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 年前歐洲已有自由貿易 或由美索不達米亞傳入標準砝碼促成

銅器時代的商人與現代商人都面臨著同樣問題:如何知道交易得到對等的貨物。這通常需要像國王或法老這樣的統治權威來建立標準重量(砝碼),相當於硬幣和紙幣出現之前的價值單位。

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期刊 (PNAS) 》的研究則指,銅器時代的歐洲商人是個例外。美索不達米亞商人通過非正式網絡建立了一個標準化的重量系統,後來將之傳播到整個歐洲,使歐洲自由貿易更為廣泛發展。並在 3,000 多年前有效地形成了第一個已知的共同歐亞市場。

5,000 年前,商人用來交易同等價值商品的標準砝碼是在埃及或美索不達米亞發明的。到 3,000 年前,這系統已經遍佈歐洲,當地一些墓穴也有出土以骨製的秤、作為量重的石塊等相關工具。

百多年來,歷史學家一直假設這些量度標準是自上而下的,最初是由國王或宗教權威制定的,用於徵稅或進貢,後來才被商人採用。例如,在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階級高度分層的文明中發現了第一批明顯用於量重的文物,但銅器時代的歐洲在量重文物激增時幾乎沒有這類國家或權威。

為了找出沒有中央集權下的標準化重量系統推行是否可行,哥廷根大學考古學家 Lorenz Rahmstorf 和 Nicola Ialongo 花了近 10 年時間分析多個來自歐洲、現今土耳其安納托利亞 (Anatolia) 和美索不達米亞近 3,000 年歷史的相關博物館藏品。

令團隊驚訝的是,在 2,000 年的時間人類已在這距近 5,000 公里的範圍,製作了 2,000 多個量重相關物件,當中的砝碼重量幾乎相同:從英國到美索不達米亞每個砝碼都在 8–10.5 克之間;歐洲、安納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的重量系統各自僅略有不同。

圖左上為銅器時代希臘出的石製砝碼,右上的則來自印度;至於左下與右下砝碼分別來自伊朗與意大利,雖然各自有不同大小外貌,但重量全部相若。 Credit: Ialongo, N. & et al. (2021).

團隊推斷,在所有地區,保持重量標準的是商人,因為這樣做符合他們的利益。團隊認為,每次商人與交易者見面時,都會拿出自己的秤和砝碼進行比較,或者將系統介紹給新的交易者。有了足夠的時間和接觸,標準性的系統自然出現,為一體化市場奠定基礎,而重量單位則由市場監管。

為了測試說法,該團隊進行了實驗,並複製了銅器時代骨製天秤,以及用石雕出 100 個砝碼。每個新的砝碼都是從已經製造的砝碼中隨機作模型,例如砝碼 2 基於砝碼 1 製造,但砝碼 3 可基於砝碼 1 或 2 製造,如此類推,到砝碼 10 可以從前 9 個砝碼中的任何一個作模。

人為錯誤,加上古代天秤的輕微不精確,導致後來的砝碼會與原始 153 克重的砝碼偏差可高達 25 克。但平均差異則保持在 5% 以內,仍然在古代市場可接受範圍之內。此模式亦與團隊發現的古代樣本分佈吻合。

Rahmstorf 指,如果所有砝碼都是從國家或權威監督下的中央標準系統中複製,偏差會小得多。

無參與研究的德國緬恩斯大學考古學家 Christopher Pare 表示,研究有助解釋銅器時代社會如何進行遠距離貿易。他指出,複雜的系統是通過約定和交換,而不是中央權威來延續。

來源:
Science, These ancient weights helped create Europe’s first free market more than 3000 years ago, 28 June 2021

報告:
Ialongo, N., Hermann, R. & et al. (2021). Bronze Age weight systems as a measure of market integration in Western Eurasia. PNAS July 6, 2021 118 (27) e2105873118. doi: 10.1073/pnas.2105873118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