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哭泣的媽媽

2021/2/5 — 20:40

17 歲的少年,或許讀書成績不是最標青,但卻是老師心目中「有 heart」的學生之一。在他就讀的學校,不少人因為家境不佳,或會心急想走歪路搵快錢,又或者不問世事。但少年自青春期已對社會、政治關心,參加學校的學生會選舉成為領袖,並在校外參加青少年組織的模擬立法會選舉。在上課的時候,他有自己的想法,也因為有讀課外書,說起時事課題,有時連老師都會被難倒。

少年現在剛好 18 歲,DSE 畢業後正修讀副學士。他比同齡的同學高大而瘦削,梳了乾淨的側分髮型,這天沒有像往常塗足髮蠟,顯得有點無精打采。他對衣着有要求,這天穿了 oversize 卡其顔色衛衣,時款的腕錶黑色的錶面又圓又大。他今天上庭時,拿着手機,偶爾打開黑色的暖水壼喝水。昨晚,他向朋友發送短訊「我或許要離開一段時間。」

前年的 10 月 27 日,他和其他人在旺角被捕,在警署被搜出背包裡有一支 3 吋長的雷射筆,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廣告

旁聽席上,有來支援他的親友。民協兩位區議員都有來,原來少年人在民協擔任幹事,上司同事都讚他「好好仔,負責任。」少年足球也了得,除了在中學踢校隊,逢周六會山長水遠搭車去教小朋友足球班,這天連跟他學踢波的學生的家長也有來旁聽席支持。

坐在他身後的,還有一位穿着白色紗裙子,腳踏白波鞋,化了淡妝的女士。女士頸上掛着精緻的玉石吊飾,手指也戴有戒指,她緊張得不斷搓揉自己的手指,又捏着頸鍊的吊嘴減壓。裁判官朗讀冗長的判詞,聲線柔弱非常,加上口罩及透明膠板的阻隔,旁聽席的大家都忍不住伸長脖子想聽清楚,有人已忍不住打瞌睡了。

廣告

裁判官詳細解釋,多名警方證人,由拘捕、搜證、證物保存的情況。在拘捕時,「警員向當事人背部開了五發胡椒球彈,那是『低武力』,經訓練要發射幾次才能發生威力。」

當法官提及案中的雷射筆,特別強調筆上貼了一句警告:「Danger,紅色底的字樣。」並引述專家証人,指此雷射筆 40 米內可以傷人眼睛,不只會是為警方帶來「煩擾」這麼簡單。說到這裡,辯方大狀忍不住搖頭,彷彿知道接下來的會是壞消息。

裁判官以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判決少年罪名成立。剛 18 歲的他,要被拘押等候更生中心報告。由於裁判官聲線太微弱,直至求情時,大家才如夢初醒得悉被告已罪成,也直至少年舉手向旁聽席的大家揮手時,大家才知道他要被還押過農曆年。少年離開前,把自己的手機及暖水壼交給了母親。母親接過物件後,轉眼間看到兒子被帶到木門後。

母親跌坐在椅子上,手一鬆,「啪!啪!」,兒子的物件也應聲散落在法院的地上,黑色的手機,黑色的水壼,直墮在法院的地毯上,母親接着嚎啕大哭,哭聲傳遍整個法庭,她那戴着首飾的雙手在抖震。眾人剎那間不知如何是好,有人上前替她執起物件。

法庭上披露,少年的母親,多年來患有情緒病,抑鬱症和思覺失調,亦曾經酗酒,少年和同母異父的姐姐及母親三個人共住。這位單親媽媽眼見兒子被判有罪,情緒久久不能平伏。母親嘗試站起來離開,腳卻軟弱無力,由女兒和友人用力扶着,才跌跌撞撞地勉強離開法庭。

在如此家庭成長,少年卻沒有顯得特別憂鬱,反而性格開朗積極,他曾經向師長說過,渴望將來找一份工作,或許是社工,願望令社會變得更好。看着他成長的師長,有人紅了眼圈嘆道:「有志推動社會進步年青人,如此被對待。比起很多青少年,怎也不能說他的本質壞,希望他可以挺過來。」


幾近同一時間,同一個法院,相隔兩層樓,另一個青年的案件也要判決。25 歲從事園藝工作的青年,前年在理大圍城期間,於尖沙嘴東部,以手機拍攝警方的拘捕行動。警方指青年曾叫喊辱警語句,被控「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

案件拖延一年有多,青年從手機裡找到片段,證明自己拍攝時的情況。片段中,現場的圍觀者發出零星叫喊,青年自己並沒有喊叫口號,但有警員主動走近他身邊,問他是否記者,青年說不是,警方要求查身份證,青年亦配合。裁判官質疑警員的聲稱,和片段所見不符,難以相信警員其他指控真偽,判青年無罪

青年從事戶外園藝工作,曬得黑黑實實,這天穿了不太合身的西裝在法庭出現,當和家人得悉無罪釋放,父母都激動地眼泛淚光。散庭時,青年的母親忍不住捉着經過她身邊的記者的手,不斷說:「多謝!多謝!多謝哂!」

穿白毛衣,做了 gel 甲和穿了短 boot 的媽媽,喜極而泣,一家人像拉緊了的彈簧終於放鬆下來,她自言自語地道:「我個仔好勤力㗎,日日早上七時就上班。好彩而家無事,安樂哂啦。」

兒子也說,鬆了口氣,跟來旁聽的不相熟的嬸嬸在法院外的大堂搭訕着。旁聽師嬸嬸說:「我聽咗幾次你這單案啦!好彩有拍下片段,證明你係無辜。」大家都不斷說:「好彩有片咋。」

跟律師及辦好手續後,青年搭乘升降機到樓下,和在街上等待着他聚合的父母,一起在冬日猛烈的陽光下徒步離開法院;然而被扣押的少年的友人,則站在法院的影子裡,等待的卻是目送囚車離開,渴望能從遠處送上一點點祝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