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9日,「保衛香港運動」主席傅振中到東區裁判法院作供。

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被指毁國旗開審 傅振中:無目擊完整事發經過

【20:30 更新報道,新增下午審訊內容】

去年 5 月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法案期間,不同政見組織於立法會示威區聚集抗議,並發生衝突。19 歲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被指於當日損壞一支中國國旗,原被控一項刑事損壞罪,案件今(19 日)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控方申請把控罪改為侮辱國旗罪,並新增一項非法集結罪,鍾否認控罪。辯方質疑,警員未能準確判斷示威者政見,亦沒有即時拘捕被告。另外,「保衛香港運動」主席傅振中作供時稱,看到鍾把國旗連旗桿扔到地上,惟沒有看到完整事發經過。

被告鍾翰林(學生,19 歲),現被控一項侮辱國旗及一項非法集結罪。控罪指,被告去年 5 月 14 日在中環立法會綜合大樓指定示威區內,無合法辯解而公開及故意玷污或侮辱國旗;以及在同一地點參與非法集結。

遭質疑沒有即時拘捕 高級督察:考慮會否造成更大公共安全問題

控方傳召第一證人,即高級督察韋鑑光,編號為 16593,事發時為中區警區活動管理組高級督察。他在庭上表示,當日調配約 100 名警員到立法會附近,處理有關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當時立法會設有兩個示威區,分別為「煲底」供泛民主派反對修訂的示威者聚集,及立法會廣場供建制派支持修訂的示威者集會。兩個示威區相隔兩條行車線及有兩層鐵馬阻隔,而示威者只可以在這兩個區域示威抗議。

在辯方盤問時,韋表示警方並沒有在立法會範圍內設封鎖區,阻隔兩個示威區的鐵馬由立法會保安設置。警方沒有限制任何人出入,進入示威區亦不需要向警方申請。辯方質疑,韋不能排除有建制派示威者進入「煲底」,反之亦然。韋否認並稱記憶中沒有,指有警民關係科警員負責帶領不同意見人士到所屬示威區,警員對組織成員有一定認知,「唔需要特登講,拎住支旗行埋嚟,已經會主動帶」。辯方續質疑,警員依賴旗幟、衣服及是否活躍成員等判斷其政見;韋同意,亦承認沒有親自查問每個示威者,惟堅稱已盡量排除,「相信已經排除咗」。

韋續指,當日沒有拘捕任何人,除非接到立法會報案或有迫切性,否則不會進入立法會範圍執法。辯方遂指,當時即使有警員目睹事發經過,但沒有即時作出拘捕;韋同意,並指針對示威與一般罪案的處理手法有異,執法前會考慮會否造成更大公共安全問題等很多因素,惟不同意因沒有迫切需要而沒有當場拘捕鍾。

傅振中:鍾翰林把國旗扔在地上

控方其後傳召第二證人,即「保衛香港運動」主席傅振中。他在庭上表示,當日早上約 7 時半,他在示威區外懸掛橫幅時,遭十多名反對派人士以粗言穢語指罵,包括被告鍾翰林。他其後返回示威區,鍾及其他人不理警員及保安勸喻,緊貼示威區外鐵馬繼續指罵,並用大聲公播放侮辱性句子,騷擾集會。傅指,雙方起爭執,「有郁手郁腳挑釁」,其後反對派人士以手搶國旗及區旗。

傅續指,看到鍾把國旗連旗桿扔到地上,使旗桿損毁,形容「似俾人搶過,拗斷過、拗屈咗」。惟他指,當時人多推撞,因照顧跌倒成員,有一段時間背向鍾,未有目擊完整事發經過,亦不知道是誰搶去國旗。

辯方質疑傅振中供詞與事實不符

辯方下午盤問傅振中。辯方質疑,從事發片段中,未能聽見任何人以粗言穢語指罵,與傅上午供詞不符。傅回應時稱,「次次慣性畀人咁樣鬧」,並稱罵聲可能被對方大聲公的噪音掩蓋,「片入面聽唔到唔代表冇發生過。」辯方又提及傅在案發7個月後,即去年 12 月 10 日錄取第二份口供,當中只有短短四行事發經過,指傅沒有書面紀錄亦不肯定是誰奪去國旗。傅同意,並承認記憶會隨時間過去變得模糊。辯方遂質疑,傅混淆當日與以往集會的經歷;傅不同意此說法。

辯方指,當時「保衛香港運動」成員嘗試搶去一名綠衣女子的背包,傅雖有阻止但其他成員未有停止,而鍾翰林朝向綠衣女子跑去,並非朝向國旗,傅沒有看到國旗被毁壞的經過,傅均同意。辯方續指,傅沒有看到鍾把國旗擲在地上,鍾亦沒有拉扯旗桿,而扔走國旗是為了避免在場人士受傷;傅不同意辯方說法。

其後傅供稱,綠衣女子蓄意挑釁,高舉藍色背包「想我哋啲人搶,當我哋郁手就可以假借呢樣嘢走過嚟擾亂秩序。」並稱鍾翰林等人乘機走過去搗亂,形容是反對派人士的慣常手法。

裁判官:好唔滿意控方嘅檢控手法

控方在傅作供期間,因辯方質疑而提出修改案情摘要,辯方反對修改,並指出控方在 7 月已大幅修改案情摘要,認為在證人作供中段再提出修改,是非常不理想。

辯方續指,控方多次在開審前數日才新增證人及證據,直至昨日(18 日)仍提交新文件,批評控方的工作模式使審訊很大可能押後,剝奪被告的公平審訊權及盡快受審權。主審裁判官黃雅茵直斥,「好唔滿意控方嘅檢控手法」,指鍾翰林正被還押,辯方律師約見需時,反問控方臨時新增文件等,「(辯方)點見個客呀?」

辯方投訴被告遭警誤導簽署文件

另外,辯方亦反對警員 15463 的記事冊呈堂,指警員自行撰寫記事冊,並沒有複讀或讓被告閱讀記事冊及羈留人士通知書等文件內容。警員亦沒有解釋文件的作用,並向被告稱「而家都係落住少少(口供)啫、簽咗呢份就 ok」,使被告在被誤導的情況下簽署文件,投訴警員嚴重違反規則及指示。

案件明日續審,控方將繼續傳召證人作供。

案件編號:ESCC2544/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