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er Ma 於 2020 年 7 月 27 日,因與婦人因噪音問題爭執,被警方涉刑事恐嚇被捕,是在他街頭表現時第二度被捕。圖:Oliver Ma 馬賦馳 facebook 專頁

中環演奏英文《願榮光》 街頭歌手被控噪音煩擾 辯方:行人圍觀拍手 非不可容忍煩擾

中菲混血街頭音樂人 Oliver Ma 馬賦馳去年7月在中環演唱英文版《願榮光 》,遭警方票控兩項「造成噪音煩擾」,他否認控罪。案件今(18日)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任職清潔管工的事主楊宇求供稱,當日中午開始聽到有人彈奏音樂,指噪音使他無法專注工作,「睇唔到邊啲地方污糟」。辯方則指呈堂片段顯示當時有行人圍觀及拍手以示支持,亦無人因聲浪捂耳朵或提高聲浪說話,認為聲量並非對人造成不可容忍的煩擾。

裁判官裁定表面證供成立,被告選擇不自辯,亦沒有辯方證人。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 2 月 23 日裁決。

被告馬賦馳(21歲)」被控「樂器造成的噪音煩擾」及「擴音器造成的噪音煩」。控罪指他於 2020 年 7 月 8 日中午 12 時至 12 時 50 分,於皇后大道中近戲院里,奏玩結他而發出噪音,對楊宇求而言是其煩擾的根源;以及在同日同時間同地點,唱歌與玩結他,並運用揚聲器放大聲量發出噪音,對楊宇求而言是其煩擾的根源。

事主:噪音致無法專注工作 期間沒有主動報警

事主楊宇求於事發地點旁的華人行任職清潔管工,楊供稱當日早上 11 時在華人行上班,至中午 12 時開始聽到有人彈奏音樂,續指噪音使他無法專注工作,「睇唔到邊啲地方污糟」,遂前往大廈側門看著被告演奏音樂約大半小時,噪音一直持續,即使有停頓也只得 1 至 2 秒。他又形容演奏聲浪很大,「同人傾偈要大聲,正常講嘢聲音聽唔到」,亦有大廈客戶向他投訴「好嘈」。

在辯方盤問下他承認期間沒有就噪音主動報警,直至有警員到場,楊向警方投訴,也沒有拍攝任何片段。但他不同意表演音樂的聲浪沒有對他造成煩擾。

警:接獲兩次投訴 首次到場未聽到噪音

警員林文津供稱,當日先後 2 次接到戲院里有關行乞及噪音投訴,他於 12 時 27 分首次到場時不見有人行乞,但看到有人調教結他;被問到是否聽到噪音,他則稱不記得,惟遭裁判官質疑「有噪音、有人犯法你會記得架,你唔係去行街,係去做嘢」,遂林則改稱「應該冇」。他亦同意當時並無就任何人製造噪音滋擾作票控,其於 12 時 38 分離開現場。

警:曾發 3 次警告 被告奏英文版《願榮光》後票控

其後他再次接到相關投訴並於 12 時 50 分返回現場,則聽到有噪音,他稱自己下車時的地點距離被告約 29 米,仍聽到唱歌和音樂的聲量很大。林到場後先後警告被告3次,分別以中英文告訴被告可能違反噪音條例,要求他降低聲量;但被告未有理會,繼續以同樣聲量表演。而在第 3 次警告後,被告開始演奏英文版《願榮光》,聲量變大,亦吸引更多行人圍觀,故林決定票控被告並開始拍攝現場情況。

辯方:呈堂片段有人拍手圍觀 聲浪非不能容忍的煩擾

裁判官裁定表面證供成立,被告選擇不自辯,亦沒有辯方證人。辯方結案陳詞時指出,事發地點位於中環鬧市,加上當時是午膳時間,人多車多,一般人預期鬧市會有噪音,對嘈吵的容忍度會相對較高;對於楊供稱 12 時至 12 時 50 分被告一直持續發出噪音,辯方指出與林指首次到場沒有聽到噪音的說法有差異,加上 12 時 39 分至 50 分期間的現場情況,林因當時已離開而無法看到,辯方認為基於兩名證人的證供有根本性矛盾,故不應依賴楊的證供。

辯方又說,楊供稱庭上播放警員拍攝片段的情況,與現場所看到的情況相若,即當時有很多行人路過、講電話,也有行人圍觀及拍手以示支持,認為當時他們並非無法容忍演奏聲浪,甚乎是表示讚賞;現場亦無人因聲浪捂耳朵或提高聲浪說話;故辯方認為,控方無法舉證證明事發時結他及擴音器的聲量,對合理的人而言是否屬於不可容忍的煩擾。

案件編號:ESS 17255-5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