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Centre for Palaeogenetics twitter

西伯利亞出土萬年冰封穴獅 皮膚軟組織保存良好 助了解獅子演化

最新刊於 Quaternary 的瑞典研究公佈兩隻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發現的冰封穴獅屍體的初步檢驗結果,並指兩隻幼獅均保存極為良好,甚至可辨認出其每一根鬍鬚。

團隊指,其中一隻被稱為 Sparta 的年幼雌性穴獅,有 2.8 萬年歷史,可能是迄今為止發現保存最完好的冰河時代動物,其牙齒、皮膚和軟組織,甚至器官都因冰封而幾乎完好無損。

Sparta 是至今在俄羅斯東北部雅庫特永久凍土層中發現的第四隻年幼穴獅 (Panthera spelaea) 。她於 2018 年被當地居民 Boris Berezhnev 發現,當時他正在苔原中尋找古老長毛象牙。

圖片來源:Centre for Palaeogenetics

隨著野生動物狩獵和貿易受到越來越多限制,像 Berezhnev 的「象牙獵人」開始在西伯利亞尋找長毛象牙。氣候變化令永久凍土層融化,這些「象牙獵人」除了找到長毛象遺體外,也發掘到其他史前動物遺骸,例如長毛犀牛、狼、熊與野牛等,部份歷史更可追溯到 4 萬年前,顯示當地曾是眾多大型哺乳動物棲息地。

圖片來源:Centre for Palaeogenetics
圖片來源:Centre for Palaeogenetics

在 Semyuelyakh 河附近找到 Sparta 的一年前, Berezhnev 在約 15 米外發現了另一頭穴獅 Boris 的屍體;Boris 相對 Sparta 有更多損傷,可能是受由永久凍土洞穴坍塌造成,但仍然保存良好。

瑞典團隊指,兩隻幼獅約 1–2 個月大。雖然兩者身體接近和有相似外表,但 Boris 的歷史被認為約老 1.5 萬年。

圖 A 、 C 為 Sparta ;圖 B 、 D 為 Boris ;圖 E 與 F 則為 Sparta 的背部與尾。 Credit: Boeskorov, G.G. & et al. (2021).

穴獅在舊石器時代常以洞穴壁畫、象牙雕刻、黏土塑像的形式呈現,而在永久凍土中發現的冰封穴獅對了解獅子演化非常重要,因為牠們與現代獅子很相似,但體型較大、皮毛也較厚,但非洲獅子頭頸擁有的鬃毛,似乎不在穴獅中出現。

事實上,當時的壁畫藝術也顯示穴獅很少有鬃毛,但畫上的穴獅臉上往往有深色圖案,但目前還不清楚這代表甚麼。

Boris 與 Sparta 都是幼獅,難以判斷其皮毛隨著年齡會如何發展。團隊指,除了耳背後有一些深色毛色外,兩隻穴獅大部分都被啡黃色皮毛覆蓋。團隊認為牠們的皮毛可能會在長大後變成淺灰色,幫助牠們在寒冷的西伯利亞有保護色。

鬃毛的存在很重要,因為鬃毛可告訴人類穴獅的社會結構。例如,牠們是獨自生活還是在具有明確等級制度的群體中生活。目前,科學家們仍在爭論冰河時代的穴獅到底是獨自在西伯利亞大草原上游蕩,還是像現代非洲獅一樣群居。

有参與研究的古生物學家 Albert Protopopov 指,未來可能會發現更多穴獅,並且可能比複製長毛象更易。團隊下一步會對兩隻幼獅進行基因排序。

來源:
Science Alert, Frozen Cave Lion Cub Is So Well Preserved You Can Still See Its Whiskers, 7 August 2021

報告:
Boeskorov, G.G., Plotnikov, V.V., Protopopov, A.V. & et al. (2021). The Preliminary Analysis of Cave Lion Cubs Panthera spelaea (Goldfuss, 1810) from the Permafrost of Siberia. Quaternary 2021, 4(3), 24. doi: 10.3390/quat4030024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