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非牟利組織撥款近億港元 助加快研新型冠狀病毒疫苗

2020/1/31 — 14:27

在大部份疫症災難電影中,科學家們都會尋找方法製作疫苗,阻止新出現的病毒傳播,結局多數是成功制止大瘟疫破壞人類文明。在現實世界中, 2016 年席捲拉丁美洲的 Zika 病毒、 2014–2016 年非洲伊波拉病毒爆發,以及 2009 年開始的流感大流行,疫苗卻未有發揮應有作用,原因:疫苗根本未準備好。

在是次新型冠狀病毒於中國爆發,或者令研發相關疫苗的進度比近年其他疫症更快,有望可減低受影響人數。

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 CEPI) 早於 1 月 23 日宣布,將撥出總計 1,250 萬美元(折合約 9,713 億港元)的資金予三公司,用於開發新型冠狀病毒疫苗。 CEPI 是 2016 年成立的非牟利組織,專門為新出現的傳染病疫苗開發提供資金,令疫苗的開發和測試速度比過去任何地方與時候都要快。 CEPI 支持的三個疫苗計劃都是在中國研究人員首次發佈新型冠病毒基因掛序的幾小時內開始。

廣告

兩廠商一科研團隊接受資金製疫苗

接受資金的兩家疫苗生產商為 Moderna 與 Inovio 。前者的研究團隊會將病毒基因排序轉化為信使 RNA (mRNA) 來生產疫苗。當被注射入人體時, mRNA 會幫助身體產生可觸發免疫反應的病毒蛋白。現時該公司已有 9 種正在臨床測試的疫苗,都使用這種 mRNA 「平台」令人產生免疫力。

廣告

其中一種該公司與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NIAID) 合作研發的,正是針對中東呼吸綜合症 (MERS) ,該傳染病同樣由冠狀病毒引起。然而該疫苗仍只在動物身上測試。該 MERS 疫苗根據病毒表面一種稱為刺突的蛋白質進行研究。理論上,只要將其刺突基因排序改為與新型冠狀病毒一樣,即可製作出新的疫苗。

Inovio 生產的疫苗則由 DNA 製成。該公司同樣有製造依賴刺突蛋白的 MERS 疫苗,且已進入人體測試階段。

Moderna 和 Inovio 都表示,從現在起 1 個月內可生產足夠的疫苗,以開始動物測試。 Inovio 行政總裁 J. Joseph Kim 向《科學》表示,期待與 Moderna的研發競賽,並自信有機會勝出,較快研發出新疫苗。

CEPI 的第三筆撥款已給予昆士蘭大學的研究團隊。他們正由細胞培養物中產生的病毒蛋白,研發新的疫苗,當中所用的技術相對較舊。該計劃的負責人之一、分子病毒學家 Keith Chappell 表示,「理想目標」是 16 周後已準備到可作人類測試的候選疫苗,但他們無法保證能實現目標。

疫苗研發需時

一旦製出候選疫苗,研究人員會先在動物進行測試,以查看是否安全並在動物身上產生免疫反應。如果成功,各團隊都必須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才能啟動第一階段人體測驗,在少數無患該種疾病風險的志願者中測試安全性和免疫反應。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而言,批文通常需要 1 個月時間準備。 NIAID 已經有一個疫苗試驗網絡,準備 Moderna 疫苗的第一階段測試。 NIAID 總監 Anthony Fauci 預測試可在 3 個月內開始。

在進行人體測試的同時,研究人員將希望測試疫苗保護被故意曝露於該病毒的動物的能力,這將需要設計小鼠模型或尋找其他動物物種如猴子。

不過,即使實驗性疫苗在臨床試驗中起作用,快速大量生產也無可避免地是巨大挑戰。 Moderna 行政總裁 Stéphane Bancel 指,如該公司將其所有疫苗生產線全部投入製作單一產品,則一年可以生產 1 億劑疫苗;同現情況下, Inovio 現時一年只能生產 10 萬劑,但 Kim 指正與更大的製造商積極討論,或能將其產量提高至數百萬劑。昆士蘭州研究小組則指,可在 6 個月內製出 20 萬劑。

在最壞的情況下,這產量無法滿足保護全球所有人口。但如果新型冠狀病毒只是季節性的疫苗生產商則仍有時間。在世界大多數地區,流感通常在冬季傳播,在夏季消失。 CEPI 行政總裁 Richard Hatchett 指,如果新型冠狀病毒表現得像流感,出現季節性傳播,然後感染人數下降,可能要過一年才能再看到另一波爆發;而人口的廣泛感染也可導致許多人出現持久免疫力,減少對疫苗的需求。

Bancel 就指,疫苗最終只是一種預防措施。「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都希望我們永遠不需要這種疫苗。」

香港研發情況

早前,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傳染病學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正嘗試製作含有已弱化新型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的吸入式「減活疫苗」。袁提出製作的多效疫苗將會針對新型冠狀病毒與流感,而理論上亦有可能對付其他冠狀病毒如 SARS 及 MERS ,但不同不願透露身份的科研人員與醫生向《立場新聞》記者表示,不敢寄望疫苗能對抗現時疫情,因為疫苗研發時間長,動物模型的結果未必可直接套用在人類身上。過去袁的團隊也在 2004 年曾研發沙士疫苗,但因至今相關疫苗仍未面世。

來源:
Science, Scientists are moving at record speed to create new coronavirus vaccines—but they may come too late, 27 January 2020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