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和平集會】何俊仁楊森親自陳詞 稱香港將成無聲國度 惟六四悼念精神長存

去年六四維園集會案,26 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其中,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等 12 人今(9 日)在區域法院認罪,下周三(15 日)判刑。(另見報道

今天何俊仁及楊森分別親自陳詞,其中何俊仁提到「即使有日支聯會要解散、維園六四燭光晚會被禁,悼念精神仍會長存」,楊森則形容六四晚會被禁等情況令香港成為「無聲國度」。辯方為其他被告求情就指,本案集會不影響他人使用維園權利,大部分人有做防疫措施,而部分被告角色輕微及被動,望判緩刑。

何俊仁:即使支聯會解散 悼念精神長存

今早求情階段由何俊仁開始,他今無律師代表,親自向法官胡雅文陳詞。何俊仁先講解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歷史和背景,簡述六四天安門事件、遠在千里之外的香港人亦投入當年運動的原因,並指支聯會在往後 30 年持續悼念六四,是因為「道德責任及香港人願意擔起的良心責任(moral commitment and conscientious duty willing to be taken up by the Hong Kong people),形容在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個集會可連續 30 年就同一主題、每年於同一晚舉行。

就本案案情,何俊仁解釋,案發當天政府以疫情為由禁止晚會舉行,支聯會無法如常在維園架設舞台及音響、安排義工管制人流,因此一眾常委只可在網上直播在維園的象徵式悼念活動;雖然會方預計有人會自行到維園悼念,但由於沒有音響,常委無法直接向散落在足球場的人士溝通,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場呼喊口號及唱歌,相信只是為了透過網站與維園外的港人聯繫。

何俊仁表示,自己除身為律師 40 載,一直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稱「這是我堅定的使命去推進民主,及維護人權和本港與祖國的法治」,強調不論在六四事件前後,從沒打算移民,甚至在回歸前拒絕申請英國護照。何俊仁指,雖然六四燭光晚會遭警方反對,但從歷史和社會層面來看,支聯會仍會繼續舉辦晚會作為公民抗命的一環,也準備好承擔法律後果,強調「即使有日支聯會要解散、維園六四燭光晚會被禁,悼念精神仍會長存,燭光會在每年六四照亮香港人的心」。

何俊仁最後寄語港人,「我們必須保持樂觀及抱有希望,等待改變之時到來,因我們相信,我們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人類史的發展不會停步」。

楊森:六四是一生難忘悲劇 本港將成「無聲國度」

楊森今天同樣沒有法律代表,這是他近期在同類案件中第 4 次親自陳詞。楊森在陳詞開首便說,「六四屠城是我一生難忘的悲劇」,稱自己每年六四晚上,必會參與支聯會主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

楊森表示,六四維園燭光悼念集會有 4 個重要意義,包括凝聚港人的公民意識和社群的身分認同,「雖然說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是行禮如儀,但不自覺地在港人之間建立一種互相分享的信念,例如平反六四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多年來提供平台,讓港人對八九民運遇難的同胞及家屬加以援手, 「令到當年痛失親友的同胞於嚴冬之得到溫暖和關懷」;作為各方檢視一國兩制落實的重要指標;以及象徵對六四事件「拒絕遺忘、保存歷史真相和記憶」,有如德國就二戰時期的猶太大屠殺事,建設納粹歷史博物館。

楊森指出,最近兩年集會已遭警方禁辦,當局又用盡方法打壓一些活躍的公民團體,例如已解散的民陣、處於解散邊緣的教協及支聯會等,認為「本港將成為一個無聲的國度」,異見聲音將被禁聲,與香港一向多元化和開放的文化格格不入。

楊禁最後一度哽咽說:「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並如對上三次一樣表明「本人認罪,違反公安法,但不認錯,亦不作求情」。

張文光由大學同學代表 前運房局長撰求情信

其他被告均有大律師代表求情,其中張文光由就讀中大新亞書院時的大學同學、大律稱馬漢璋代表,提及張文光在大學畢業後便成為小學教師,不久成為教育界立法會議員,對香港教育貢獻良多,隨後跟隨已故支聯會創辦人及教協首任主席司徒華,擔任教協主席超過廿載。辯方向法庭呈上 5 封求情書,撰寫人包括前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指張文光任議員期間與官員溝通良好,對政改進程有貢獻。

辯方指,張文光案發當日參與集會,只因當時仍是支聯會常委,有責任出席,及希望追隨司徒華的步伐燃點燭光悼念六四,而他在案中並無擔當主要角色,沒有站台發言,也沒有派發爉燭,和應在場口號亦只是一如過往 30 年晚會的做法,一直和平參與不涉暴力。

辯方指集會不影響他人權利 部分被告角色被動

代表陳皓桓及梁國雄的大律師黃宇逸表示,本案對於交通的影響,與一般大型集會出現的情境無異,與集會的性質是否獲批並無關係;另外案發時維園足球場已因疫情關閉,各人進入集會並不影響他人的權利,而且本案僅歷時 46 分鐘,比起過往長約 2 小時的燭光晚會短,最終參與人數只有 2 萬人,並非原本申請集會時預計的 10 萬人。

代表尹兆堅及麥海華的資深大律師夏偉志就指,大多數人在本案集會,均有盡責帶口罩,更有人鼓勵參與者保持社交距離,而且根據歐洲人權法案,法庭不應對只牽涉和平集會的被告判囚。尹與麥兩人均有良好品格,對社會貢獻良多,因此法庭如認為兩人需判囚的話,可考慮判緩刑。

至於郭永健、趙恩來、梁國華及何秀蘭,辯方均指他們對社會有貢獻,例如郭永健成功向政府爭取實施各大廈須設置火警鐘、趙恩來透過成立「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令兩宗涉圍標案終帶到法庭認罪判刑、梁國華亦有多次參與中國賑災活動,及協助本港老弱和少數民族;此外 4 人在本案中角色輕微及被動,望判緩刑。

官:朱凱廸一度撤回認罪 仍可獲 4 分 1 減刑

辯方未有為朱凱廸在庭上作補充陳詞,僅稱因朱曾一度撤回認罪決定,望仍可獲 4 分之 1 的認罪減刑,不過法官胡雅文表示,他的情況獲全數 3 分之 1 的扣減亦可,因上次撤回認罪時未有浪費法庭資源;辯方對此表示歡迎。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已合併)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