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00 年前埋墨西哥醫院三骸骨 或為殖民時代非洲奴隸

2020/5/4 — 13:47

Credit: R. Barquera and N. Bernal/Collection of San José de los Naturales/Osteology Laboratory, Mexico City

Credit: R. Barquera and N. Bernal/Collection of San José de los Naturales/Osteology Laboratory, Mexico City

1980 年代末,正在墨西哥城市中心開挖新地鐵線的工人,偶然發現了歷史悠久的墓地。文獻顯示,該墓地與一家 1529–1531 年興建的殖民地醫院有關,此時期是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後約 10 年,而醫院主要為治療當地原住民開設。

當考古學家發掘墓地埋葬的骸骨時,有 3 人特徵特別令人注意。他們的牙齒被磨成類似葡萄牙人的非洲奴隸和居於西非部分地區的非洲人。

上月刊於 Current Biology 的化學和基因研究證實,這 3 人可能是第一代抵達美洲的非洲人,是當時新興跨大西洋奴隸貿易的早期受害者。

廣告

在 16–17 世紀,成千上萬的被奴役和自由的非洲人曾居於墨西哥。因此,幾乎所有現代墨西哥人都攜帶少量非洲血統。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考古學研究生 Rodrigo Barquera 懷疑,當年墨西哥城發現的骸骨可能是了解被遺忘歷史的重要窗口,為了證實這 3 人的出生地,他和導師 Johannes Krause 提取了骸骨 DNA 並分析了牙齒中的鍶 (strontium) 、碳和氮同位素。

分析顯示,這 3 人都有來自西非人祖先的基因,但團隊無法確定他們來自何個特定國家或群組,而其牙齒中的各同位素比例與西非生態系統相符,證明他們在兒童時期曾食用當地食物和水,顯示他們有一段長時間居於西非。

廣告

該 3 副骸骨現存於墨西哥城國立人類學和歷史學院。團隊指, 3 人生前均受不同創傷和暴力對待,死時只為 30 歲左右,其中一人更曾從槍傷中康復過,這個人與另一人的骸骨都有與營養不良和貧血有關的頭顱骨變薄。第三個人的骸骨則顯示曾因艱苦體力勞動引致的壓力,包括腿部癒合不良,這些虐待跡象顯示 3 人可能為奴隸而非自由的非洲人。

團隊指,根據牙齒保存的微生物基因,該兩個營養不良的奴隸亦有帶與慢性疾病有關的病原體:一人帶乙型肝炎病毒,另一人則帶引致熱帶肉芽腫 (Yaws) 的梅毒螺旋體,兩種病原體均與來自非洲的病毒株關係最密切。團隊認為兩人在非洲感染病毒,但無參與研究的柏克萊加大考古學家 Ayana Omilade Flewellen 則指,他們仍有機會是從前往美洲的擁擠奴隸船感染病毒,因為在 16–19 世紀期間,類似的遠行殺死了數以百萬計的人。無論兩人以何種方式感染,都可證明跨大西洋的奴隸貿易將新病原體引入美洲,情況如歐洲人在當地殖民一樣。

團隊無法在骸骨中找到致命傳染病的 DNA ,難以確定 3 人的死因,但由於該大型墓地與醫院有關,當時可能曾出現天花或麻疹的流行病才會撥出地方埋葬大量屍骸。

Flewellen 指,骸骨突顯被廣泛遺忘的美洲早期殖民地人種多樣性歷史,提醒民眾美洲殖民時代並非只與歐洲人與美洲原住民有關,非洲人也是故事的一部份。

來源:
Science, Three men were buried in Mexico 500 years ago. DNA and bones reveal their stories of enslavement, 2 May 2020

報告:
Barquera, R., Lamnidis, T.C., Lankapalli, A.K. & et al (2020). Origin and Health Status of First-Generation Africans from Early Colonial Mexico. Current Biology. doi: 10.1016/j.cub.2020.04.002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