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更新】【首宗國安法案】控方專家劉智鵬:梁天琦認同黃台仰要勇武抗爭 最終建國

國安法首宗案件、被告唐英傑被指駕駛插有「光時」旗幟電單車撞向三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等三罪,今( 5 日) 於高院續審。控方上周五開始傳召專家證人、嶺大歷史系教授劉智鵬作供。劉於首日作供,將「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分兩部分解讀,認為「光復香港」,意指香港遭敵人,即中國政權佔據。而「時代革命」,有不接受現況,希望推翻政權意思。他認為一併考慮時,有採取手段去改變香港政權,以及在當權者手上奪回政權的含意。劉又指,他研究後認為梁天琦為口號始創者,並指梁於 2016 年補選的競選單張,以及造勢大會的部分言論提及自治等,含有鼓吹「香港獨立」之意。

劉智鵬今日將繼續作供,並接受辯方盤問。

【16:30】辯方開始盤問控方專家劉智鵬

辯方資深大狀郭兆銘盤問劉智鵬指,「光時」的英文翻譯,「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s  」,現時的意思為何?劉表示意思為「解放香港、改變呢個時代」。郭再問及,涉案旗幟上的相關字眼,於 2021 年會傳達給接收者甚麼信息,劉回應稱「攞返香港、改變呢個時代」。郭再問如何改變時代,控方隨即表示似乎問題是指 2021 年,而非涉案時間,郭隨即表示「我理解呢啲字眼的意思,逾千年都無改變」,隨即惹來庭上眾人哄笑。

法官杜麗冰其後將問題更改為,於 2020 年人們如何理解相關字眼及傳達的訊息,劉則解釋指「就係通過改變呢個政府、政權嘅方式,攞返香港,從而改變呢個時代」,當中「攞返香港」意指取回當時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管治權。

辯方又提及,劉有否於任何方面認為,辯方專家以社會科學和文化研究的方法來解讀光時口號,是錯誤的?劉則表示他並非接受社會科學和文化研究方面的訓練,「我唔可以話你聽,他們嘅方法是啱定係錯。我只能話你聽,我唔係用嗰個方法。」,劉又同意辯方所指,雙方專家的看法均有可能正確,但他不同意辯方由 2020 年語境去解讀光時口號的做法。

辯方又質疑指,如相關字眼的現代用法與過去一樣,為何劉如此依賴梁天琦在 2016 年對光時的用法,劉則表示,因梁於當時的補選中,「將呢八個字擺喺一個好重要嘅語境裏面,賦予呢八個字一個相當穩定嘅意思和用法」,並認為梁當時的用法遵從了字詞約定俗成的用法,及進一步確定該 8 個字與歷史上的用法一致。辯方再質疑指,劉是否認為,梁對相關字詞的理解與劉一樣?劉表示「同我嘅理解一樣,同好多中國人對呢啲字詞嘅理解一樣。」辯方續問,劉是否假設梁對歷史的認識,與劉一樣多?劉則指「理解或認識呢啲字詞,唔需要好似歷史學家嘅訓練,都可以做到。」案件明天繼續,劉將繼續接受辯方盤問。

【15:50】播 2015 年「光復運動」片段   劉智鵬:運動夾雜攻擊中共

控方又於庭上播放 2015 年期間「光復上水」、「光復屯門」等運動的片段,當中有人提及「光復香港 還我奶粉」、「水貨客過主」等口號,並詢問劉智鵬,相關片段如何幫助他對「光復香港」作出結論。

劉聞言後表示「肯定唔係還我奶粉咁簡單囉」,指當中牽涉到辯方沒有提及、對中國政權的挑戰,並指整個光復運動均牽涉針對內地遊客,「將佢哋睇成同香港呢個族群唔一樣嘅族群,甚至係一個外國人」,且運動中有夾雜對中共的攻擊、及對香港自治的意識。

劉又提及,尤其其中一個電視節目中提及「香港自治運動」的組織者,「佢哋喺光復呢幾個運動裏面都係積極參與,仲有一個叫做本民前,呢兩個組織其實都係非常之出名,以港獨作為佢哋宗旨嘅組織」。劉認為,由光復上水、至光復旺角、屯門,均有一個重要信息,即香港族群與內地族群並不一樣,故此一連串的光復行動,「背後都講緊香港呢個族群係要保護自己,以免受到內地來嘅族群影響」。控方完成主問,辯方開始盤問。

