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xplainer】坐飛機感染肺炎機會率高?是否應減少旅行?

2020/1/31 — 15:17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爆發,雖然香港已停飛來往武漢航班,但多國也已出現病例,令人憂慮究竟如何在飛機上自保,就算與患者同機又有多大機會被感染呢?

我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認知未算太深,但可以參考相似的呼吸道疾病如流感,以及同家族的 SARS 與 MERS 冠狀病毒傳播模式。患者在咳嗽或打噴嚏時,會噴出唾液、黏液或其他體液混合的飛沫,如果有任何飛沫落在你身上,而你接觸後再摸臉、鼻或眼,已可被感染。

芝加哥大學抗微生物藥物管理和感染控制醫學總監 Emily Landon 指,這些飛沫不受空間的氣流影響,直接落在感染者噴出的方向,而根據醫院流感指引,受影響的範圍可達患者的六呎範圍,病毒更可存活 10 分鐘或更長時間。

廣告

另外,引起呼吸道疾病病毒也可通過飛沫降落的表面傳播,例如飛機座椅和桌子。這些飛沫的傳染能力可持續多久取決於其大小、成份和表面材質,例如黏液、唾液;表面多孔或無孔,病毒存活的時間可能從幾小時到幾個月不等。

亦有證據表明,這些病毒可以乾的漂浮煙霧質 (aerosol particles, 又稱氣溶膠) 的形式在空氣中傳播。但據密歇根大學流行病學和全球公共衛生教授 Arnold Monto 的說法,這並非病毒的主要傳播機制,因為病毒喜歡在較濕潤的環境生存。

廣告

病毒如何在飛機上傳播?

世衛 (WHO) 曾發表如何應對甲型流感於飛機上傳播技術建議,指在飛機上與患者的接觸,定義為患者座位的前後兩排(即總共五排乘客)。然而,旅客不會只坐不動,尤其在長途航班上,乘客會去洗手間和伸展雙腿等。事實上, 2003 年 SARS 爆發期間,曾有一個從香港飛往北京航班的旅客就感染了兩排以外的其他人。刊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期刊的研究也質疑 WHO 的建議,可能使 45% SARS 患者被漏診 [1]

2018 年埃默里大學的研究 [2] ,曾觀察了 10 班時間由 3.5–5 小時的美國航班乘客與機組人員走動、與人接觸次數、時間等行為數據,由此推斷其他國內航班的近距離接觸的病毒傳播機會。

團隊顯示,這些航班的大部份乘客都會離開座位使用洗手間或檢查頭頂上的行李架, 38% 乘客會離開座位一次,另外 24% 則會離座超過一次,只有 38% 人不會離開座位。

所謂最安全的座位往往是靠窗的位置,因為離座一次的人只有 43% 是坐窗口位置,較少與其他乘客接觸,也明顯降低受感染的機會,相反坐走廊兩邊的乘客有八成離座至少一次。

團隊又指,雖然走廊兩邊的乘客與其他人有較多接觸,但在飛機上與人直接接觸的時間往往相對較短,如真有感染者經過,而傳至特定乘客的機會其實很低。

不過,如果患者是機組人員則是只另一個故事。因為他們會不斷於走廊走動,並會與不同乘客互動,因此與個別人士有較長時間的接觸。團隊指,一個機組人員患病可能感染到 4.6 個乘客,故此機組人員生病絕對不宜上班。

有參與該研究的 Howard Weiss 指,現時尚未清楚新型冠狀病毒的首選傳播方式,他又提醒,研究並無包括漂浮煙霧質的傳播,各機體以及國際航班的乘客與機組人員行為都有所不同,研究所用模型未必可直接套用之。

Landon 亦同意現時學界仍未完全確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模式,但相信研究有一定參考價值。她則建議旅客可參考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CDC) 的傳染病指南,例如在接觸任何表面後用普通肥皂或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洗手,尤其現時有證據顯示新型冠狀病毒在表面生存的時間比其他病原體久,大約為 3–12 小時。另外,旅客也應避免接觸臉部,或與與咳嗽的乘客接觸。

專家:平常心對待

疫情嚴峻底下,很多人都問到底是否要減少出行。不過,更重要的問題是,你的目的地是哪裡,你的行程會是怎樣。多倫多大學傳染病專家 Isaac Bogoch 接受 Vox 訪問時指,除中國與武漢以外的行程,受感染的機會仍然相當低,毋須過份恐慌。

Bogoch 亦有引用 WHO 的指引,認為在坐在有呼吸道疾病症狀的人士前後兩排需要較為小心,但即使有人有輕微症狀,坐有旁邊的人受感染的機會仍可以很低。他又指,不在疫區中其實應繼續原有生活模式,最重要是任何時候都記得洗手,注意個人衛生。

來源:
National Geographic, Here’s how coronavirus spreads on a plane—and the safest place to sit, 28 January 2020
Vox, Is it safe to travel during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An infectious disease specialist explains., 29 January 2020

報告:

  1. Olsen, S.J., Chang, H.L., Cheung, T.Y.Y. & et al. (2003). Transmission of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on Aircraft. N Engl J Med 2003; 349:2416-2422. DOI: 10.1056/NEJMoa031349
  1. Hertzberg, V.S., Weiss, H., Elon, L. & et al. (2018). Behaviors, movements, and transmission of droplet-mediated respiratory diseases during transcontinental airline flights. PNAS April 3, 2018 115 (14) 3623-3627. doi: 10.1073/pnas.1711611115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