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xplainer】發現新病如何命名 — 武漢肺炎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2020/2/10 — 14:22

去年 12 月開始爆發的武漢肺炎,由於最初並不知道致病源身份,傳媒、學者只稱這種新興傳染病為「武漢肺炎」。不過,隨著近期的研究,我們已經知道致病的是類似 SARS 病毒的新型冠狀病毒 。中國內地因而認為應將是次疫情正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世衛亦強調不應再使用「武漢」或「中國」來稱呼這個病毒,稱擔心會令武漢人受到歧視,建議命名為「2019-nCoV 急性呼吸道疾病 (2019-nCOV (novel coronavirus)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簡稱 2019-nCoV 。

過去都有不少疾病都以地方名、人名、動物名,甚至工種命名,如中東呼吸綜合症 (MERS) 、西班牙流感 (Spanish flu) 、裂谷熱 (Rift Valley fever) 、克雅二氏症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 、豬流感 (swine flu) 與退伍軍人症 (legionellosis) 。然而,在 2015 年 5 月,世衛已呼籲科學家、國家部門和媒體在新的人類傳染病命名上,應盡量減少對國家、經濟和人民的不必要負面影響。當時的世衛助理總幹事福田敬二更指,某些疾病名稱激起特定宗教或種族社區成員強烈反對,亦為旅行、商業和貿易造成不合理障礙,同時引發對食用動物的不必要屠殺,對人民生活和生計造成嚴重後果。例如所謂的 H1N1 豬流感並非通過豬傳播,但在 2009 年爆發之後,一些國家仍然禁止進口豬肉或宰殺生豬。

根據世衛 2015 年的建議,最佳的方法首先是以疾病造成的症狀命名,然後在有更多疾病可靠資訊時,以更具體的描述性術語、影響對象、嚴重程度或季節性命名致病源;如已知致病原的病毒、細菌品種,也應將之用在新型疾病上。同時,世衛認為應避免使用地方名、人名、動物或食物種類、文化人口職業,以及如未知、致命等會令人過度恐慌的字眼,命名新疾病。

廣告

世衛當時強調建議不會取代國際疾病分類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ICD) 系統,只為該系統正式命名前坊間有一個臨時解決方案,因此建議並無影響 ICD 負責科學分類和微生物命名的工作。由世衛創立的 ICD 全名為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 (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是一個提供編號,對疾病與許多症狀、異常、不適、社會環境與外傷等所做的分類。任何健康狀況皆分配到專屬的分類,以及最長含 6 個字的編號。

學者對世衛建議的異見

廣告

當世衛的建議一推出,已有不少學者表示不肯定做法可否定義為一個時代進步。現為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新突發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王林發認為,很多無聊的疾病名字將會出現,做法也會造成許多混亂。德國波恩大學病毒學家 Christian Drosten 更指,不應在命名上如此政治正確,最終令人無法辨別出不同的疾病。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 Ian Lipkin 當時也質疑世衛,消除像猴痘這樣的名字會有甚麼幫助,因為這些名字可以洞悉自然宿主和潛在的感染源。

密芝根大學醫學歷史學家 Howard Markel 舉例,在新建議下馬爾堡病毒 (Marburg virus) 這種以德國城市命名的病原體,可能只會被命名為「與絲狀病毒有關出血熱 1 (filovirus-associated haemorrhagic fever 1) 」,而以剛果伊波拉河命名的伊波拉病毒則可能為「與絲狀病毒有關出血熱 2 (filovirus-associated haemorrhagic fever 2) 」。他指做法不只奇怪這樣簡單。

Drosten 提醒有時候使用地方名字是合理的,例如 MERS 是明顯與中東有關,更在《科學》的訪問中反問:「難道將之命名為『新型 β 冠狀病毒演化枝 C 』會更好嗎?」

世衛食品安全、人畜共通傳染病部部長宮城島一明承認做法會產生更多更難懂的名字,但認為世衛對命名新人類疾病仍留下很大自由度,亦不想完全扼殺學界的創意。

兩個不具名的本地病毒學家回覆《立場新聞》記者的電郵時不約而同指,外界現時將病毒加入「新型」一詞不太適合,並舉例反問如果未來有另一次由冠狀病毒引起的疫症該如何命名。其中一位學者就指,疾病稱為「武漢肺炎」對武漢人確有不公平之嫌,但 90% MERS 病例都來自中東時,質疑為何中國不可「擁有」自己的疾病。

兩名學者同意命名時應盡量提供更多資訊,例如現時世衛建議的名字內含 2019 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又相信,世衛的建議只屬暫時性,期待國際病毒分類學委員會 (ICTV) 未來的命名較少政治取向。

曾多次出現反對新疾病命名

王林發稱明白命名新疾病的難度,二十年前他將在澳洲布里斯班一個城郊區 Hendra 發現的病毒命名為亨德拉病毒 (Hendra Virus) ,也被居民強烈反對,他在 2015 年接受《科學》訪問時指,仍不時收到當地居民憤怒的電話投訴,指命名令當地物業的價格持續低迷。

1968 年發現的諾沃克病毒 (Norwalk Virus) 以俄亥俄州城市諾沃克命名,亦是諾沃克病毒屬 (Norovirus) 唯一成員。但在 2011 年,有日本人要求更改該病毒名字,理由是日本許多人都姓野呂 (Noro) ,病毒名稱會惹人誤會。 ICTV 最終建議病毒應寫為 Norwalk Virus 。

縮寫 (acronyms) 是另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因為縮寫名稱簡短,人們常常會忘記每個字母的含義,這也是世衛建議的其中一個命名方法。不過,縮寫同樣曾引起爭議。 2003 年世衛的 SARS 命名,外國普遍叫好,簡單且容易記住。然而,仍為時任香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下屬的陳馮富珍曾指,楊與部份政府官員不同意 SARS 的命名,要求世衛改為 SRS ,避免其他人將疾病與香港扯上關係。

有學者就指,唯一避免以上問題的做法,是將疾病以數字命名。這個命名方法有先例可循, 1960 年代末於中國長大的王林發表示,記得自己曾非常害怕第五病 (Fifth disease) ,但他不知恐懼何來,只知不想染上第五病。第五病正式名稱為傳染性紅斑 (Erythema infectiosum) ,因是史上第五種被確認的兒童皮疹疾病得名,而這種病通常並不致命,且病徵輕微,發病者已不具傳染性。

來源:
WHO, WHO issues best practices for naming new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8 May 2015
Science, Discovered a disease? WHO has new rules for avoiding offensive names, 11 May 2015

文/Alan Chiu 、審核/TC C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