【15:30】

至於辯方專家提及《說文解字》,劉認為對方對《說文解字》的理解不正確,即並非辯方所說,《說文解字》 編輯的目的是,解讀某詞語行程的原因,而非針對特定詞語(Shed insight into reasoning of words,not to specific words)。

劉又指,正如其報告所言,根據《說文解字》解釋,「光」,即「明也」,「係畀咗好實在嘅意思畀字眼。同樣,「復」,「往來也」,好清楚嘅」。劉又強調《說文解字》是中國歷代字書詞典嘅始祖,包括當代使用的《辭海》,亦要引用說文解字對字詞的解釋,即由《說文解字》去到《辭海》,均有一個穩定而準確的字詞解釋系統。劉又提及,正如他於報告提及,自古的人君,即皇帝光復的所謂祖宗之業,即是指江山、政權、國土,「唔係好似辯方嘅報告,用一個字 glory 咁含糊嘅,並且係冇內容嘅」。

劉又認為,就「革命」一詞,主要的使用仍是政治方面,且於中國傳統用法中,只有一個意思,即推翻當前政權並取而代之。至於辯方提及,「革命」一字大多於政治無關,於流行文化中及市場學方面亦有使用,例如於汽水廣告提及「靜靜地起革命」,及美容產品中提及「美肌革命」,劉則表示相關口號的演繹,基本上有各自的語境,「因此佢哋會有各種唔同嘅意思,唔一定係政治嘅」,但他強調革命一詞於字典中意思的排列上,政治用法仍排在首位。

【15:00】劉智鵬:辯方專家並非歷史專家    解讀無列出恰當歷史分析

劉智鵬又於控方主問下,回應辯方專家,即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對劉智鵬所撰寫專家報告的看法,劉又不認同辯方專家批評他使用未經證實是正確的假設,並指辯方專家對他的批評並不成立。劉智鵬回應指,兩名辯方專家並非歷史範疇的專家,解讀「光時」的用法亦有所不同,劉認為兩人是使用社會科學方法,特別是社會語言學的方法作出解讀,而劉則是以歷史研究的方法作出解讀。

劉認為兩人對「光時」意思的解讀,並沒有列出一個恰當的歷史分析。劉又解釋指 ,兩名辯方專家是以當代語境分析「光時」口號於2019年之後的社會運動中的使用,並沒有回應劉於其報告中提及的歷史考慮。劉又強調,於「光時」口號中,有兩個關鍵詞語,即「光復」及「革命」,並指該兩組詞於中國歷史上的使用源遠流長,「我哋必須要知道呢兩個詞喺開始用、同埋喺過去用嘅過程裏面嘅變化,然後先可以比較準確知道呢兩組詞喺而家係點用。」,並指當中一個重要方法,就是將兩組詞放在各自的歷史裡去觀看其意思,再對比其過往語境與現時有何分別。

劉又指須由歷史上的規範、約定俗成的用法及語境去分析,「咁先有可能準確地知道,呢八個字嘅口號,而家究竟代表咩意思。」

至於辯方專家批評劉所使用的方法有缺陷,劉認為相關批評完全不成立,並指辯方專家企圖使用多個於2019年例子,說明某些人於接收「光時」口號時,如何演繹該口號始創者梁天琦,在2016年創作該口號的原意,並指「呢個做法,係一個有缺陷嘅論證,因為呢個做法係將過往一啲嘢,過去嘅因素來演繹,而非從歷史角度出發」。控方又要求劉進一步解釋其說法,劉則表示「好簡單,我哋唔可以用後來嘅解釋來斷定之前發生嘅歷史。梁天琦創造呢八個字嘅時候,有佢創造呢八個字嘅語境。我哋唔可以將後來唔同人對呢八個字嘅唔同理解,去斷定梁天琦當時嘅意思。」

