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資料圖片)

【六四和平集會】何桂藍:不認同支聯會 事前僅去過一次集會 國安法後悼念六四是反抗

去年六四和平集會案踏入第 6 日審訊,黎智英、鄒幸彤及何桂藍否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法官胡雅文早前裁定案件表證成立。何桂藍今(8 日)在區域法院自辯時稱,她不認同支聯會,事發前只去過一次集會,但認為政權不能用疫情打壓集會權利,「所以我入去反抗禁令」。她又提到,去年的情況與過去 30 年的六四晚會不同,因為支聯會已沒有領導角度,形容當時「左耳聽緊《自由花》,右耳聽緊《願榮光歸香港》」,指「 如果呢啲人係支聯會 call 到出嚟,咁都幾侮辱人嘅智商。」案件明日續審。

鄒幸彤自辯完畢,辯方擬傳代表八九民運工人領袖韓東方。法官胡雅文質疑韓與案情有何關係,控方亦反對辯方傳召韓。辯方解釋,韓當日因個人理由前往維園,又指維園對韓而言是個「有代表性的場地(symbolic venue)」。法官認為韓與控罪及被告無關,他前往維園的理由亦與案件無關,最終拒絕韓東方出庭作供。

2021 年 11 月 8 日,八九民運工人領袖韓東方今早到區域法院,辯方原計劃傳召他作供,惟法官認為韓與控罪及被告無關,最終拒絕他作供。

何桂藍:事發前僅去過一次六四集會

何桂藍出庭自辯,她供稱案發時是一間海外大學的研究生,是一個「普通到無得再普通嘅香港人」。被問及是否一個政治人物,她稱自己與當日在維園的十多萬人,以及現時公眾席的人沒分別,擁有一樣的政治權利。何桂藍指去年六四集會前,未曾「自願」去過集會,只是 2016 年有一位內地朋友來港,「佢好想去我帶佢去」,故兩人前往六四晚會。

何桂藍表示她不認同支聯會的行動,惹旁聽席竊笑。她指當年在維園看到中大學者蔡子強做嘉賓,「佢哋對其他人嘗試去記憶六四係好唔認同、單單打打」。她稱本身不是特別喜歡支聯會,見到上述情況,更打算以後不再去維園,或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她補充,一個人如何紀念六四,和是否認可支聯會是兩回事,「我好早聽過一句說話,如果燭光冇辦法點燃你生活每一面,咁就真係每年維園見,大家都知道支聯會係最中意講『下年見』。」

何桂藍指政權借疫情打壓集會 因此「入去反抗禁令」

她續指,警方沒有向支聯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法理上是禁止支聯會的集會,但她認為實際目的是阻嚇港人不要入維園,「我見到好多以前年年會去維園嘅人,開始喺到講記住就得、在心中、明就明,咁我覺得好難接受。」她又稱,內地有很多人冒著風險,公開進行六四行動,「我唔想佢哋見到香港人一俾政權威嚇,就返晒自己屋企露台,甚至喺個腦記住就算。」

何桂藍指當時支聯會宣布「遍地開花」,她理解成支聯會去年不會在維園舉行集會,「即係三十年來,第一次唔會有支聯會喺現場做主導,唔會係一個悼念六四嘅行為,所以我先決定去。」她指在法庭聽到鄒幸彤作供,才知道「遍地開花」是包括維園。然而,何桂藍認為政權借疫情打壓支聯會,「幾唔同意支聯會都好,我唔覺得佢哋應該被剝奪權利,所以我入去反抗禁令。」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何桂藍稱沒有默哀、唱歌叫口號

大約 7 時,穿著黑衫的何桂藍與朋友前往維園,她解釋:「2019 年後黑衫就係反抗政權嘅標誌。」進入維園後,何桂藍才拿著蠟燭及花,「因為我認知入面,全世界得一個地方,係你喺六四拎蠟燭出嚟行街,係要拉要鎖㗎啫,就係中國大陸啦,我想睇下香港同大陸有幾大分別。」

辯方指片段顯示,何桂藍截停李卓人;何桂藍指「打個招呼唔算傾計」,「前輩行埋嚟搞下爛 gag ,如果唔俾啲反應好似冇咩禮貌。」她又指她和岑敖暉沒有前往獻花,「因為我哋都好唔想行去支聯會到。」何桂藍稱因「燒爛咗個杯(蠟燭座)」,沒有高舉蠟燭,亦沒有默哀、唱歌及叫口號。

何:最深刻看到有人揮動港獨旗幟 是無大台的六四晚會

何桂藍認為當日最深刻的事情,是有人揮動「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旗幟,他們高呼「民族自強 香港獨立」、「香港人建國」。她解釋,三十年來從未在維園見過這一幕,「同一時間,你左耳聽緊《自由花》,右耳聽緊《願榮光歸香港》喎。然後你見到有啲後生仔喺到嗌「結束一黨專政」,老人家喺到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如果呢啲人係支聯會 call 到出嚟,咁都幾侮辱人嘅智商。」

她讀出當晚 FB 帖文,形容當晚是「第一個無大台的六四晚會」。她解釋,「同過去三十年嘅六四晚會唔一樣,因為支聯會已經冇領導角色,雖然李卓人有大聲公,佢喺維園比重、角色,同拎住港獨旗嘅人係冇分別。李卓人逼唔到佢叫『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何:國安法後 在港悼念六四是反抗

被問及帖文中的「悼念就是反抗」的意思,何桂藍指要跟上一句即「在國安法壓境的今日」一起看,「大家都知中國大陸悼念六四,就算你唔成功,你都係要坐三五七年監,我當時見到國安法即將喺香港實施,我自己當時預期係 2020 年 7 月 1 日後,喺香港悼念六四係一種反抗。」

至於「香港人,不會允許我們的意志被壓抑」,何桂藍指支聯會集會法理上被禁止,但實際上當時政府、警隊態度、是要令香港人不夠膽再去維園,「客觀事實係最後 2020 年 6 月 4 日,維園係有幾萬人喺到,所以我嘅理解係,香港人反抗不公義嘅意志,係唔會被壓抑。」被問及其帖文沒有「#6431」,何桂藍是否知道支聯會設有「Hashtag(標籤)牆」,她表示「我冇理過佢哋⋯⋯對於支聯會識玩 Hashtag 表示相當驚訝。」案件明日續審。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 (Consolidate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