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月一日,法庭內外的香港人加油

2021/3/2 — 16:15

【文:鄭美姿】

去年的民主派初選,有六十一萬個香港人投了票,戴耀廷當時曾形容為奇蹟。你以為人人都心死了的時候,突然又會見到大家安然無恙的把頭探出來,我漸漸發現這就是香港人的 pattern。早幾日還慨嘆西九龍裁判法院庭上人事凋零,今日(3 月 1 日)立刻就要收回這個誤判。這天 47 個參與初選的被告因《國安法》之名給帶上法庭,庭內人多忙亂,庭外更是聲勢浩大。 早上十點幾,黑衣人圍住法院繞了一個圈,我快步走了六分幾鐘,才勉強把這條壯大的人龍巡禮一回。各人的肥瘦長相你難以記住,但他們的精神面貌,在日後的寒冬裏,會是「香港人」彼此確認的憑證。

「啲人去哂邊?」

廣告

「啲人一直都在你身邊。」

我和另一個記者今早都被西九這個畫面震懾,她說要不是來了這裏一趟,也不會知道原來大家仍在。即使很多人不敢或不能再在公開媒體說話,但仍然有很多人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態,例如楊伯。他人很斯文,說話不慍不火,但內容都幾「刺激」。今早幾十個軍裝警察在通州街站崗,楊伯上前跟他們逐個「教育」,「共產黨不會放過你的,遲早『鋸』埋你,你明唔明呀?」警員一張撲克臉,楊伯加多幾分肉緊,再大聲一點、內容再激一點:「『鋸』埋你啲仔女呀!你哋知唔知自己做緊乜嘢呀?」

廣告

他把同一番話講了十幾遍,我在一旁等他回過氣來。其實這種語音長輩圖過去常常在示威現場出現,只是現在都 2021 年了,楊伯仍然沒有放棄教誨。他說:「咁點啫!一息尚存都要講啦,講了個人舒服少少。」他說自己是鬭木佬(木工),鬥木最重要的是用力要巧妙,要有牛一般的氣力,又要有兔仔一樣的靈敏。「時勢不同了,反送中時我們做得好好,驚醒了世界,把大陸趕入困局。現在要沉著,但力量一直都在心裏面。」

當下的低谷,他其實驚了好多年,「一直驚有一日變成宜家咁,但沒想過真的會變成咁。」他說每日都會跟自己講一遍「那班人點樣損害香港」,「因為暴政下,更要保存內心的火苗。」楊伯說每次講完都要望一回藍天和花兒,「要平衡返心情。」

他說「除非我死咗」,否則在這條路上,永遠都會見到他的身影,「香港人唔使約的,你要相信我們人心不死。」

香港人最叻排隊

這條人龍很長,由通州街轉入東京街西,再轉入了英華街。愈近中午,太陽愈烈,進入法庭旁聽的票早已派完,但仍然不斷有前來排隊的人。有個男人舉起《蘋果日報》,大喊:「今日是香港放監日,香港已變成大監倉,今日大家都要出來呀!」問龍尾的人是不是想入去,卻得到異口同聲的答案:「冇諗過要入,我係特別來排隊的,香港人最叻係排隊。」

今日在街上看見很多久違了的口號 T shirt:香港加油、我係香港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No fear,以至光時積木 tee,也紛紛出籠。有個穿著「I am a Hong Konger」外套的女人,昨晚臨時臨急 DIY 一小張「心底話」,在排隊時展示。「其實我有好多嘢想講,鋪滿成條街都得。但今日要講的是,香港人有權選擇,點解會犯法?」她從事旅遊業,冇工開多時,「這一年只係不斷幫人改機票,改完又改,改到冇得改,就幫他們搞 refund。」她說等了這天好耐,「淨係日日撐黃店,止唔到腳痕,今日要出來。所有有份投票的人,今日都有責任。」

她時刻帶在手袋的,還有五頁紙的《國安法》條文,「呢六章六十六條,我睇到好熟。」她說去年曾遭警察拘捕,說她干犯國安法,自此她便把條文帶在身,隨時可以「challenge 差佬」。「當日本來話告我國安法,之後發現告唔到,又話要告我拒捕和阻差辦公。」但最後她踢保出來,「之後個心成日有啲驚」,便把這疊法例當符咒一樣帶在身,「唔該你講得出我犯了邊一條先好拉我。」

高牆阻隔不了呼喊

到法院排隊成了今日的突發節目,人龍由清早開始聚集,一圈又一圈的黑衣人排隊排了幾個鐘頭。兩年前的佔中聆訊,雖吸引不少人於半夜排隊,但也不及今次的盛況。但到了午飯時,本來生生不息的人龍一下子清空,現場只剩下藍衣軍裝警和一條又一條橙帶。直到下午三點幾,人突然又潮水式歸位,大家高呼「釋放政治犯」、「香港人報仇」,並高舉五一手勢,當刺激到警方舉藍旗和紫旗時,人群總傳來一陣哄笑。

聆訊押後再押後之後,下午四點幾終於開庭。被告之一的何桂藍,身上的咪高峰傳來她跟其他被告的閒聊:「聽到出面好嘈喎,好似有示威喎!」我身處庭內,也聽到高牆之外騷動的呼喊聲,不斷高叫「香港人加油!」這五個字陪伴香港人走了好多個寒暑和低谷,去到今日,情況再壞,香港人加油這一句,依然是彼此的記認。

(這次提堂經歷了八個幾小時仍未完結,47 名被告以及他們的代表大狀,至今仍在西九法院庭上,香港人加油)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旁聽反送中故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