【12:46】「光時」與「驅逐中共 香港獨立」有直接關係

控方於庭上播放一系列新聞片段,顯示於不同示威場合,示威者叫喊「光時」口號的情況,同場有示威者叫喊「驅逐中共 香港獨立」等口號,亦有示威者焚燒及踩國旗,及有暴力事件發生,例如堵路及破壞等。劉智鵬供稱,考慮相關情況,認為該口號多次出現,「都帶住一個幾清晰嘅訊息」,首先該口號為政治口號,並伴隨叫喊「驅逐中共、香港獨立、天滅中共」等口號,以及一系列破壞社會秩序及毀壞等違法行為,「最嚴重嘅係焚燒及踐踏國旗」。劉指總結而言,「光時」多次於示威活動中出現,與「驅逐中共 香港獨立」有直接關係,即「唔接受中共管治香港呢個事實」,劉又認為此口號直至 2020 年 7 月 1 日於示威活動的出現,語境及意思均無改變。 案件下午兩時半再續。

【12: 08】高級督察:「光時」2019.7.21首次於社會運動使用 同時出現分裂、顛覆國家行為

控方於庭上播放 Now 新聞的直播片段,顯示 2019 年 7 月 21 日,示威者於中聯辦外示威的情況。劉於控方主問下確認,片段顯示,當示威者叫喊「光時」口號時,其他示威者對中聯辦造成破壞。他指更為重要的是,中聯辦外的國徽亦遭示威者塗黑,部分示威者向中聯辦投擲物件,例如雞蛋等,亦有人於外牆塗鴉字句,包括「支聯辦」、「光時」。劉智鵬認為,毀壞及污損國徽「係挑戰國家政權嘅一個行為」。而將「中聯辦」寫成「支聯辦」,即是將中國指為「支那」,代表說出或寫出相關字眼的人,是以一個外國人的立場,去看中國及中國政府,因為「支那」在過去一段很長時間,是被外國人用來形容中國。

劉又指,再結合牆上的「光時」字眼,他認為示威者是要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管治的權威,甚至是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管治。劉又引述其報告指,由此可見,由 2016 年梁天琦創造「光時」口號,直至 2019 年 7 月 21 日中聯辦外示威事件,「光時」的語境前後一致,沒有明顯改變,於歷史角度的語境亦一致。

【11:00】

劉智鵬又指,他於撰寫其專家報告時,參考了由警方高級督察張偉文提供的報告,張表示觀看過由 2019 年 6 月 9 日到 2020 年 7 月 1 日,涵蓋 389 天總共 2177 段片,以找出「光時」口號於哪些日子使用過。他發現有 218 日,都有人使用過該口號。張又於報告中指,「光時」口號出現時,都會有暴力違法行為發生,以及出現分裂國家的狀況,即有人叫嚷「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民族自強 香港獨立」、「香港人建國」等口號,或出現相關旗幟及橫額。張又發現部分影片中,「光時」口號出現時,同時出現顛覆國家的行為,包括有人揮動「驅逐共黨 還我香港」等橫額。張又表示,於 2019 年連場社會運動,首次出現光時口號的日期,為 2019 年 7 月 21 日。 

【10:30】 

控方今繼續播放梁天琦於 2016 年造勢大會的片段,當中提及梁擔任本民前的發言人。劉智鵬於控方主問下表示,以他對本民前的認識,本民前爲一個關注香港本土的政團,該政團認為香港本身是一個實體,「同香港周邊其他地域同族群無關係,佢哋要爭取香港人自己處理香港嘅事務」,並認為中國人民共和國無權處理香港事務。

片段中梁天琦提及黃台仰告訴他要勇武抗爭等,劉智鵬於其專家報告引述梁與黃的對話,認為梁天琦認同黃該番說話,包括要勇武抗爭,要打倒港共政權,以及要為香港人帶來改變,最終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等。劉又指,梁認同黃的言論,直接提供了一個重要訊息,顯示他如何解讀「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八個字,「可以話,黃台仰呢番說法,係梁天琦政治理念嘅一個總結」。

片段中,梁天琦又提及「年初一有一場、我認為係一場起義」,劉智鵬指梁所指的事件,為「我哋通常稱之為旺角暴亂嘅事件」。如將梁於補選時提及的「光時」口號的意思,與該些字眼於歷史語境的意思比較,並無明顯分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