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龍人」頭骨,Credit: Ji, Q. & et al. (2021) (右)「龍人」臉部重塑圖 趙闖繪

黑龍江發現 14.6 萬年歷史人類頭骨 屬全新譜系「龍人」或為智人最近親

上周五刊於 The Innovation 的數個報告指,近 90 年前發現、藏在中國哈爾濱一個井的巨大頭骨化石,應可改寫人類演化的故事。該化石可能來自人類家譜的一個全新分支,相比另一已滅絕人屬成員尼安德特人,與現代智人的關係更密切。

該團隊為之命名為「龍人 (Homo longi) 」,意為來自黑龍江的人。

有參與研究的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體質人類學家 Chris Stringer 向《衛報》表示,該化石保存完好,他個人認為這是 50 年來其中一個最重要古人類發現。

團隊指,該頭骨化石最初是在 1933 年由中國勞工在日本佔領期間,在中國最北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松花江上建造一座橋樑時發現的。為防止頭骨落入日本人手中,它被包起來並藏在一個廢棄井內,直到 2018 年,將之埋藏的勞工在去世前不久告訴其孫子,頭骨才被重新發現。

「龍人」頭骨 Credit: Ji, Q. & et al. (2021).

頭骨有原始和更現代人類的混合特徵

由中國河北地質大學終身特聘教授季強領導的國際團隊利用地球化學技術縮窄了頭骨主人在哈爾濱安息的時間範圍,並指其歷史至少可追溯到 14.6 萬年前。該頭骨亦具有原始和更現代人類的混合特徵,特別是其臉部更像智人;該頭骨亦帶有一顆大臼齒。

龍人頭骨長 23 厘米,寬超過 15 厘米,比現代智人 (Homo sapiens) 的大得多,並且有足夠空間容納現代智人的大腦,約為 1,420 毫升。厚眉脊下有著大的方眼窩。團隊認為,頭骨屬於一名大約 50 歲的男性。

另外,龍人寬大圓鼻讓他能夠呼吸大量的空氣,表明他曾過著高能量的生活方式,而龐大體型有助他抵禦該地區嚴冬。河北地質大學客座教授倪喜軍指,龍人體格非常健壯,暫很難估計其身高,但從巨大的頭部估計,應該比現代人平均身高要高。

「龍人」臉部重塑圖 趙闖繪

為了找出龍人在人類歷史中的位置,科學家們將化石和其他 95 個頭骨的測量結果輸入到軟件中,以編制最可能的家譜。令團隊驚訝的是,龍人和少數其他來自中國的頭骨形成了一個比尼安德特人更接近智人的新分支。

頭骨或不是全新物種

團隊中的中國成員認為,龍人頭骨的獨特性足以使其成為一個新物種,但 Stringer 個人則認為這與 1978 年在陝西大荔縣發現的另一個頭骨相似,並指更願意稱之為大荔人 (Homo daliensis) 。他強調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發現到與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和智人分開的第三個後來人類譜系。

Stringer 又指,另一個可能性是,該頭骨可能屬於另一支已滅絕神秘人屬丹尼索瓦人 (Denisovan) ,該人屬主要由來自西伯利亞的一塊手指骨確認,曾被認為只在當地居住,但近年有更多研究顯示,西藏也曾出現丹尼索瓦人。 Stringer 表示,必須要謹慎審視,需要的是更完整的丹尼索瓦人骸骨以及 DNA 確定說法。

「龍人」生活意想圖 趙闖繪

無参與研究的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古人類學教授 John Hawks 指,團隊的人類新譜系想法是「具挑釁性的主張」,因為即使在遠親之間,頭骨看起來也可以很相似,而頭骨是丹尼索瓦人是個很好的假設。他指出,自己不太熱衷於新物種名稱,並認為在這些會互相雜交、有大腦容量人類中,命名新物種是科學上的一個糟糕時刻。 Hawks 補充,學界已反覆發現,長相上的差異對這些古人類的繁殖意義不大。

倫敦大學學院地球系統科學教授 Mark Maslin 則指,該個保存完好的頭骨進一步證明,人類演化不是簡單的演化樹,而是分支茂密;在智人出現的同時,有多達 10 種不同的古人類,而基因分析表明,這些物種會互相影響和雜交。雖然存在高多樣性,但大約 6 萬年前,非洲出現了一個新版本的智人,並顯然在資源競爭和繁殖等,與其他密切相關的物種中勝出,導致其他人的滅絕。

來源:
The Guardian, Massive human head in Chinese well forces scientists to rethink evolution, 25 June 2021

報告:

  1. Ni, X.J., Ji, Q., Wu, W.S. & et al. (2021). Massive cranium from Harbin in northeastern China establishes a new Middle Pleistocene human lineage. The Innovation. doi: 10.1016/j.xinn.2021.100130
  2. Shao, Q.F., Ge. J.Y., Ji, Q. & et al. (2021). Geochemical provenancing and direct dating of the Harbin archaic human cranium. The Innovation. doi: 10.1016/j.xinn.2021.100131
  3. Ji, Q., Wu, W.S., Ji, Y.N. & et al. (2021). Late Middle Pleistocene Harbin cranium represents a new Homo species. The Innovation. doi: 10.1016/j.xinn.2021.100132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