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新城巿廣場資料圖片(並非案發當日)

三青年被控新城市襲警非法集結 辯方指兩被告遭警誘使威嚇錄口供

去年聖誕節,有市民到各大商場參與「和你 shop」示威。三名青年被控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襲警及非法集結,案件今(20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開審。當中兩被告的代表律師反對會面紀錄呈堂,指首被告被捕時,遭警員大罵「你好 X 型呀,打 X 我阿 sir,好威呀你,返去睇你有幾 X 威」。辯方又指首、第三被告在警署遭警員威嚇,不允許找律師及行使緘默權利,有警員稱「唔使搵(律師)㗎啦,你有排等,不如快快趣趣錄完佢,無謂咁麻煩」。案件下午續審。

被告依次為邱文傑( 27 歲,公關人員)、16 歲麥姓男生及原永滔(20 歲)。邱及麥各被控一項襲警罪,指他們於 2019 年 12 月 25 日,分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三期 A304 號舖外襲擊警長蔡永德,及 A204 號舖外襲擊警長 6341。原永滔則被控一項參與非法集結罪,指他同日同商場的 A238 號舖「翡翠拉麵小籠包」內,與其他不知名的人參與非法集結。

首、第三被告的代表律師反對會面紀錄呈堂,指兩人到警署後遭警員誘使及威嚇而錄取會面記錄,當中有內容是被誤導。另外,警員為被告錄口供時,沒有提供足夠及合理私隱,違反《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規則及指示》。

辯方稱首被告被捕時遭警「撻」在地上

辯方指,首被告邱文傑被捕時受到警方不必要及不人道對待。他遭防暴警員暴力控制及「撻」在地上,無故遭噴胡椒噴霧,其女友亦被防暴警壓在地上。有警員向邱說:「你好 X 型呀,打 X 我阿 sir,好威呀你,返去睇你有幾 X 威」。邱回應沒有打警察,是警員撞跌他。邱又要求警員提供清水洗眼,有警員稱:「你係咪要水呀,我成支水淋落你個頭」,邱感到驚慌,不敢再要求清水洗眼,亦不敢與警員對話。

辯方續指,邱被帶到馬鞍山警署後,遭安排進入一間大房間,內有 20 多張連桌面的椅子,亦有一個屏風隔住兩邊,惟屏風沒有隔音功能。約 10 名被捕人士在該房間等候,亦有 10 多名便衣警員。警員 16552 向邱詢問個人資料,期間聽到有警員說:「你哋個個都有律師搵,係得一個無咋啵」,警員 34696 亦稱:「你哋無人搵律師㗎啦,搵律師要畀好多錢,見一見又要畀 8,000 至 12,000,到時保釋金又貴咗」。

指警長曾說「唔好聽埋網上教你哋無嘢講」

其後,邱獲派飯盒用膳時,聽到有警員大叫「邊 X 個無嘢講?呢個呀?」、「我忍 X 咗你好耐啦,使唔使咁 X 串?」、「串呀拿,你係要玩,我拉你入房除 X 晒你啲衫慢慢玩都仲得」。警長 50567 大聲說:「我同你哋講,唔好聽埋網上教你哋無嘢講,只會害 X 死你哋咋」。邱不敢不合作,警員 16552 在沒有私隱情況下為他錄取口供,不斷誘使引導他作供,又修改邱的回應。

另外,警長 50567 威嚇邱,「你唔好 X 講大話,有片睇到你推佢㗎,你係雙手定係單手推佢,你諗清楚呀」。邱在驚恐中錄口供,並在會面紀錄上簽署。在完成會面紀錄或之前,沒有警察通知邱有律師等候接見他;邱其後才知道,律師早在錄口供前到達,惟一直未獲安排接見。

第三被告稱看到被捕人士遭掌摑三巴

至於第三被告原永滔,辯方指原永滔到達馬鞍山警署後,亦安排在一間大房間等候。偵緝警員 DPC 12799 在原面前坐下,表示要為他錄口供,向他說類似「你唔使要律師㗎啦?」,並說只是一份簡單口供,純粹記錄一下,稍後會錄一份更詳細的口供。原同時聽到房間另一邊,有警員以兇惡態度大喊「搵律師要畀好多錢,你有錢畀咩?」該偵緝警員亦向原說:「係㗎,唔使搵(律師)㗎啦,你有排等,不如快快趣趣錄完佢,無謂咁麻煩」。

原從 DPC 12799 說話中,明白若要求律師陪同,就會耽誤釋放時間,一名身型肥大的便衣警 SGT 34696 亦大喊「有無人唔肯錄,要搵律師?」原不敢不合作,只好回應「好啦咁」。SGT 34696 走到 DPC 12799 身旁,詢問他「呢個都無嘢講呀?」DPC 12799 搖頭,向原說:「唔使驚,你有啲無嘢講,有啲講就得,唔好全部都無嘢講」、「醒醒定定,唔好得罪大 sir」。

原看到SGT 34696 走到另一名被捕人士身旁問幾條問題,該人不作聲及表示不知道。DPC 12799 隨即掌摑該人的面部三下,說「忍咗你好耐啦,使唔使咁X串」、「串呀拿」,SGT 34696 再說:「你唔好喺度諗住可以威,你要玩我今晚拉你入房除哂你衫打你,同你慢慢玩都仲得」。在原錄口供期間,他與其他被捕人士距離很近,可以聽到對方說話。

案件編號:STCC1154/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