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氏保加症少年掟汽油彈判感化 覆核改判入教導所 上訴庭:不可以患病作犯罪藉口

患有亞氏保加症的 15 歲少年被指於 2019 年 11 月 18 日,在柴灣已婚警察宿舍外掟汽油彈,他早前承認縱火罪,獲原審裁判官何俊堯判處最長的 3 年感化,律政司不服判刑提覆核獲批,改判教導所。上訴庭今頒下書面判詞,指裁判官指少年犯案「好大程度可以歸咎於」其種種症狀的說法並不完全正確,並指少年知道自己行為犯法,甚至對損毀財物表歉意,只是對宿舍住戶無動於衷,上訴庭認為答辯人可以對其症狀的影響作出控制,但選擇放棄,故不能以此作為干犯嚴重罪行的理由或藉口。

申請人為律政司,答辯人為現時 16 歲,案發時 15 歲的男學生。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潘敏琦處理。潘兆初早前曾指,報告顯示少年於情緒及壓力處理有所改善,顯示他於足夠誘因下可控制自己的情緒及處理壓力,並強調縱火屬嚴重罪行,如是成年被告,根據案例可被判處 4 至 5 年即時監禁,並指被告於報告中提及遭人脅迫這一事宜,質疑他對案件有否足夠自省及悔意。

上訴庭今於判詞中指,原審裁判官審理案件時,於數方面的評估有欠妥善,包括忽略本案有另一女子參與犯案,令本案更加惡劣;沒有處理答辯人經社交平台人士一名男子,上訴庭認為涉案情況顯示三人是夥同犯罪,並早有預謀,甚至連逃走路線都早有定案,只是答辯人犯案後被即時截獲。上訴庭指,答辯人稱自己和父親爭執,並在一時氣憤下犯案,此說法雖然未受挑戰,但法庭最少也要根據以上的客觀事實去理解,但原審裁判官卻完全忽略此問題。

上訴庭:裁判官無指出受襲地點為警察宿舍的重要性

上訴庭又指,原審裁判官雖然指出受襲地點住人,是著眼於人命傷亡風險,但並沒有特別指出該處為警察宿舍的重要性,上訴庭又留意到多位老師曾提及答辯人在社會事件中變得偏激,認為本案毫無疑問與當時仍處於高峰的社會衝突有關,具體表現包括隨機和不加區別地向警員和其家屬施襲,上訴庭斥這屬對公眾秩序與安全的嚴重攻擊和破壞,其惡劣程度不容任何法庭低估。

至於裁判官指汽油彈容量少,能用到助燃劑不多,加刑因素有限,及汽油彈因被緊閉窗戶擋隔沒有入屋,造成傷害輕微等觀察,上訴庭認為裁判官的著重點出錯,並強調汽油彈本質不穩,落點不準,著地後玻璃碎片四濺;加上具有一定射程,可從一定距離攻擊目標,故屬種極其危險的武器,法庭必須嚴肅看待。上訴庭又指,由於是夥同犯罪,涉案女子因擲彈而差點波及剛駛過的汽車,答辯人也要共同承擔罪責。

上訴庭:判處教導所沒有對答辯人不公

上訴庭續指,裁判官指答辯人犯案,「好大程度可以歸咎於」他的種種症狀,說法並不完全正確,因報告中的原文是「可能與此有關」,並指所謂有關,是指症狀能影響患者的判斷力和同理心,以致其容易受到同輩影響和不能體會受害人的處境。上訴庭指正如律政司一方指出,答辯人知道自己行為犯法,甚至對損毀財物表示歉意,只是對宿舍的住戶無動於衷,以致他有重犯的風險,心理專家亦曾清楚指出此點。上訴庭又引訴案例指,認為被告完全知道自己在作何事,他可以但選擇放棄對症狀的控制,故不能以其所患症狀作為參與此嚴重罪行的理由或藉口。

上訴庭最終裁決指,無論於整體嚴重性或答辯人個人罪責,原審裁判官都在評估上有錯,故其所判下感化令,雖為法定最高時段,卻仍屬原則犯錯和明顯不足,並指雖然答辯人年輕,不可漠視其更生,但其判刑實有必要更傾向於懲罰和阻嚇以反映本案的惡劣程度。而根據最新報告,答辯人不但堅稱自己被脅迫,而且在被指行為危害宿舍住戶生命時默不作聲,沒有表示任何歉意,只一味希望不用拘押。

經考慮後,上訴庭認為時段更長、結構更加嚴謹,並同時可以提供心理和其他輔導及各種課程的教導所,則對答辯人的自我反省、更生和不再重犯有更佳保證。再者,教導所有具份量的更生元素,答辯人可在何時獲釋則視乎他在所內的表現,可快可慢,所以對他沒有不公平,最終改判入教導所。

案件編號:CAAR 12/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