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xplainer】武肺病毒基因已變異?

2020/7/10 — 18:36

本港近日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反彈,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今早 (10/7) 於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疫情來勢洶洶是因為近期病毒基因有轉變,傳播性高了數倍,但強調病情嚴重性並無增加。

到底現時致病的冠狀病毒 SARS-CoV-2 的基因已有突變令未來疫情更難應對?

早在 3 月,已有中國團隊指 SARS-CoV-2 有兩個亞型,而武漢流傳的是較高感染力亞型 L 型,因此成為疫情最嚴重的地方,但較始祖的 S 型則在武漢以外的地區在疫情爆發後逐步變得流行。該團隊又指在美國與澳洲兩個病人身上的病毒基因發現,有病人可能同時感染 L 與 S 型 SARS-CoV-2,令 SARS-CoV-2 的感染演化過程更為複雜。

廣告

同月,冰島衛生部門與該國基因公司 deCODE Genetics 合作發現,從冰島近萬人的病毒檢測,發現有 40 種已變異的 SARS-CoV-2 ,亦同樣發現有病人體內存有兩種不同的 SARS-CoV-2 ,其中一病毒株為已變異,另一則未變異,說法與中國團隊的結論類近。

到 4 月,劍橋大學的 Peter Foster 團隊分析 SARS-CoV-2 的演化路徑,聲稱該冠狀病毒已有 A–C 三個病毒株,但被指用過時數據,而且推論錯誤,說法被廣泛質疑。同月另一份當時未被同儕審查的中國報告則再指,於 11 個病毒樣本中,有 33 個基因突變,其中 6 個突變位於感染細胞的刺突蛋白 (spike glycoprotein) ,共 19 個基因突變屬首次發現,顯示 SARS-CoV-2 的多樣性比過去想像中多。部份樣本因突變更可能在感染後 24 小時細胞病變效應和病毒載量有 270 倍的差異。團隊在其中一個樣本中,發現一個無預期的三核苷酸 (tri-nucleotide) 突變,該突變令患者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達 45 天

廣告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 5 月發表的研究則發現一個 COVID-19 病人的冠狀病毒,存在大量基因缺失,其中一個名為 ORF7a 的基因上更出現 81 個 DNA 鹼基對 (base pairs) 缺失,而這些 DNA 鹼基對缺失與 2003 年 SARS 爆發時的 SARS-CoV-1 極為相似

本月初,《細胞》刊登美國團隊的研究,顯示目前在全球流行的 SARS-CoV-2 已突變,其刺突蛋白上胺基酸已由 D614 演化成 D614G ,這個改變雖然微小但有效地增強病毒入侵和感染人類細胞能力。帶 D614G 的 SARS-CoV-2 感染人類細胞能力是源自武漢 SARS-CoV-2 的三到六倍,且有更高傳染性。

這個研究更早在 4 月已刊於醫學預印期刊網站 bioRxiv ,估計現時致病冠狀病毒已再有更多變異造成各地第二或第三波疫情。

以上的證據顯示, SARS-CoV-2 已有一定程度的基因變異,至於其在不同地區流行的版本,以及其感染力是否相異,將需進一步的研究確定。

另外,過去亦有多個研究與案例顯示, SARS-CoV-2 似乎主要通過飛沫傳播,但偶爾會通過更細的顆粒氣霧 (aerosol) 傳播,這些氣霧可懸浮在空氣中,讓一個患者可感染許多人,密閉且人多的室內空間就因此更易互相感染,例如美國曾出現肉類加工廠感染群組、南韓則出現物流中心感染群組、健身舞蹈課感染群組,而香港亦曾出現佛堂群組、的士群組。因此戴口罩、保持雙手衛生等的個人預防措施非常重要。

港大與以色列的研究均分別顯示多個感染群組都有超級播毒情況,港大團隊曾發現近 80% 個案是由兩成「超級播毒者」傳播,酒吧、夜店,以及餐廳等地方,比家中或工作環境更易出現二代感染情況, 原因相信是這類環境更易出現緊密身體接觸。以色列研究同樣發現,有 80% 患者是與 5–6% 確診個案相關。所以,限聚令可以避免更多人感染。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