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頸駝 (Macrauchenia) Credit: Illustration by Peter Schouten from the forthcoming book "Biggest, Fiercest, Strangest" (W. Norton Publishers, in production)

骨膠原破解「最奇怪動物」身世

1831- 1836 年間,達爾文 (Charles Darwin, 1809-1882)小獵犬號 (HMS Beagle) 去到南美作考察,找到一些已滅絕的巨型哺乳動物化石,如長頸駝 (Macrauchenia)箭齒獸 (Toxodon) ,他發現這兩種動物的型相都違反當時生物分類的標準,更將牠們形容為「歷來所發現過的最奇怪動物 (strangest animals ever discovered) 」。

無他的,這是因為長頸駝有著長頸、長鼻,似足無峰的駱駝,而箭齒獸則是河馬頭、犀牛身,唯一共通之處是牠們都是有蹄動物 (ungulate) ,現代生物學家估計牠們是生活在 6000 萬年前的南美原生動物,並在 1.2 萬年前滅絕。但 180 年來,我們都無法斷定牠們屬於哺乳動物中的哪一個

箭齒獸 (Toxodon) Illustration by Peter Schouten from the forthcoming book "Biggest, Fiercest, Strangest" W. Norton Publishers (in production)

而在上周,謎底正式被英國分子生物學家解開 [1]

爭議持續這麼久,並非因為我們缺乏足夠化石研究,亦非沒有可行的解釋牠們的型態,而是長頸駝 和箭齒獸有齊其他有蹄動物的特徵,難以定奪其綱目。同時,由於化石年代已久,科學家此前無法抽取 DNA 分析其基因排序。

英國的研究團隊就選擇提取化石中的骨膠原 (collagen 或稱為膠原蛋白 ),因為骨膠原是骨的主要成份,其保存期亦比 DNA 高 9 倍,能找到兩者的基因排序相對較為容易。此後將之與貘 (tapir) 、河馬、土豚 (aadvark) 等的骨膠原排序對比。

結果顯示,長頸駝與箭齒獸同屬一目,是奇蹄目(Perissodactyla, 即馬、犀牛所屬的目)的近親,結束約二百年來的爭議。

團隊期望新技術未來能夠大幅改善,解開更多化石謎團。因為生物學家在是次的研究,只能在 45 個樣本的其中 5 個,成功獲取蛋白排序樣本。而以現時的技術,學者能從約有四百萬年歷史的生物化石獲取基因排序樣本。

來源:

Live Science, Darwin’s 'Strangest Animals' Finally Placed on Family Tree, 18 March 2015
Nature, Mystery of Darwin's 'strange animals' solved, 18 March 2015

報告:
[1] Welker, F., Collins, M.J., Thomas, J.A. & et al. (2015). Ancient proteins resolve the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Darwin’s South American ungulates. Nature (2015), Published online 18 March 2015. doi:10.1038/nature14249

文/a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