為原本的 0.001% ,而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則指,要傷害肌肉、神經和心臟至少需要 1,000 mA ,到 10,000 mA 或更高的電流才會導致心臟停止運作並造成嚴重灼傷,所以電槍直接影響心臟機會極微。

不過,這並不代表電槍無其危險性。現時已知電槍可造成眼睛受傷、癲癇發作、俗稱爆肺的氣胸 (pneumothorax) 、皮膚灼傷,以及肌肉、關節和腱損傷。最危險的風險是因電擊後不受控制地跌倒導致頭部重創死亡。另一問題是,很多現有研究與文獻都與電槍製造商有關,其中立性應抱觀望態度 [1]

更多人憂慮的是,香港警方如真的引入電槍作常規武器,警民關係更差引發衝突時的傷亡更為嚴重,而所謂傷亡並非單方面由市民承受:2012 年有研究顯示 [2] ,當直接對比有使用電槍與其他武器時,警員受傷機會是有所下降,但當以電槍混合其他武器如胡椒噴霧,自身受傷害的機會卻會增加 4–5 倍。 2018 年,芝加哥大學根據當地警局的數字作出研究 [3] ,顯示當局自 2010 年起採用電槍後確實可減低警員受傷,但研究明言無證據顯示使用電槍後會降低警員使用其他槍械機會。 Axon 的使用指南亦呼籲警員在對有精神問題的人使用電槍時要保持克制。

事實上,外國已有多個警員違反電槍使用守則造成疑犯死亡的案例。 2008 年美國北卡州 17 歲超市助理 Darryl Turner 在與警員 Jerry Dawson Jr. 爭執期間,被後者用電槍連續電 37 秒後倒地昏迷, Dawson Jr. 據報在 Turner 倒地後再發射電槍多 5 秒,最終 Turner 死亡。其後 Turner 父母入稟法院控告電槍製造商無警告使用者將電槍射向胸口造成心臟問題,最終贏得官司並獲得 1,000 萬美元賠償金,至於 Dawson Jr. 事後亦被警局質疑違反守則,但僅停職 5 日了事。

另一個較近年的死亡案例則發生於英國, 23 歲青年 Jordon Begley 在 2013 年因被指醉酒與藏刀對鄰居造成威脅,他被多個警員制服後,其中一個警員 Terrence Donnelly 仍向 Begley 使用電槍長達 8 秒,後者昏迷送院 2 小時後因心臟病發死亡。英國法院 2015 年判定 Begley 死因與 Donnelly 使用電槍不當,但 Donnelly 在事件發生後已辭職無法受當局的紀律處分。

暫時找到一個警員因誤用電槍而入獄的案例發生於加拿大。 2007 年波蘭移民 Robert Dziekański 在溫哥華國際機場過關時情緒激動,多個警員已將他制服時,目擊者指警員曾 4–5 次使用電槍,最後 Dziekański 因電流觸發心臟病發當場死亡。警員 Kwesi Millington 與 Benjamin Robinson 因不當使用電槍,分別被重判入獄 30 個月與 2 年,法官更曾形容警方對多次使用電槍的辯解「荒謬 (preposterous) 」,直指警員有強烈的說謊動機

正如 John Wick 都可以鉛筆殺人的時候,電槍有無危險性,要視乎疑犯有無潛在疾病或當時健康狀況,也很在乎用者是否克制、有否遵守守則。然而,在這麼多個月的運動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前線警員根本視守則如無物毫無紀律,市民的惶恐並非不無道理,到底香港政府與警察明唔明?

參考資料:

  1. Dyer, O. (2015). Tasers. BMJ 2015;351:h6070. doi: 10.1136/bmj.h6070
  2. Paoline, E.A., Terrill III, W. & Ingram, J.R. (2012). Police Use of Force and Officer Injuries: Comparing Conducted Energy Devices (CEDs) to Hands- and Weapon-Based Tactics. Police Quarterly Volume: 15 issue: 2, page(s): 115-136. doi: 10.1177/1098611112442807
  3. Ba, B. & Grogger, J.T. (2018). The Introduction of Tasers and Police Use of Force: Evidence from the Chicago Police Department. NBER Working Paper No. w24202. Retrieved from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102020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